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着,柯蒂斯突然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慢悠悠道,“对了,有件事我想问你下,要怎样才能确认一个人是中了蛊毒?”

    “很简单,中了蛊毒的人会性情大变,或者生一场重病,无论怎样医治都无法好转。”风习子随口答了句,然后莫名其妙看向柯蒂斯,“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蛊毒这个东西并不常见的。”

    柯蒂斯眼神闪烁了下,想要争取风习子作为自己的盟友,先是看了眼周围的环境,然后才神神秘秘道,“呃……是这样的,女王认为灵溪公主她被人下了蛊毒。”

    “什么?”风习子顿时变了脸色,“你说灵溪公主被人下了蛊毒?这怎么可能嘛!”

    在风习子看来,灵溪公主无论待人接物,还是为人处世,都落落大方,没有半点异常的地方。

    这样的状况,可不像是中了蛊毒的样子。

    “怎么不可能?”柯蒂斯慢悠悠说道,“还记得那个外乡人平顺么?女王怀疑他对公主下了蛊毒,导致公主性情突变,跟之前完全不一样。”

    “噗嗤!”

    风习子喷笑出声,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唔,不错,公主她确实是中了蛊毒。”

    柯蒂斯原本是想引导风习子这么说的,因为他自己心里也没底,不知道平顺到底有没有做这件事。

    如今见到风习子竟然真的点了头,顿时喜不自胜起来,“看,我就知道,那个混蛋肯定对灵溪下了毒手!可恶,我现在就把他抓起来,让他赶紧取出蛊毒!不不不,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你赶紧跟着我去皇宫,为灵溪公主解除蛊毒!”

    “我呸!”

    柯蒂斯的话刚说完,就被风习子直接呸了一口,哭笑不得地看向他,“如果真的硬要说灵溪公主中了什么蛊毒的话,那她就是中了爱情的蛊。你这家伙是不是脑子秀逗了,怎么会说出这种根本不存在的事来?”

    柯蒂斯脸上的笑顿时凝固起来,“所以你的意思是,灵溪公主她根本就没有中蛊毒?”

    “废话!中了蛊毒后要么重病,要么就性情大变,谁家像灵溪公主这样,毫无半点异常?”风习子目光犀利看向柯蒂斯,毫不留情道,“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小子看那个平顺不顺眼,这才跟着女王这么说的吧?你可真够损的!”

    被风习子戳穿心事,柯蒂斯僵硬的脸色瞬间青红不已起来。

    “咳咳,”他尴尬地轻咳了声,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表现的正常无比,这才慢悠悠道,“灵溪公主中了蛊毒的事可不是我说的,是女王这么说的。你也知道皇命难违,既然女王有这种担心,你还是去一趟皇宫的好。”

    “不去不去!”风习子毫不客气地摆手,语气十分的不耐烦,“有这个瞎跑的时间,我还不如留在这里好好研究我的医药呢。你大可以回去告诉女王,就说我风习子敢拍着胸脯保证,灵溪公主无比的健康正常,根本没可能中什么蛊毒!”

    原本想要征求盟友的柯蒂斯碰了一鼻子的灰,讪讪站在原地好一会儿,心里想要规劝风习子帮自己一把,又怕被耿直的风习子给斥责。

    思来想去,他只好无奈地转身,“我会委婉向女王表达你的意思,至于女王会不会因此而发怒,我还真不敢保证。”

    “随便随便,”风习子对这个回答根本毫不在意,“这种事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别说是你来了,就算是女王来了,我也一样会这么说。蛊毒这个东西本来就来自古老而神秘的东方古国,你以为像糖似得,随随便便就能买到么!”

    话不投机,柯蒂斯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叹了口气,无奈离开了风习子的住处。

    开车回去的路上,柯蒂斯的脸阴沉的厉害。

    既然从风习子这里行不通,看来他要另辟蹊径才行。

    不然万一哪天女王真的把风习子叫去皇宫为灵溪公主解蛊,风习子再当众把这些话说一遍,那就真的成了天大的笑话了。

    对于柯蒂斯和女王私下里商议的事,平顺和灵溪根本一无所知。

    甚至灵溪都没有敢告诉平顺,自己妈咪对他十分排斥的看法,生怕平顺知道了会难过。

    在灵溪看来,无论如何楚凤仪都不应该厌恶平顺的,毕竟如果不是平顺的帮助,可能直到现在她妈咪还被困在那座恶魔岛上。

    甚至就连她,或许这辈子都要和兰姨被困在与世隔绝的迷雾谷林里。

    她想不通明明平顺这么优秀,却被楚凤仪排斥的原因,心里十分的苦恼。

    可当着平顺的面,又不能把这份苦恼给表现出来,唯恐平顺会多想。

    虽然灵溪已经尽力遮掩自己的惆怅,可是她眉宇间不经历流露出来的惆怅,还是被平顺给觉察了。

    哪怕灵溪并没有说出来,平顺心里却清楚的知道,灵溪是在为他们的未来而担忧。

    他并不担心楚凤仪的态度,甚至从来没认为楚凤仪有本事能阻止的了他和灵溪。

    只要灵溪愿意,他随时可以带着灵溪离开这里,回到他自己的国度。

    因此在灵溪没有提及的情况下,平顺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想让她徒增烦恼。

    他只想灵溪过得开心,所有的烦恼和不快,只需要交给他来扛就好了。

    身为一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如果不能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事事都要女人来头疼惆怅,那真的是失败到家了!

    平顺心里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他白天里就带着灵溪到处游玩,闭口不提楚凤仪排斥自己的事,不想让她脸上有任何的忧愁和烦恼。

    就像此刻,他左手拉着缰绳,右手揽着灵溪消瘦的腰身,跟她一起驰骋在皇宫内专用的赛马场上。

    在他的身边,是通体雪白,体型健美雄壮的小白,正迈着优雅的步子,驮着背上这对登对的小情侣。

    修剪平整的草场面积十分宽广,大有一眼看不到边的辽阔感觉。

    小白十分通人性,走得不快不慢,悠悠在草场上漫步,神情格外的平和柔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