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点小伤平顺自然是不放在眼里的,他淡然看向身前的灵溪,轻声问道,“灵溪,你确定要让我跟你回皇宫么?”

    “对,你受伤了,必须回去治疗才行。”灵溪十分肯定地点头,“现在你跟妈咪之间有误会,等我回去好好找她解释清楚,就不会有事的。我保证,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你!”

    看着眼前柔弱无比的女孩,却时时刻刻想着要保护他,心里不由涌起阵阵甜蜜。

    哪怕全世界都与他为敌,只要她站在他身旁,那么一切都是如此的和谐美好!

    平顺心里豪情万丈,将怀里的灵溪拥得更紧,策马朝着灵溪的寝宫赶去。

    灵溪乖乖依偎在平顺怀里,聆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心里烦乱如麻。

    她刚才虽然跟平顺说的轻松,其实心里却清楚的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根本就不是什么误会。

    如果不是奉了女王的命令,柯蒂斯不会这么穷凶极恶,对平顺动刀子。

    之前她以为妈咪处处是为了她着想,怕她远嫁不放心,这才会排斥平顺,反对他们在一起的。

    可是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她,那些人分明是想伤害平顺!

    这已经超过了排斥的范畴,简直就是蓄意想要伤害平顺……

    灵溪越想心里越慌乱,漂亮的眉头紧皱着,像上了锁似得,根本就舒展不开。

    她现在脑海里简直是一团乱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原本她想着只要自己努努力,慢慢就能消除掉妈咪和平顺之间的隔阂。

    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件事并不是靠努力就能够简单解决掉的。

    灵溪无声摇了摇头,心里沉甸甸的,就像压了块大石头似得。

    她不知道,如果有天平顺跟楚凤仪撕破脸,自己改如何抉择……

    对她有生育之恩的妈咪,一边是自己挚爱的平顺,怎么选择好像都是两难。

    尤其是这种烦愁的思绪,灵溪又不想让平顺知道,不想让他跟着为难头疼。

    在胡思乱想间,小白已经驮着他们,停在了灵溪的寝宫前。

    平顺翻身下马,然后将灵溪给抱了下来。

    “走,我先给你擦点药。”灵溪急切握着平顺的手,拽着他大步朝寝宫里面走去。

    平顺脸上带着笑意,声音轻柔道,“别着急,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血渍都已经干了。”

    “不行,伤口一定要处理才行。”灵溪执意大步往前走,嘴里碎碎念着,“你别小看这个小伤口,万一处理不好,很容易引发其它问题的。不要总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定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

    平顺任由灵溪拉着,听着她温馨的念叨,心里格外的温暖。

    其实从小到大,平顺并不是那种肯安心宅在家的,他的骨子里喜欢冒险,闲暇了就会带着小白和豹儿去狩猎。

    越是险峻的地方,他就越想去,自然也就难免会有些大大小小的磕碰,留下深浅不一的伤口。

    因此柯蒂斯留下的这道伤痕,平顺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也就灵溪自己紧张到不行。

    不过老实说,他很喜欢这种紧张感,有种被全世界重视的温暖和甜蜜。

    灵溪拉着平顺来到自己的寝殿,还没站稳,就吩咐伺候自己的侍女,“赶紧去拿最好的金创药来,速度要快!”

    “是,公主。”两名侍女不敢迟疑,连忙转身出去,按照灵溪的吩咐去找药。

    而此时另一边,柯蒂斯正捂着自己流血不止的肩膀,垂头丧气向女王楚凤仪汇报着,“女王,是我无能,被平顺给跑了!”

    “而且还受了伤是么?呵呵,你可真够有本事的。”楚凤仪冷眼看着柯蒂斯,不悦开口道,“让你带了那么多人,居然连个平顺你都对付不了,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

    柯蒂斯最怕的就是这句话,连忙单膝下跪,祈求着楚凤仪的宽恕,“我最尊敬的女王,请饶恕我的过错。如果不是顾忌灵溪公主的安危,我们可能早就把平顺给拿下来了。”

    柯蒂斯并不敢说实话,而是避重就轻,将自己的无能归咎在灵溪的身上。

    他心心念念都想着要娶了灵溪,成为W国最尊贵的王夫,如果女王对他失望,那么梦寐以求的一切都将会成为泡影。

    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

    对柯蒂斯说的,楚凤仪并没有怀疑,她甚至能想到灵溪倾力阻止柯蒂斯的场景。

    “唉,这个灵溪,就是不肯听劝,真不知道那个异乡人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楚凤仪狠狠说着,凤目威严扫视向柯蒂斯,“之前你不是怀疑她对灵溪下蛊?为什么还不让风习子过来,把这件事给彻底解决掉?”

    柯蒂斯顿了下,当然不敢把风习子的话给复述出来,而是面有难色道,“女王,风习子对解蛊毒并不擅长,不然当初他完全可以帮……”

    后面的话柯蒂斯还没说完,就被楚凤仪直接摆手打断,“好了,我知道了,这件事到此为止,灵溪很可能被下蛊的事不要张扬出去,先下去治伤吧!”

    其实楚凤仪心里比谁都清楚,灵溪身上不可能被平顺下蛊的,因为她也年轻过,能看得出平顺看向灵溪时眼里的爱恋。

    那是发自内心的纯真,容不得半点瑕疵。

    如果平顺跟柯蒂斯的身份对换,她一定不会这么反对,还会由衷祝他们幸福。

    可千不该万不该,平顺不该是异乡人!

    这种不稳定因素太大了,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女儿的未来,以及整个W国的未来,都交到异乡人的手中!

    看着女王挥手让自己离开,柯蒂斯哪里还敢继续留下去?

    他不由长松了口气,恭敬转身离开,脚步迈得飞快,转眼消失不见。

    等柯蒂斯离开,楚凤仪挥退身旁的侍女,脸色阴鹜的独自坐在大殿上,低头沉思着。

    念在平顺救了自己的情面上,其实她已经做了让步的。

    只要他肯识趣放弃和灵溪的感情,到时候她会安安全全送他离开,还会送他一大笔的钱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