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86章愚不可及…

    内寝的房间门被关上,彻底与外面阻隔,只剩下属于这对小情侣的私、密空间。

    他们并不知道,在寝宫的窗户外,有双眼睛正在静静注视着刚才他们在大殿上的一切举动。

    那道身影静静站在窗外,眼睛始终紧锁定在灵溪的身上,眼里蓄藏着势在必得的野心!

    这都身影格外挺拔,站着的地方却十分的隐蔽,明显对皇宫里面十分的熟悉。

    他黑沉的眼眸之前一直凝视着灵溪,眸光里藏着更多的是算计,并没有思之若狂的钦慕。

    在平顺和灵溪在寝殿里亲热拥抱时,他始终静静站在外面,宛如缥缈无踪迹的幽灵,并没有被任何人给发现。

    直到平顺霸道将灵溪给扛进了里面的寝室,这人嘴角才扬起抹意味深长的冷笑,转身大步离开。

    他没有像别人那样大摇大摆走在皇宫里,而是走向灵溪寝宫后不远的假山。

    那里是皇家园林,堆砌着无数从外面运来的奇形怪石,是观赏游玩的好去处。

    那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假山中,就像从未出现过似得,没被皇宫内的任何人所发现。

    这段小插曲并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皇宫内依旧像看起来那么平静,转眼间天就黑沉下来。

    夜晚的灯光渐渐亮起,除了负责巡视的侍卫外,再没有别的人在皇宫内走动。

    平顺今晚像往常一样没有离开,而是选择留在了灵溪的卧室里。

    不过他向来自律,哪怕白天时被可爱的灵溪撩拨的蠢蠢欲动,还是压下了心里兽、性的律动,没有做出半点对灵溪不好的行为来。

    在平顺看来,灵溪是自己这辈子都要呵护的女孩,再没有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前,他是绝对不会做出半点伤害她的事来的!

    随着夜色渐深,灵溪靠在平顺身畔悄然睡去,呼吸绵长又安静。

    躺在她身旁的平顺却没有睡,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繁复的花纹,喉结滚动不停。

    他正血气方刚,尤其身边又躺着心爱的女孩,这种感觉简直就像酷刑似得,令他根本难以入眠。

    尤其是周围的空气充斥着灵溪甜甜的呼吸味道,就像蜜糖似得可口,每时每刻都在诱惑着平顺,令他蠢蠢欲动。

    不行,不可以,绝对不行!

    平顺深吸口气,无声警告着自己,然后狠狠咽了下口水,强迫自己闭上眼睛继续入睡。

    只是人就是这样的矛盾体,某种欲、望越是被压抑,心中的渴望就会越强烈。

    藏在他心里的小怪兽不停地张牙舞爪,想要做些无法言表的羞羞事,令他喉头干渴难捱,只能靠不停咽口水缓解状况。

    在平顺的心里,有两只小怪兽正在互相争斗。

    黑色的小怪兽甩着尖尖的尾巴,呲着尖牙不停跳脚,“快睡了她,反正这辈子她都只能是一个人的,早睡晚睡还不都睡?长夜漫漫啊,赶紧动起来!”“不行!”另一只小怪兽凭空跳出来,它通体粉红,就连背后的小翅膀都是肉肉的粉红色,“如果真的爱她,就不要做出半点伤害她的事!尤其是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坏事,

    这是对心爱的人不负责任!”

    “你懂个屁哟!知道小情侣相拥而眠那种渴望么?”黑色的小怪兽低下头,用尖尖的角撞过去,“不懂就不要瞎说,难受的那个人又不是你!”

    粉色小怪兽也不是善茬,闪身躲过去,没忘了用身后的小翅膀拍打冲过来的黑色小怪兽,“你才是不懂装懂,故意教坏别人!你可恶!”

    “你愚不可及!”

    “你是彻头彻尾的大坏蛋!”

    两只小怪兽在平顺的心里打闹起来。平顺索性翻了个白眼,郁闷躺在床上。

    他轻轻挥了下手,就将凭空想象出来的怪兽像烟雾般给扇了个干净。

    其实就算这两只怪兽不从心里跳出来,他依旧会遵循最开始的承诺,在没有正式迎娶灵溪前,绝对不会做出半点伤害她的事来!

    无声摇了摇头,平顺将手放在灵溪纤细的腰身上,强迫自己早点入睡。

    他的心乱的快,打定主意后收的也很快,没一会儿就陷入了平静,渐渐合着灵溪浅浅的呼吸节拍,跟着入了梦乡。

    灵溪这边的寝宫睡梦正酣,与这里隔了两座宫殿的女王寝宫内,却依旧灯火通明。

    楚凤仪还没有就寝,紧皱的眉头泄露了她此时纠结的心事。

    她握拳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眉宇间写满了忧郁。

    眼看着外面的天色越来越暗沉,楚凤仪的脚步越发凝重起来。

    她索性顿住脚,猛地握紧拳头捶在一起,脸上再也不见之前的纠结!

    寝宫内负责侍候的侍女早就被楚凤仪全部赶走,她大步朝着自己的内寝房间走去,脚步带着几分匆忙。

    等回到卧室,楚凤仪立即反锁上门,就这还有些不放心,用手试着往里拉了拉,确认从外面无法打开,这才转身继续往里走去。

    里面是楚凤仪住了多年的寝宫,每一件摆设都被侍女们擦得纤尘不染。

    这些东西大到桌椅床凳,小到茶碟水杯,每一样都奢华十足,比艺术品还要金贵大气,彰显着皇室的显赫身份。

    楚凤仪根本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直接来到自己睡着的床铺前,并没有多停留,而是继续往里走,直接来到墙角挂着的一副画像前。

    这是幅大气的千里江山图,据说是自遥远东方拓印回来的仿制品,而且只有其中的一段美景而已。

    画上高山之巅直入云霄,气候丘陵连绵,崇山峻岭,移步换景,渐入佳境。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画家的笔下应运而生,层峦起伏,犹如仙境。

    如此大气恢宏的江山图,却挂在女王的寝宫,不但不显得突兀,反而将整个房间都映衬的大气磅礴,不落俗套。

    楚凤仪定定站在这幅画像前,无声深吸口气,似乎再给自己鼓劲儿似得。

    她伸出手,摸向了这幅挂画的卷轴,轻轻摸索了一下。

    “咔哒!”“轰隆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