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柯蒂斯被质问的满背直蹿冷汗,还以为自己诬告平顺给灵溪下蛊毒的事被发现了,吓得肩膀都哆嗦起来。

    柯伽并不明就里,见柯蒂斯不出声,气恼冷哼道,“真不知道你那脑袋是不是榆木做的!女王针对平顺,你就顺杆往上爬?我知道你和平顺不和,但是没有证据的事,你可不敢胡乱掺和,平白冤枉了别人。”

    柯蒂斯偷偷抬起头,心里这才弄明白,原来自己的小叔父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还以为自己是奉了女王的旨意。

    他想了下,做出无奈的样子低声道,“小叔父,你又不是不知道女王的性格,她说出去的话,谁也不敢多质疑啊。”

    “谁让你质疑了,你是有多少脑袋不够砍的?”柯伽没好气瞪了仍跪在地上的柯蒂斯一眼,“我已经知道了,女王想让你搜集平顺的把柄。这件事我可提前警告你少掺和,不要到最后被女王当了枪使,打不着狐狸还落得一身腥臊!”

    柯伽的厉声呵斥令柯蒂斯低着头不敢抬起来,心里却十分不屑,压根不认同柯伽的说法。

    在柯蒂斯看来,眼下是趁机除掉平顺的唯一好时机。

    除非他是傻透了,才会放弃到手的好机会!

    柯伽却不知道柯蒂斯心里的想法,还以为自己的严词厉色终于令柯蒂斯开了窍,声音这才稍微缓和了些,“说到底皇命难违,但是你给我牢牢记住,做什么事都给我谨小慎微,更不可以趁机刻意打击报复平顺!”

    虽然柯伽对平顺没什么好感,但是绝对说不上讨厌的。

    向来就耿直的他生怕柯蒂斯会夹带私冤,所以才会这么严厉地刻意叫过来敲打。

    只是柯伽根本不知道,这所有的事情,根本就是柯蒂斯一手挑唆而成的。

    此时的柯蒂斯早已经被妒恨蒙蔽了心智,任凭柯伽说什么,都是左耳进右耳出,跪在地上就是不出声。

    柯伽说了半天,见柯蒂斯始终是惶恐的样子,觉得他肯定不敢违背自己的意思,这才冷哼了声,转身离开了小院。

    柯蒂斯低头跪在地上,目光注视着投射在地上的阳光,直到确认柯伽走远,这才缓缓站起身来。

    他的脸上平静无波,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唯有一双眼睛,带着跃跃欲试的算计。

    从小到大,他都将柯伽的话奉为圣旨,但是这次不会了!

    他不但要趁机彻底清除了平顺,还要将爱慕了许久的灵溪给光明正大娶回家!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他柯蒂斯注定了是要当W国未来王夫的人,谁也别想阻拦他的脚步!

    心里做好盘算,柯蒂斯微微握拳,扭头跟着离开了小院。

    刚才还热闹的小院瞬间安静下来,只剩下些树影摇动。

    柯蒂斯大步离开小院后,并没有去别的地方,而且直接到了风习子的住处。

    虽然风习子比他年长几岁,但是两人私下里却玩得很好,简直可以说的上是莫逆之交。

    风习子住的离将军府并不算远,就是宅院小了些,四周长满了繁茂的蔷薇,远远看过去郁郁葱葱。

    柯蒂斯从车子下来,信步往风习子的小院深处走去。

    这里他早已经来了无数遍,闭着眼睛都能够摸到风习子的住处。

    风习子出生医药世家,院子里自然也种满了奇珍药材,开着很多热闹的小花,弄得整个院子里都是浓郁的药香味。

    循着这股子药香味,柯蒂斯走过两道门槛儿,迈步进了最中央的内宅。

    他刚走进去,就看到风习子正在低头忙碌着什么,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出现。

    柯蒂斯也没出生的打扰风习子,而是放轻了脚步,朝着风习子踱步走了过去。

    离得近了些,他才发现风习子在摆弄着手上的一个玉制的小葫芦,眼睛紧紧盯着,似乎生怕葫芦会裂开似得。

    “你在干嘛?一个玉葫芦而已,有什么好看的?”

    柯蒂斯突然出声,吓得风习子一激灵,手里的玉葫芦从手心滚落下来。

    “糟了!”

    风习子惊呼出声,连忙用两只手去捞,脸上的神色惊慌到不行。

    柯蒂斯看得莫名其妙,不过也知道眼前的情况有问题,下意识想要跟着帮忙,“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个玉葫芦么?大不了碎了我赔给你一个!”

    幸好风习子手脚敏捷,终于抢在玉葫芦快要摔在地上时捞在了手里。

    “吓死我了,幸好没真的摔下去。”风习子心有余悸地庆幸出声,然后恶狠狠瞪了柯蒂斯一眼,“你个混球,谁让你不声不响冒出来的?说的倒轻巧,你赔,你拿什么赔给我?”

    柯蒂斯被熊了一顿,无辜地挠了挠后脑勺,“不就是个破玉葫芦么?真以为本少爷买不起么?哼!”

    风习子抬手就给了柯蒂斯一下,这才不满地翻了个白眼,“你懂个锤子!你只看到了玉葫芦,根本没看到玉葫芦里装的东西!这要是真给摔碎了,让里面的东西跑出来,那就坏了菜了!”

    柯蒂斯这才好奇地看向风习子紧紧抓在掌心的那枚玉葫芦,“这到底是什么宝贝?”

    风习子握紧了那枚玉葫芦晃了晃,柯蒂斯这才看到,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正随着风习子的晃动跟着动来动去。

    “这是……”柯蒂斯认真想了下,突然变了脸色,“你该不会告诉我,这是你上次抓回来那只什么什么金蚕吧?”

    “你以为呢?”风习子小心翼翼将玉葫芦放到跟前的桌子上,这才慢条斯理道,“我把这只金蚕抓回来后,一直在研究它,还没想到消灭它的好办法。”

    确认了那只漂亮的玉葫芦里装着的就是金蚕蛊,柯蒂斯心里瞬间恶寒不已,默默后退了两大步。

    他一想到这个东西在东方柯羽身体里住了那么久,甚至可以左右人的思想,后背就像被蜈蚣爬了似得。

    风习子将柯蒂斯有些慌乱的眼神尽收眼底,轻声打趣道,“怎么?怕它跑你身上去?”

    “废话!”柯蒂斯不客气地瞪了风习子一眼,“你最好把这玩意儿给我看好了,太特么渗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