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即便如此,灵溪仍是紧张的厉害,浑身像石块般僵硬。

    感觉到灵溪的紧张,平顺的左手轻轻拍着灵溪的腰身,低低笑着安抚道,“不要紧张,小白很温顺的,不会颠簸到你一丝一毫。”

    “我知道,”灵溪点点头,语气里却仍是带着不容忽视的紧张,“就是……我就是有点小紧张。”

    虽然身后是平顺强壮结实的胸膛,甚至能够听到平顺强有力的心跳声,灵溪的紧张却始终无法缓解。

    她还是第一次骑马,这种感觉奇异又陌生,令她的小心脏怎么都不能平稳的跳动。

    虽然明知道小白是匹十分通人性的马,绝对不会把自己给颠簸下来,可是灵溪心里就是紧张到不行,总觉得擂鼓般的心跳随时会漏跳一拍似得。

    感受着灵溪僵硬的脊背线条,平顺无声笑了,将她和自己贴的更近了些,“乖,有我保护你,绝对不会让你受到半点伤害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灵溪轻轻点头,努力想让自己做出笑的表情,可是脸上的肌肉却不受控制,僵硬的厉害。

    有些东西总是觉得很容易,可等真的去实操,才知道是多么的艰难。

    就像现在,她明知道骑马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可是心儿就像不受控制似得,一阵阵狂跳的厉害。

    就连她平时红润的脸色,都因为紧张变得有几分苍白。

    “你只是还没有习惯骑马,等你习惯了,就会爱上这种在风中驰骋的感觉。”平顺说着,右手将灵溪的腰身拥得更紧了些,给她更多的依靠和保护。

    从远处看过去,两人几乎就像是连在一起的连体婴儿似得,是那么的密不可分。

    在平顺的软声安抚下,灵溪总算觉得心跳慢慢平复了些。

    她脸色红红地依在平顺的怀里,静静聆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小白依旧在悠闲地迈着步子,时不时晃着漂亮的马尾巴,神情很是闲适。

    平顺拥着灵溪由它驮着,远远看过去是那么的登对,惹人羡慕不已。

    此时半中午,和暖的阳光高高照着,温情脉脉普照着大地。

    平顺任由小白驮着他们在赛马场转悠了几圈,这才驱使着它朝灵溪的寝殿折返。

    小白十分聪明,根本不需要平顺号令,只需要平顺轻轻的拍打脊背,就完全了然他的想法。

    他们很快离开赛马场,慢悠悠踱步到了皇宫的寝殿。

    越靠近寝殿,皇宫里的侍女们逐渐多了起来。

    她们看着平顺拥着灵溪坐在小白身上的一幕,纷纷羡慕起来。

    一名侍女率先出声,“看呐,那是我们的灵溪公主,她好美啊,简直就像是仙女下凡一样。”

    “公主本来就是容貌第一,不过比起这个,我更羡慕此时此刻拥着他的那个男人,”另一名侍女跟着点头,眼睛却紧紧盯着端坐在小白身上的平顺,“你看他多帅气啊,如果这辈子能有个这样的男人对我好,那简直死而无憾了!”

    “少在这里发花痴了,没看到他眼里看得只有公主么?咱们只是身份低下的小侍女而已,只有羡慕的份儿哦!”

    “好像你刚才没有在发花痴一样,真是服气了,难道做白日梦也不可以么?”

    几名小侍女嘻嘻哈哈笑闹着,看向灵溪的眼神里充满了羡慕。

    灵溪对她们的议论一无所知,静静靠在平顺的身前,感受着微风拂面的舒适,嘴角悄然扬起,那是幸福的弧度。

    就在这时,柯蒂斯的身影在远处出现,他是来皇宫里参加每日的晨会。

    一开始柯蒂斯只顾低头走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顿住脚步,抬起头看了过来。

    只这么一眼,柯蒂斯刚开始还轻松的神态顿时变得僵硬起来,嘴角紧紧抿着。

    他这几天都在想着,要怎么样才能把平顺给灵溪下蛊的罪名给钉死,却始终没找到什么机会。

    没想到今天一抬眼,居然撞见了两人在亲亲我我!

    尤其是灵溪脸上的笑容,简直美的令人窒息!

    这样的画面,就像毒刺似得戳在了柯蒂斯的心上,令他愤恨握拳,恨不得冲过去拉开互相依偎着的两个人!

    不过柯蒂斯虽然心里气恼到要爆炸,脸上却保持着纹丝不动的淡定,所有的妒恨都只藏在眼睛里。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在自己身后不远,就是跟着从大殿上出来的女王和其他大臣们。

    所以哪怕他心里恨透了平顺,想要将他像眼中钉似得拔出,却不得不用尽所有的自制力保持平稳。

    琢磨着身后的脚步声近了,柯蒂斯知道,那是跟着从大殿里走出来的女王和其他大臣们。

    眼前就是个陷害平顺的好时机!

    柯蒂斯心神一动,不动声色从衣服上扯下枚扣子,然后朝着小白的眼睛弹了过去!

    他的目的很简单,逼疯这匹外形完美的白马,最好能让平顺手忙脚乱中摔成重伤!

    “嗖!”

    小小的纽扣在柯蒂斯劲力催动下,发出几不可闻的破空声,直接射向小白的眼睛。

    平顺并没有觉察到异样的状况,仍单手搂着灵溪的腰身,鼻息间全是她香甜的气息。

    “嘶——”

    就在这时,始终平稳温顺的小白突然猛地扬起头,紧跟着两只前蹄腾空而起,掀起了上半个身躯。

    “啊——!”

    变故来得突然,灵溪差点被掀飞出去,下意识发出惊讶的喊声,两只手茫然伸出,下意识反抱住平顺劲瘦的腰身。

    好一个平顺,出事临危不乱!

    “别怕,有我在呢。”平顺淡然出声,同时强壮的臂膀拥紧灵溪的腰身,抱着她从小白身上腾空而落。

    他不知道小白为什么突然发狂,不过仍能掌控形势,确保灵溪的安全。

    远处的柯蒂斯看到这一幕,嘴角扬起抹阴险的笑容。

    他既然已经出手,就是想看到平顺狼狈出糗,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只见柯蒂斯右手微动,又扯落衬衣上的两枚纽扣,再次用指尖弹射而出。

    而那两枚纽扣的目标,赫然是平顺的两处腿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