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她定定注视着平顺,告诉他自己内心的想法,“没错,你并没有做梦,也没有出现幻听。我已经决定了,以后要做你身后的小尾巴,你去哪儿我就跟到哪儿,绝对不会让你又甩开我的机会!”

    平顺闻言更是感动不已,将怀里的灵溪拥得更紧,几乎想要将她给融入到自己的骨血里,这辈子都再不可能分离!

    “傻瓜,什么叫我的小尾巴?你是我床头的白月光,是我心间的朱砂痣,是我活下去必不可少的氧气。这辈子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又怎么可能舍得甩开你呢?”

    平顺说着,牢牢攥住灵溪的手,将它贴在自己心口的位置,“你听,这里的每一下跳跃都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灵溪的手贴在平顺胸膛上,能清楚感受到他如擂鼓般的心跳声,娇嫩的脸颊悄然泛起红晕,“可是……可是这样的我会不会太自私?那毕竟是含辛茹苦将我养大的妈咪……”

    “不,你怎么可能会自私呢?”平顺生怕灵溪改变了主意,连忙说道,“只要你坚定跟我站在一起,你妈咪对我的排斥都只是暂时的。等时间久了,她慢慢就会接受,到时候我再带你回来,好好照顾孝顺她,你说好不好?”

    平顺的说法跟之前灵溪的想法不谋而合,她之前就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跟平顺在一起的。

    至于楚凤仪的排斥,灵溪认为只是她无法接受自己远嫁,才会想方设法让自己跟平顺分开。

    灵溪相信,等时间久了,她的妈咪就能慢慢接受眼前的现实,不再横加阻挠。

    “嗯,妈咪只是不想我跟着你离开,我能理解她的心情。”灵溪低声说着,眼里多了份内疚,“可是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舍得跟你分开,只能暂时对不住妈咪了。等她气消了,我再和你回来W国,好好孝顺她,让她颐养天年。”

    平顺沉稳点头,顺势亲了下灵溪光洁的额头,“放心吧,你的妈咪就是我的妈咪,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孝顺她的。”

    “嗯!”灵溪心里这才算好受些,因为她知道平顺向来言出必行,说过的话绝对会兑现!

    “等你兰姨顺利和柯将军成婚,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去看看我的国家。”

    平顺忍不住憧憬起未来,“那里的景色风俗和这里完全不同,不过人民都同样的热情好客,等你回去,就能知道他们是多么可爱的人。”

    灵溪有些不确定地摇头起来,“我笨手笨脚的,不被人笑就已经很不错了。”

    “哪儿有?”平顺伸手点了下灵溪秀气的鼻头,眼里满是宠溺,“在我面前,谁敢说你笨手笨脚,除非他们不要命了。”

    灵溪原本有些沮丧的心情,因为这句话变好起来。

    她冲平顺微微皱了下鼻子,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哼,你这还不是在变相说我笨手笨脚么?讨厌,我要走了!”

    说着灵溪就像站起身离开,其实是因为心里娇羞的离开,想要躲到没人的地方缓和下心情。

    然而她刚走出半步,就被平顺紧紧抓住手,然后猛地带入怀中。

    软玉温香入怀,平顺陶醉地将灵溪拥紧了些,根本不给她再逃离的机会。

    他个子比灵溪高,低下头将下巴搁在灵溪的肩头,恶作剧地冲她耳畔吹气,声音磁性又沙哑,“你早已经被我盖章,哪儿也别想去,这辈子都别想逃离我的身旁!”

    灵溪只觉得耳朵那里被吹得有些发麻,就像有蚯蚓在心头爬似得,痒痒的,酥酥的,带的她整个脊椎都跟着发软起来,几乎挺立不住。

    不过即便如此,灵溪仍是不肯就此服输,红着脸摇头道,“你在胡说八道,我是人,又不是你的私有物品,怎么可能会被你盖章?”

    “不承认?还是根本不记得了?”平顺用手臂环着灵溪的纤细腰身,继续侧头冲着灵溪的耳畔吹气,磁性的声音里满是诱惑,“既然如此,我想我有必要帮你好好回忆下呢。”

    说着,平顺的手已经不老实地解开灵溪腰上的一颗纽扣,霸道地探入,略显粗粝的掌心毫不客气地肆虐起来。

    灵溪原本就有些站不住,如今在平顺毫不讲理的攻势下,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虚虚靠在平顺怀里,一张脸充血般红的厉害。

    “不要,不可以……停……”

    灵溪的喉头发出破碎的抗拒声,宛如晨间空谷莺啼,令人忍不住想要陶醉其中。

    对平顺来说,她这声抗拒反而像是亲昵的邀约,使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跟着抖动颤、栗,叫嚣着想要冲锋陷阵!

    怀里的佳人是他私募如狂的所在,恨不得将灵魂都跟着投诚倾倒,跪拜在她的脚下。

    “宝贝儿,是你自己不肯承认的,不要怪我,我已经控制不住了……”

    平顺贴在灵溪的耳畔,说出自己对她的渴望。

    又生怕她不相信似得,索性用另一只手抓住灵溪的小手,顺势带到自己的肚子,声音已经因为动、情彻底沙哑不已,“你看,宝贝,这里想你想的都痛了。”

    灵溪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似得,头重脚轻的厉害。

    她下意识想要推开平顺的手,却被他带着,碰触到身后……所在。

    逼人的体温灼人的厉害,烫得灵溪下意识想要收回手,无奈却被平顺抓得牢牢的,根本挪动不了分毫。

    挣扎了几次都无法挣开平顺的大手后,灵溪认命叹了口气,暗暗后悔为什么要在这时候招惹平顺。

    她紧张地看向寝殿的门口,声音发虚道,“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不可以在这里,拜托……”

    “那就换个地方,再忍下去,我真的要爆体而亡了宝贝儿。”

    平顺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不容抗拒地将灵溪扛在肩头,大步朝寝宫的卧室走去。

    灵溪早已经被平顺撩拨的化成了一滩水,无力被他扛进房间,羞得眼睛都不敢睁。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