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682章 这次就当给你一个教训…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柯蒂斯笑得敷衍,“公主,这些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请不要为难我。”

    “灵溪,既然这样,我们又何必强人所难呢?”平顺无奈轻叹口气,他该如何说服眼前这个丫头,告诉她自己早已经被女王给排斥戒备呢?

    灵溪眼角泛红,为平顺感到委屈,“可是不管怎样,我是不会让他们这样对你的!”

    平顺脸上的苦笑瞬间灿烂许多,感触的将灵溪拥紧了些,“哪怕全世界都背弃疏远我,都没有关系。因为我根本不在乎他们,我在乎的从头到尾只有你而已。”

    灵溪不明白平顺怎么突然说这个,明明眼前他们被这些侍卫给围了起来,形势十分紧迫啊。

    不等她问出心中的疑惑,很快,平顺就用腿夹了下小白的马腹,桀骜出声,“小白,我们走!”

    小白会意,扬起前蹄嘶鸣出声,准备离开诸多侍卫的包围圈。

    “他想要逃走,都给我上,把他拿下!”柯蒂斯立即大吼出声,生怕平顺趁机离开。

    侍卫们无奈,扬起手里的武器,朝着小白招呼了过去。

    他们知道自己打不过平顺,就想着只攻击小白,这样或许还有留下他们的可能。

    然而这些人却不知道,他们攻击小白的行为,已经彻底触怒了平顺的逆鳞!

    “可恶!谁也不准伤了小白!”平顺震怒出声,坐在马上扬起长腿,砸向围着小白攻击的一干侍卫。

    他的腿风苍劲有力,所到之处,那些侍卫纷纷中招,惨叫着倒飞出去。

    之前这些侍卫的猜测和担忧是对的,一旦平顺真跟他们动起手来,他们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平顺这一圈脚风过去,刚才还站着的侍卫们全部倒下惨呼,就剩下脸色阴沉的柯蒂斯而已。

    柯蒂斯阴森眯着眼睛,毒蛇般盯着平顺,“很好,看来我们势必一战了!”

    平顺刚打倒这么多人,依旧气定神闲,就好像刚才随意挥手,赶走了一群可恶的苍蝇似得,根本没有半点气喘吁吁。

    他直视着柯蒂斯,无比自信道,“识相的就自己退开,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大言不惭!”柯蒂斯被激怒,气恼拍马上前,“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谁不是谁的对手!”

    说话间,柯蒂斯已经驱马奔至平顺跟前,握拳朝着平顺砸了过去。

    他之前跟平顺打斗过很多次,每次几乎都是不相仲伯,因此柯蒂斯认为,自己并不是没有获胜的希望。

    面对柯蒂斯的攻势,平顺嘴角扬起抹不屑的笑容。

    之前他跟柯蒂斯打斗时,并没有尽力而为,这才让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认为自己很厉害吧!

    既然如此,今天他就给柯蒂斯个教训,让他明明什么叫真正的实力!

    平顺身随念动,不但没有避开柯蒂斯的拳头,反而主动迎了上去!

    “轰——!”

    两人双掌对击在一起,发出震天的声响。

    平顺脸色依旧平淡无波,反观柯蒂斯却脸色凝重,显然承受了不少压力,甚至连额头都跟着沁出了密密麻麻的细汗。

    “怎么样?还要打么?”平顺嘴角微扬,淡淡注视着脸色难看的柯蒂斯。

    此时的柯蒂斯已经被平顺逼得压力山大,他使出全力在抗衡着平顺,哪里还有说话的力气?

    “很好,沉默就是不打了,”平顺笑了声,手上微微用力,直接将柯蒂斯给震退两米远。

    在平顺强大的掌力下,柯蒂斯踉跄后退,险些摔倒在地。

    这么多人的面,这样的败绩对柯蒂斯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气得彻底黑了脸,咆哮一声,快步朝着平时冲了过去。

    这一次,柯蒂斯收起之前的轻视,用力拍向小白的腹部!

    马的腹部是最柔、软易受伤的,哪怕是通人性的小白也不能例外。

    平顺没想到柯蒂斯居然这么无耻,连忙弯下腰去阻挡,同时嘴里鄙视出声,“无耻!”

    柯蒂斯冷哼一声,双掌在即将碰触到小白腹部时突然撤回,袖口里滑出把锋利的匕首,就势朝着平顺的颈部划了过去。

    原来刚才柯蒂斯那些动作都只是虚招,他真正的意图,是想用匕首割开平顺的咽喉!

    这样的计谋确实奸诈,就连平顺都没有料到,柯蒂斯居然藏着这样的心机。

    平顺堪堪躲过护住咽喉,脸颊上却仍是不可避免的,被利刃给划了一道,还带下平顺的几缕短发。

    匕首锋芒毕露,确实如柯蒂斯期待的那样沾了血腥,也彻彻底底激怒了平顺。

    他伸手抹了把脸,发现上面沾染了血痕,眼神瞬间变得冰冷起来。

    而柯蒂斯并没有退开,反而趁着得手,再次握着匕首朝着平顺刺来!

    锋利无比的匕首划出一道白光,在即将刺向平顺眉心前,定格般凝在原地,再也动弹不得。

    只见平顺冷眉盯视着柯蒂斯,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牢牢夹着那枚锋利的匕首。

    他虽然只用了两根手指,却像钢钳铁夹一般,令柯蒂斯抽不出刺不进,根本挪动不了丝毫。

    柯蒂斯用尽全身的力气,累得脸都红了,却仍是无法将匕首挪动分毫。

    “我说过的,你不是我的对手。”平顺冷哼一声,手指微微用力。

    只听见当啷一声,原本被柯蒂斯握在手中的匕首应声而断。

    平顺手指夹着半截刀尖,顺势弹向柯蒂斯的肩头,“这次就当给你个教训,记住,多行不义必自毙!”

    “噗!”

    断掉的刀尖没、入柯蒂斯肩头,带起碎小的血花,也令柯蒂斯痛得眉头一皱,吃痛收回持刀的手,捂在了伤口上。

    “好自为之吧!”

    平顺丢下这句话,驱使着小白,拥着灵溪远去。

    这一切发生在短促的时间内,灵溪甚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平顺给带走了。

    “我们就这样走了,真的好么?”灵溪扭头问向平顺,这才发现他脸上带着伤,“天呐,你怎么流血了?”

    刚才柯蒂斯刺向平顺时,灵溪被平顺护在身后,并没有发现他受了伤。

    这会儿才看到他脸颊上有道伤口,大概有五六公分长,此时正往外渗着血痕,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这一定很痛吧,我们要赶快回去才行!”灵溪心疼的不行,连声催着平顺,“快回我的寝宫,那里有上好的金创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