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句话灵溪说的十分真诚,在迷雾谷林生活的这十三年里,她其实早已经将兰馨当成了妈咪来看待,甚至觉得比跟楚凤仪之间还要亲切。

    听了灵溪的话,兰馨的眼圈悄然泛红起来,“怎么能这么说呢?无论怎样,你都是身份无比尊贵的公主啊!当年可不仅仅是我在照顾你呢。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经失去了求生的意志,早就被无边的孤寂给淹没窒息了。”

    在迷雾谷林的那些日子,灵溪是她最好的陪伴,跟她一起捱过了十多年寂寥单调的日子。

    兰馨甚至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因为舍不得年幼的灵溪,自己能不能捱过去那些无聊的时光。

    她这句话发自肺腑,脸上的表情格外动容,也令灵溪跟着红了眼圈,“兰姨,在你面前我才不是什么公主,是我要谢谢你才对!妈咪给了我生命,你却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第二个妈咪!”

    这莫大的殊荣令兰馨心里悄然涌起抹酸楚,眼泪无声蓄满眼眶,“傻孩子,不是,我的傻公主哟,尊卑有别,以后可千万别再说这种傻话了。我只是身份卑微的侍女,当不起你这样的称呼。”

    “不,我不管,你就是我的第二个妈咪!”灵溪撒娇般摇摇头,笑嘻嘻道,“等回去后我就跟妈咪说清楚,你是除了她之外,我的另一个妈咪。”

    这句话可把兰馨给吓坏了,脸色瞬间变得蜡白起来,“这不行,这可不行,我怎么能跟女王相提并论呢?”

    说着,兰馨生怕灵溪真的去说这件事,紧紧攥着她的手,无比郑重道,“以后呀千万别再说这种孩子气的话,你能过来恭喜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灵溪察觉出兰馨的不安,连忙改口,“好好好,既然兰姨不喜欢,我就不再乱说。但是我们要说好了,这才你举行婚礼,要让我全程当花童才行!”

    兰馨原本焦灼的神色顿时变得哭笑不得,“花童?你确定自己要当花童?”

    按照W国的习俗,花童都是不满十二岁的小孩子,还真没有哪个大人出来当花童的。

    灵溪却十分认真地点点头,“对啊,我要亲自为兰姨提裙摆,看着你嫁给幸福。”

    说着,灵溪将一旁站着的平顺给拽了过来,“不但我要当这个花童,他也要陪着我一起当才行!”

    “这……”兰馨更加哭笑不得起来,“这不是在开玩笑呢么?不合适不合适。”

    灵溪闹着要当花童已经够令她头痛的了,现在居然要把平顺也给扮成花童,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有什么不合适的?只要是灵溪想要去做的事,都合适极了。”平顺在一旁沉稳出声,深情款款注视着身旁的灵溪。

    在他看来,没什么是不能为灵溪做的。

    只是当个花童而已,年龄大小并不是问题,最关键的是有没有一颗诚挚祝福的心。

    他愿意祝福这个独自在迷雾谷林里,将灵溪给抚养大的大义女人!

    见两人都执意如此,兰馨想要再劝说的话就没有再说出来,心里满满都是感动。

    既然灵溪有如何的诚心,她又何必拘泥于俗规呢?

    毕竟谁也没规定,不能让成年人为自己当花童不是?

    “那好吧,能让最美的灵溪为我当花童,这个典礼一定格外的别开生面。”兰馨亲声说着,算是答应了灵溪的请求

    这下可把灵溪给高兴坏了,拉着平顺一溜烟跑开,“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找妈咪搞定这件事,就不打扰兰姨和柯叔叔恩爱了,拜拜!”

    话音还没落下,灵溪就已经和平顺跑出了兰馨的视线,弄得她只能哭笑不得地再次摇头,“这孩子啊,真是调皮。”

    柯伽站在兰馨身后,跟着目送灵溪离去,轻声感慨着,“灵溪公主的性格确实十分可爱,难怪柯蒂斯那小子这么喜欢她呢!”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灵溪心里喜欢的,从来都是那个叫平顺的臭小子。”兰馨乐呵呵笑了,然后故作生气瞪了柯伽一眼,“我可提前警告你啊,不要想着帮你那个侄子打灵溪的坏主意,她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次换柯伽哭笑不得了,“什么就打坏主意了,我哪儿有那么坏?再说了,柯蒂斯那小子性格并没有那么执拗,如果被灵溪公主给拒绝了的话,他肯定会讪讪走开的。”

    “那就好,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灵溪和平顺才是绝配,柯蒂斯那小子最好不要有别的想法,否则也只能落得个黯然收场的结局。”兰馨由衷说了句。

    柯伽无声摇了摇头,“希望他能早点明白这个道理,不要再执迷不悟下去吧。”

    两人的低声议论并没有被谁给听到,也根本不知道,不远处站着脸色阴沉的柯蒂斯。

    其实从灵溪和平顺手牵手出现时,柯蒂斯就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到来。

    那时候柯蒂斯前脚刚从大厅里迈出来,刚准备出门,远远看到灵溪和平顺过来,居然直接将伸出去的脚收回去,然后整个人都躲到了角落里。

    他远远注视着灵溪和平顺的互动,尤其是灵溪看向平顺时,眼里蓄着的那沉甸甸的柔情,整颗心就像被老鼠给啃了似得,痛到几乎快要扭曲。

    直到平顺和灵溪手牵手离开,柯蒂斯那张扭曲的脸依旧没能变得平复如常。

    他怨毒盯视着平顺的背影,心里恶狠狠道:哼!等到了婚礼那天,我看你怎么死!

    这股戾气缭绕盘亘在柯蒂斯的心头,令他恨不得现在就拿出女王给他的法宝,直接夺走平顺的性命!

    虽然心里这么想,柯蒂斯却没有失去应有的理智。

    他硬生生将心头的戾气都咽下,然后冷沉着脸,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才他本想出去再问问风习子,看灵溪究竟有没有中蛊毒的可能。

    现在看来,哪里有什么蛊毒不蛊毒的,分明就是他在自欺欺人罢了。

    刚才他看得清清楚楚,灵溪那双灵动的蓝色眼眸,自始至终都在平顺的身上,根本不舍得挪开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