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才小白突然发狂,将灵溪给掀了下来,平顺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怀疑的目标,那就是站得距离他们不远的柯蒂斯。

    只是当时平顺并没有找到证据,又忙着保护小白不被关起来,只能强行带着小白和灵溪离开。

    如今终于出了皇宫,平顺索性翻身下马,围着小白仔细检查起来。

    他敢肯定,之前一定是柯蒂斯偷偷对小白做了什么手脚!

    风过留痕,雁过留声。

    这世间就没有不透风的枪,只要做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平顺一边笃定想着,一边仔细检查着小白,细心到不放过每一寸角落。

    灵溪正跟平顺说着话,看到他突然跳下马,奇怪问道,“平顺,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围着小白转圈圈?”

    平顺头也不抬的继续寻找着可疑之处,低声说道,|“我怀疑小白刚才的发狂不是凭空而来,一定是有人对它动了手脚!”

    “啊?”灵溪惊愕瞪大眼睛,显然有些无法接受平顺的说法,“这……这怎么可能?”

    平顺但笑不语,继续埋头寻找小白身上那些可疑的痕迹。

    他知道眼下说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唯有找到小白被人动了手脚的地方,才有十足的说服力。

    “就在这里,你看!”

    平顺认真找了一会儿,终于有了发现,立即指着小白后腿上的一处淤痕给灵溪看。

    “在哪儿?”灵溪好奇看过来,却没有什么发现,“什么都没有啊,根本没看见什么。”

    “傻瓜,在这儿呢。”平顺说着,伸手将灵溪从马背上抱下来,这才再次身手指向刚才的地方,“你看,就是这里,这一小点。”

    灵溪顺势看过去,这才发现,在平顺手指的前端,赫然有处青紫的痕迹。

    不过那块痕迹非常的小,而且藏在小白厚重的马毛下面,如果不是平顺指出来,根本就发现不了。

    灵溪看了眼,扑哧笑出声来,“你呀,是不是有被迫害症?这分明是被蚊子叮咬出来的吧?”

    “不是,蚊子叮咬出来的痕迹,中间会有个更加细小的红点,”平顺径直摇头,语气格外笃定,“这里什么都没有,而且皮肤青紫,显然是被外力击中而留下的痕迹。”

    “可是谁会用这么小的东西来打小白呢?”灵溪正下更加奇怪了,“小白又没有招谁惹谁,按理说不至于啊!”

    “它当然没有惹到谁,是我惹到了别人。”平顺说着,心里更加确定,小白身上这道淤痕,肯定是拜柯蒂斯所赐。

    而他的目的十分明显,应该死算准了女王将要出来,刻意让小白在女王面前发狂,然后逼迫女王把它给关起来。

    并且柯蒂斯显然已经算准了,自己是绝对不会做视小白被关起来而无动于衷的,必定会跟女王发生更大的冲突。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能在女王面前留下更好的印象。

    哼哼,还真是好深沉的算计!

    平顺嘴角扬起抹不屑的笑,心里对柯蒂斯的评价又低了许多。

    如果柯蒂斯公平跟自己竞争灵溪,那么他可能还会尊重这个注定必输的对手。

    可是眼下,柯蒂斯居然使出这样的阴险手段,免不得平顺打心眼里看不起他。

    他甚至觉得,人品如此不端的柯蒂斯,根本就不配成为他的对手!

    他没有这个资格!

    平顺心里的各种揣测,并没有告诉给灵溪知道。

    他行事向来光明磊落,做不出两面三刀的虚伪,更不会私下里搞各种小动作。

    甚至连柯蒂斯的名字,他都懒得多提,不想因此坏了自己的心情。

    平顺的各种心理活动,灵溪是完全不知道的。

    她睁着无辜的蓝色眼睛,里面铺满了疑惑和不解,“你得罪了人?你怎么会得罪人呢?”在灵溪看来,平顺无论性格还是言行举止,简直都是完美无缺般的存在。他可以如战神般威风凛凛,也可以温情脉脉心细如发,还可以如长者良师般令人心安神静。

    这样的他,怎么可能会得罪人呢?

    平顺闻言哭笑不得,定定看向灵溪,目光里全是宠溺。

    眼前的这个女孩,是他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心动。

    所有的烦恼和郁闷,他自己来扛就好,又何必让她跟着烦愁不安呢?

    平顺伸手握住灵溪嫩滑的小手,笑了下转移话题,“没什么,说笑而已。灵溪,你妈咪好像不太喜欢小白,跟我一起离开这里,送小白回去,好不好?”

    “不是这样的,你误会了,”灵溪笑着摇头,“刚才妈咪以为小白伤害了我,才会派人把它给关起来的,等我跟她讲清楚,就不会再关小白的。”

    灵溪天真的想法、令平顺失笑出声,忍不住道,“灵溪,你难道还不明白么?你妈咪不是不喜欢小白,而是因为不喜欢我而已,她……”

    这次不等平顺把话说完,灵溪已经笑着摇头,“平时你你还总笑我傻,你自己才是真的傻呢。妈咪能够平安归来,都是你的功劳,她又怎么可能会不喜欢你呢?”                                                                                                                                                          看着灵溪纯净无暇的笑脸,平顺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他无声摇了下头,并没有反驳灵溪的话,而是淡淡出声,“可能真是我想多了吧,这些并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跟我送小白回去?它陪我出来这么久,肯定是有些想家的,应该送它回去看看了。”

    这次平顺学聪明了许多,没有再提楚凤仪的事,而是迂回着表示想送小白回去。

    他知道灵溪喜欢小白,心里肯定舍不得小白受委屈,说不会跟着他暂时离开W国。

    只要他们能顺利离开,相信等时间久了,楚凤仪就会慢慢接受现实,不会再来为难他,认为自己抢走了她唯一的女儿。

    平顺猜得没错,灵溪确实不舍的小白离开。

    可是让他这么贸然离开楚凤仪,她心里又有些犹豫。

    “可是我们刚才就是贸然跑出来的,如果不回去,妈咪肯定会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