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87章启动法宝…

    随着轻微的咔哒声响,刚才还格外安静的卧室里,居然传来了厚重石门挪动的声响。

    幸好女王的居所隔音效果非常好,不然被外面的人听到动静,肯定还以为是地震或者打雷才发出的声音。

    而楚凤仪原本静立的那副挂画正缓缓移动着……

    不,不应该说是挂画缓缓移动,而应该说是挂着千里江山图的那副墙壁,正在缓慢的朝里移动,露出里面黑洞洞的缺口。

    原来这里不单单是挂风景图的墙壁而已,还是皇宫里世代相传,唯有女王才知晓的密道!

    谁也无法想到,就在女王的房间里,居然还藏着这样隐蔽的密道,而且里面四通八达,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这间寝宫里离开。

    这件事是历任女王口耳相传的,再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连女王深爱着的东方柯羽都不知道,更不要说之前那个假冒女王的绿翘了。

    楚凤仪静静等着挂着千里江山图的石门挪开,等它彻底静止,整张脸上变得面无血色起来。

    她深吸口气,似乎很忌惮里面藏着的东西,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根本都不想走进去。

    可是眼下,似乎除了这里,她再找不到何时的办法,哪怕再不情愿,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里走。

    楚凤仪稳了稳神,努力让自己的脚步不那么虚浮,朝着洞开的密室里走去。

    她消瘦的身影很快走进密室,里面也由之前的黑暗悄然亮起了灯。

    等楚凤仪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前挂着千里江山图的石门就像长了眼睛似得,缓缓关上,看不出半点曾经打开过的痕迹。

    密室内,楚凤仪循着密道往里走着,脸上挂着几份紧张,就连脚步都轻的像猫儿似得,生怕不小心发出什么声音。

    她眼前的密室由石头修建而成,蜿蜒绵长,而且显然已经修建了很久,处处透露着历史的沧桑感。

    有些镶嵌在石壁上的灯已经不亮,弄得光线时而明亮时而昏暗。

    再加上楚凤仪那过于谨慎的脚步声,整个密道都充斥着紧张的氛围,似乎随时都会有恐怖的怪兽从不知名的角落里冲出来似得。

    楚凤仪走得很慢,终于循着记忆,停在了一处雕刻着飞凤的石壁前。

    飞凤石雕前再没有前行的路,楚凤仪却并没有退回去,而是淡然伸出手,点向了飞凤的左眼。

    蓝宝石做就的眼睛随着楚凤仪的力度陷进去,然后看似紧闭着的石门,像那副千里江山图似得,缓缓开启。

    这次楚凤仪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十分认真地整理了下衣冠,确认自己仪态端庄后,这才从飞凤露出的洞口走了进去。

    这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是无比空旷的偌大空间,足足有两三个篮球场那么大。

    而在这片广阔的空间里,还藏着好几个类似飞凤的石门,显然都通向别的不知明的地方。

    楚凤仪信步走向最中央的地方,这里修着个阶梯状的高台,上面密密麻麻摆着的,是灰扑扑的牌位,隐隐透着几分阴森的味道。

    昏暗不明的古老通道,森然可怖的诸多牌位,再加上四通八达的洞口,任谁都能猜得出来,这里显然是W国的皇家陵墓。

    那铭刻在牌位上的一串串字符,赫然是历任女王的名字!

    原来这里是W国皇室的陵墓最中央,为了某种原因,甚至修了条直通女王寝宫的密道。

    楚凤仪再次下意识整理了下衣冠,这才郑重来到那些牌位前,恭敬拿起旁边摆着的檀香,幽幽点燃了一束。

    檀香味很快缭绕开来,楚凤仪腰杆儿挺得笔直,将它们插在面前的香炉里,然后就着香案,径直跪了下来。

    她的膝盖下是黄色锦缎缝制的圆形跪垫儿,里面塞着厚厚的蚕丝,可以确保人跪下去不会太累。身为女王的楚凤仪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细节,她双手合十,低声念叨起来,“皇室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子孙楚凤仪教女无方,只能贸然来打扰祖宗们安歇,请出我们皇室

    尘封多年不用的法宝。望祖宗保佑,能令我的独女早日回心转意,不要再被外乡人所蛊惑,继续繁衍承继女王血统!”

    这段话楚凤仪说的内心无比沉重,声音更是轻的只有她自己才能够听得清楚。

    谁也没有发现,在楚凤仪貌似平稳的音色下,藏着无人觉察的焦虑。

    她嘴里说着法宝,是W国历任女王秘不外宣的制胜奇宝,一旦请出,就有着无限的威力。

    不过凡事物极必反,它确实能够解决不少的麻烦,却也同时带来严重的不良影响。

    “祖宗庇佑,让我能顺利达成所愿,让独女灵溪回心转意,让那个不该出现的外乡人自此消失!”

    低喃完这句话,楚凤仪郑重地跪拜叩了下头,这才从软垫上站了起来。

    她伸手探向供奉着牌位的桌子,有些紧张地微微皱眉,这才毅然将手放在桌面上的凹陷处。随着手掌心贴向冰冷的桌面,楚凤仪有些胆怯地闭上眼睛,脑海里跳出来的,是小时候自己跟着前任女王来这里的一幕,下意识收回了刚贴上去的手,紧紧攥着收到了身

    后。

    这是下意识的防卫动作,是身体为了保护自己受伤,而做出的本能反应!

    而楚凤仪的脑海里,跳出来的则是年幼时那段无法忘却的经历。

    -------

    那时候的她还很小,大概六七岁的样子,被当时自己的妈咪一路牵着手来到这里。

    一路上,她都能感觉到母后紧张又纠结的心情,自己反倒像个好奇宝宝似得,东张西望个不停。

    好几次她都好想开口问问母后,为什么明明有着宽敞的大路不走,非要走这种老鼠窟窿似得密道。

    尤其是里面的灯光昏暗的厉害,万一突然灭了,她们会不会就此迷失在里面,再也出不来。

    这些话卡在年幼的楚凤仪喉咙里,却不敢贸贸然问出来。因为她从小就被教育的很好,身为皇室的公主,一定要有泰山崩顶而面不改色的淡定。哪怕心里面再好奇,也不可以多问半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