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柯蒂斯的目的十分简单,他就是见不得平顺安逸,想要害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当众跪下!

    平顺只顾着灵溪的安危,并不知道危险已经接近。

    那两枚纽扣再次破空而出,准确无误袭向平顺的双腿腿弯!

    平顺抱着灵溪正准备落地,突然觉得有两道异样的风声袭来。

    他都不用回头,就已经知道那东西是冲自己过来的。

    不过眼下怀里抱着灵溪,平顺不好躲避,生怕会不小心伤害到灵溪,索性不躲不避地硬挨着。

    他自持体质好,再加上并没有把这突然的变故当成阴谋,因此哪怕是发现了那两道气息的异样,也并没有把它们给放在心上。

    直到那两道微弱的破空声靠近自己的身体,平顺才意识到情况不妙。

    然而这时已经迟了,那两枚夹着暗劲儿的纽扣稳稳击中平顺腿弯处,就像被锤子敲中似得。

    平顺本来就抱着灵溪刚落地,身形还没有站稳,如今双腿又被击中,身形难免踉跄起来。

    他下意识抱紧灵溪,整个人朝前面狼狈歪斜出去,几步后刚想站稳,脚根处又传来道酸麻的感觉,终于支撑不住前倒了下去。

    不用说,平顺脚跟处的异样感,是柯蒂斯又悄然使的小手段。

    在柯蒂斯接二连三的作弄下,毫无防备的平顺接连中招,终于抱着灵溪摔了出去。

    这一切说着复杂,真正发生却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

    甚至灵溪那声惊呼声还没完全落下,人已经跟着平顺摔在了地上。

    哪怕是如此狼狈的情形,平顺心里挂念的确实灵溪的安危,将她拥得紧紧的,自己则用身体给她当了肉垫子。

    而之前驮着他们的小白显然没有从惊吓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还在仰着蹄子嘶鸣着,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叫声。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将刚走出大殿的楚凤仪的目光给吸引了过来。

    “怎么能让这只畜生在皇宫里嘶鸣呢!”楚凤仪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不满,她将视线不悦横了过去,下一秒就看到摔在地上的灵溪。

    “灵溪,你在做什么?”楚凤仪的语气更加不耐烦起来,气冲冲走过来,“这里是皇宫,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还有没有半点公主应该有的仪态?!”

    也难怪楚凤仪会生气,因为眼下灵溪正整个人压在平顺的身上!

    两人狼狈相拥的姿势,简直太引人遐想了,就像热恋中的情侣,情不自禁地倒在地上翻滚拥吻似得。

    这样的情形触发了楚凤仪心中紧绷着的那条线,她看向灵溪的目光中充斥着责问,投向平顺时则悄然带了几分一闪而过的杀机。

    楚凤仪认为平顺根本就是故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刻意破坏灵溪的形象!

    刚才的一幕如果传出去,整个W国的百姓,私下里肯定会对灵溪非议不已。

    而这种情况,显然是楚凤仪无法接受的!

    楚凤仪越想越生气,心中怒火熊熊燃烧着,声音无比严厉地盯视着灵溪,“你还不赶快站起来?!”

    灵溪也没想到自己窘迫的模样会被楚凤仪撞个正着,连忙从平顺怀里挣脱出来,脸色红红地垂着头,不敢看向楚凤仪。

    她就像瞒着父母偷偷拿糖吃,结果被抓了现行的小孩子似得,心里惴惴不安。

    相比起灵溪的慌乱,平顺则要淡定许多。

    他等灵溪站好后,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帅气起身,然后站在灵溪身后,无声握住了她的手,示意她不用惊慌。

    楚凤仪嫌恶地瞪视着平顺,声音里蓄藏着不满,“这里是皇宫,不是你在外面随意可以撒野的地方!刚才的事情,你最好有个合理的解释!”

    面对眼神咄咄逼人的楚凤仪,平顺不慌不忙地说道,“刚才我带灵溪骑马玩,结果马不小心惊了,将我们掀了下来。抱歉,是我没有照顾好她。”

    “哼!你跟我说抱歉有什么用?真正需要你说抱歉的人是灵溪!”楚凤仪根本不吃这一套,对平顺仍旧无比的排斥,“灵溪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刚才居然狼狈摔在地上!这样的窘态传出去,外面那些百姓们会怎么笑话她?你这是在刻意抹黑她的形象!”

    面对楚凤仪的指责,平顺微微皱眉。

    他知道刚才的状况肯定有问题,尤其是那两道袭向自己腿弯的两个不明物。

    如果不是它们,自己早已经抱着灵溪稳稳落地。

    然而看楚凤仪现在的模样,恨不得用话将自己钉在耻辱柱上,根本就不在乎他们是因为什么而摔下来的吧!

    平顺心里刚闪过这个想法,就看到楚凤仪一挥手,冲身后的侍卫指了指已经平静下来的小白,怒气冲冲道,“刚才那只畜生发了狂,险些摔到灵溪公主,过去两个人,把它给我关起来!”

    “是!”

    立即有两名侍卫应声,大步朝着小白走去。

    灵溪顿时慌了,连忙走向楚凤仪身边,拉着她的袖子小声打着商量,“妈咪,不管小白的事,它平时十分的温顺,一定不是故意这样的。拜托你,不要让人把它关起来啊。”

    然而楚凤仪铁了心要找平顺的不自在,又哪里肯定灵溪的央求呢?

    她脸色阴沉地盯视着小白,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畜生就是畜生,发狂就是它们无法避免的本性。我一定要把它给关起来,免得它伤害到其他人!”

    “妈咪,拜托你不要这样啊。”灵溪急了,握着楚凤仪的衣袖晃得更加厉害。

    然而楚凤仪根本不为所动,铁了心要把小白关起来,“动作快点,把它给我关起来!”

    碍于人言可畏,如今的她不能对平顺做些什么,免得被人诟病不知道感恩。

    不过她可以拿平顺养的这只畜生开刀,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能够明白,什么叫做皇权大过天。

    他如果能够识相些,悄然离开不再纠缠灵溪也就罢了;如果仍是执迷不悟,继续缠着她的灵溪不放,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用些雷霆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