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688章开启密道…

    就这样,年幼的她紧紧藏住好奇心,被妈咪一路牵着穿过浮雕飞凤,站在了堆满历任女王牌位的案桌前。

    “凤儿,把你的手放上去。”

    那时候她的妈咪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用手指了下案桌上的凹陷处,示意她将稚嫩的小手给放上去。

    她虽然年纪小,却十分的听话,根本就没有多想,就直接将手贴在了冰冷的桌面上。

    然后……

    --------

    楚凤仪想到这儿,肩膀忍不住轻抖了下,脸色也跟着变得有几分苍白。

    再没有谁比她还要清楚,只要将手放上去,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可是,她真的已经别无选择!

    要么成功赶走平顺,要么,她将彻底损失掉自己最挚爱的女儿!

    一想到灵溪很可能会被那个平顺给拐走,留下孤单单的自己,楚凤仪彻底将眼中的犹豫给抛开。

    她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将手放在了那记忆中熟悉无比的桌面凹陷处。

    “叮!”

    微弱的声响过后,楚凤仪的手掌心传来尖锐的刺痛。

    她微微皱了下眉头,却没有敢动,任由那种刺痛感继续深、入。

    而儿时的画面跟眼前重叠起来,当年年幼的她瞬间就被刺痛戳的痛哭出声,“母后,痛,凤儿好痛!”

    “啪!”然而那时她的哭泣,换来的却是母后毫不犹豫的一记耳光,以及无比嫌弃的斥责声,“公主就要有公主的仪态,别说是这点小痛小伤,就算是被活生生砍断了胳膊,也绝对

    不能够喊痛!”

    那时的她实在是太小了啊,脸上火辣辣的痛,甚至压过了掌心的疼痛,也不得不将所有的委屈给咽入了肚子里。

    现在,已经再没有谁会给她耳光了,甚至就连掌心的痛楚,似乎也没有幼年时的记忆那样恐怖。

    楚凤仪嘴角扬起抹嘲讽,在心里无声数秒,“一、二、三、四、五……”

    等数够十个数后,她这才收回放在桌面的掌心,收紧后贴在了身侧。

    很快,就有殷红的血迹,从她紧握的拳头中缓慢滴落。

    一颗、两颗、三颗……

    那些血花砸落在地上,星星点点,晕染了楚凤仪脚旁的地面,她却浑然不觉,眼睛静静注视着眼前的抽屉。

    而儿时那模糊的记忆,再度浮现在眼前。

    “母后,凤儿的手还有些……还有些痛……”

    这稚嫩委屈的声音,是小时候懵懂的她,渴望得到母亲爱怜目光的哭诉。然而换来的,却是终年冰冷如霜的瞪视,“没用的东西,这点痛都受不了,以后还怎么担当大任?!你要给我记住,还有一整个国家在等着你来监管,你没有任何资格软弱

    无能!”

    彼时的楚凤仪堪堪只有七八岁,身形刚刚高过供奉牌位的案桌而已,却在那严厉到毫无感情的眼眸下,止住了所有的低泣。

    因为从始至终,她那严厉的母亲都没有多看过她一样。

    那双终年冰冷的眼眸,始终注视着的,是眼前那块案桌,准确的说,是案桌上那块雕刻着蓝鲸图案的抽屉。

    “一、二、三、四……十!开!”

    随着她母后冷沉的声音过后,那个有着蓝鲸图案的抽屉跟着应声而开。

    当时年幼的楚凤仪登时好奇看了过去,这才发现,弹出的抽屉里放着个十分精致的木盒子。

    “母后,这是什么东西啊?”那时的她就像个好奇宝宝,哪怕被教育的不准随便乱问,仍是没能藏住自己的好奇心。她的母后眼中仍是毫无温度,只是伸手指了指那个无比精致的盒子,根本没有半点想要拿起来的欲、望,声线比眼神更要冰冷如霜,“这是我们W国历任女王不外传的法宝

    ,它可以帮你完成心愿,相应的,你也要为此付出代价。”

    “代价?”年幼的她慢慢咀嚼着这两个字。“没错,这世间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得到,就必须跟着付出。”她的母亲声音依旧冰冷,机械般毫无波澜,“就像美人鱼想要变成、人,必须拿自己最美妙的歌喉跟

    巫婆置换才行。甚至为了上岸,她只有短短一晚上的时间,随着太阳升起,她就只能成为大海中无数浪花的其中一朵。”

    彼时的她很喜欢美人鱼的故事,甚至很可怜美人鱼那悲惨的遭遇。

    所以直到现在为止,对母后当年告诉自己的这项女王的法宝,她都始终避而远之。

    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她根本不会想到早被自己记忆尘封多年的东西。

    她自己都说不清,是真的没有办法去阻止眼前的境况,还是这十三年的颠沛流离令她失去了自信,再也不能想出半点应对的法子。

    她至于都没有好好想办法去解决,而是像溺水的人似得,抓住这神奇的救命稻草,准备来一场必胜的赌局。

    就像多年前她母亲说的那样,谁也不知道一旦启用了女王的法宝,自己会跟着失去什么,或者是容貌,或者是健康,甚至可能是那颗多愁善感的心。

    这些她都不在乎,只要她还有命在,能确保女儿不远离故土,能够像她一样承袭女王之位,那么其他的都不再重要。

    毕竟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失去的了,独女灵溪才是她未来的一切。

    如果连灵溪都留不住,那楚凤仪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母后,你当年说,一旦启用密宝,就会跟着付出相应的代价,但是我真的已经走投无路,再没有别的好办法了。”楚凤仪伸出另一只没受伤的手,将那只精致的木盒拿在手里,低头仔细查看起来,轻声喃喃着,“当年你一直警告我,让我最好这辈子都不要用到这个东西,不要走你的老

    路。可是母后,我还是让你失望了呢。”说到这儿,楚凤仪幽幽叹息了声,嘴角噙满了苦涩,“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大概都是你最不喜欢的那个孩子吧。母后,等我百年之后下去,再向你负荆请罪吧!这个东西,我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