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被勒令的两名侍卫不敢造次,加快了速度,来到小白身边,想要拉住它的缰绳。

    不过他们的手还没碰到缰绳,就有道伟岸的身影挡在了小白的身前。

    两名侍卫惊讶看过去,这才发现拦住他们的,赫然是刚才还拥着公主的平顺。

    他们是知道平顺的,更听过平顺为了营救女王,只身闯恶魔岛的神奇事迹。

    既然明知道不是对手,两名侍卫就识趣地看向平顺,讪笑规劝道,“麻烦让让,我们也是奉了女王的命令,要把这只漂亮的畜生给关起来。”

    哪怕他们夸了句小白漂亮,平顺却根本不吃这套。

    他黑着脸瞪视着眼前的两名侍卫,不悦出声,“它叫小白,是我最重视的小伙伴,如果有谁再敢羞辱它,我绝对让那人血溅五步!”

    平顺身上陡然凌厉的气势,吓得两名侍卫瞬间变了脸色。

    他们清楚自己的实力,放在这个叫平顺的年轻人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一只畜生而已,有什么值得被羞辱的地方!”楚凤仪勃然大怒,勒令站在原地不动的侍卫,“什么时候我说的话不管用了?你们是不是姓被关进暗无天日的水牢?”

    她这句话吓得几名侍卫脸色瞬间苍白起来,哪里还敢僵硬站着?

    水牢里可不单单是暗无天日,还有着残酷的刑罚,是整个W国最可怕的地方!

    他们宁愿被鞭打,也不想被关进水牢里,和苍蝇老鼠为伍,不堪又狼狈的死去。

    因此,几名侍卫默契对视一眼,然后壮胆冲平顺拱手道,“麻烦让让,我们也是要执行皇命,不得不为。”

    平顺挺身站在原地不动,脸上带着蔑视一切的桀骜,“我是不会让的,有本事你们就从我的身上踏过去!”

    这句话一出口,几名侍卫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动。

    明知道出手会被秒杀,显然并没有谁愿意当这个冤大头。

    楚凤仪见状,更是勃然大怒,“混蛋!这点事都做不好,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侍卫们再不敢退缩,怯生生朝着平顺走去,嘴里小声打着商量,“拜托你让开些,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当差的,我们也是没办法啊!”

    “是啊,它不就是匹马么?我们只是奉命把它关进马厩里,又不会对他做什么,拜托不要为难我们了。”

    然而面对侍卫们的央求,平顺根本不为所动。

    可能对别人来说,小白只是匹普通的白马而已,但是对他而言,小白却是最值得信赖的朋友和能够并肩作战的战友!

    不管是谁,都别想从他眼前强行为难小白,更不要提把它关起来了。

    因此平顺不但没有让开,反而伸手抱住灵溪,然后利落地翻身上马。

    他的动作格外流畅,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前,已经帅气的用腿夹着小白的马腹,示意它调转方向离开。

    小白十分通人性,只需要平顺的一个动作,就立即了然了他的心事。

    它仰蹄腾空而起,白色的身形宛如长虹贯日般流畅,嘴里发出清朗悦耳的嘶鸣声。

    不等声音落地,它已经驮着平顺和灵溪,悠然从众人面前离开。

    “女王,这……”

    侍卫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为不用和平顺正面起冲突而庆幸不已。

    楚凤仪原本难看的脸色这下彻底变得乌青,她怒不可遏地跺着脚,气恼出声,“可恶!这分明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给我追,把他们给我追回来!我绝对不允许,他就这样带走灵溪!简直太不像话了!”

    柯蒂斯已经无声立在一旁很久,等得就是这句话。

    事情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在发展,只要女王彻底厌恶平顺,哪怕灵溪公主喜欢,又有什么用?

    他立即走向楚凤仪,恭敬的大声说道,“是,女王,我这就带人去把灵溪公主给找回来!”

    说完,柯蒂斯挥挥手,领着在场的侍卫们,大步朝着平时离开的方向追去。

    楚凤仪目送众人离去,脸色阴沉的厉害。

    她就不信,自己身为一国的女王,还治不了平顺这个异乡人!

    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带走灵溪,简直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这次她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灵溪心里是怎么想的,她绝对绝对不会同意灵溪嫁给这种目无尊长,没大没小的混蛋!

    灵溪性格温柔似水,现在就被平顺给拿捏的死死的,以后岂不是更没有能说话做主的地方?

    不行!

    她绝对不答应!

    哪怕要因此动用雷霆手段,哪怕灵溪很可能因此跟自己决裂,她绝对不会更改今天的决定!

    她做的这一切,绝对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灵溪的幸福,切切实实为她考虑的。

    如今灵溪年幼不理解她的心情,这甚至可能会因此疏远气恼自己,这些都没有关系的。

    这世间没有不疼自己女儿的父母,她宁愿自己被灵溪怨恨一辈子,也不愿意她加错人遗憾终生!

    女人这辈子,一定要嫁给全心全意喜欢自己,痴迷到连性命都可以不要的,这样才会一辈子都被捧在手心,珍宝般疼惜怜爱。

    而不是像她当年似得,坚定不移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东方柯羽,最后却落得颠沛流离,直至形只影单……、

    想到这儿,楚凤仪幽幽叹了口气,转身走回自己的寝殿。

    她的背影投在地上,被阳光拉得很长,渐行渐远,只剩下满地的落寞。

    而此时的皇宫外,平顺正拥着灵溪策马奔腾,身形飘逸帅气。

    小白奔跑起来速度非常的快,就像一道流星,却又不会令人感觉到颠簸。

    灵溪被平顺紧拥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般惊呼,“我们这样突然离开,妈咪肯定会很难过的。”

    “那我呢灵溪?”平顺下意识问道,“你刚才也听到了,她想把小白关起来,你会同意关小白么?”

    听了平顺的话,灵溪下意识看了眼身下驮着自己的小白,十分果断地摇头,“我不会的,小白性格温顺,是不会伤害我的。它刚才肯定不是故意把我摔下来,我知道的。”

    “嗯,”平顺点点头,“小白的性格气势并不温顺,但是只要是被它认可的,它都不会做出任何可能会伤害的举动来。刚才的事情肯定有着别的原因,小白根本不会做出这么反常的举动,它明显是受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