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样的灵溪自眼角到发梢,没有一处不是生动的,就像密、林里神秘的麋鹿,令人只看一眼,就不舍得再挪开视线。

    兰馨静静注视着灵溪,眼里满是慈爱,那完全就是母爱的目光。

    虽然灵溪并不是她生的孩子,但是过去的那十三年里,她们俩相依为命在人迹罕至的迷雾古林,早已经成了彼此最值得信赖的依靠。

    而经过这些年的悉心养育,兰馨在不知不觉间,早已经将灵溪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来对待。

    她知道灵溪虽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却是个很有主心骨的。

    一旦是被她认定的事,哪怕被所有人所反对,她都会不遗余力地继续执着下去。

    就像她和平顺之间的恋情,作为最了解楚凤仪的人,兰馨知道楚凤仪是不喜欢平顺的。

    可是这件事她又不好直接在灵溪面前说破,生怕她会伤心。

    而且虽说楚凤仪给了自己不少的赏赐,但是说到底,自己仍是个身份卑微的侍女罢了。

    不管何时何地,兰馨都牢牢晋级着自己的身份,不做任何逾越自己身份的事情!

    就算她有心替平顺说好话,撮合他和灵溪之间的恋情,只怕还没开口,就被楚凤仪一个冰冷的眼神给打了回来。

    因此面对灵溪如此笃定的笑容,兰馨张嘴想要劝灵溪几句,让她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可是话到嘴边,兰馨又将这些话给咽了下去。

    再怎么说,今天都是自己大喜的日子,她希望能够圆满喜庆,而不是看到灵溪黯然伤神的表情。

    等这场婚礼过后,她再尝试着去委婉提醒下灵溪,让她好好处理下平顺和楚凤仪的关系,尽量缓和有些僵硬的关系。

    因此兰馨什么话都没有多说,而是保持着浅浅的笑,温柔注视着灵溪。

    她内心在默默为灵溪祈祷,希望在自己得到幸福的同时,灵溪也能跟着顺利和平顺牵手到幸福的彼岸。

    不是亲生母女,却胜似母女俩的两人在房间里小声说着私、密话,室内的气氛格外的温馨。

    而此时的平顺,已经顺利将有问题的礼服让裁缝修整好,快速赶了回来。

    将军府里处处张灯结彩,到处都是为今天盛大的婚礼而忙碌着的众人。

    平顺并没有和这些人说话,长腿踏上之前离开的路,径直朝兰馨的房间方向走去。

    只是平顺并不知道,院内众人虽然忙碌着,却有一双眼睛,始终紧紧盯视着他的身影,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这道目光阴冷嗜血,甚至丝毫不隐藏里面蓄藏着的阴鹜戾气,恨不得将目光化成锋利的匕首,将平顺直接穿心而过。

    在偌大的将军府内,这道目光根本肆无忌惮,毫不掩饰自己对平顺的敌意。

    他不是别人,正是今天的新郎柯伽的亲侄子——柯蒂斯。

    从今天、朝阳升起时,柯蒂斯就在密切注视着平顺的动向,就等待将女王楚凤仪交给他的木盒塞给平顺的好时机。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他足足盯了平顺几个时辰后,终于看到了他落单的机会。

    柯蒂斯嘴角扬起抹阴险的笑,抬脚朝着平顺匆忙的脚步追了过去。

    他几步就追上平顺,拔高嗓子阴阳怪气道,“还真是冤家路窄啊!哼,上次被你逃了,害我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的罪行。还好这次终于被我抓到了把柄,我看你这次还不承认!”

    平顺不悦地顿住脚步,微微皱眉看向柯蒂斯,“你是喝酒喝多了,还是没睡醒,跑我面前来说什么疯话?难道上次的教训还不够让你长记性的么?”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就令柯蒂斯想起平顺害自己在众人面前出丑的情景,心里更是对平顺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不过想到自己还有计划没有完成,柯蒂斯不得不咽下心里这口恶气,故意拿出木盒子在平顺面前显摆,“哼,我现在已经拿到了你做坏事的证据,难道你还想抵赖不成?”

    平顺不爽翻了个白眼,“我看你是真的疯了,我有什么证据让你找到的?”

    “就是你蛊惑了灵溪公主的证据,你别想抵赖,证据就在这里!”柯蒂斯说的义愤填膺,目的就是为了故意激怒平顺,让他抢走自己手里拿着的木盒打开。

    之前女王就告诉过他,这个沉甸甸的木盒子只能让平顺独自打开,然后就能完成他的心愿。

    柯蒂斯的心愿向来十分简单,那就是让平顺死无葬身之地,这辈子都再没有跟他一较高下的机会!

    果然,柯蒂斯的激将法真的成功激怒了平顺,他直接伸出手,将柯蒂斯手里拿着的木盒子给捞进了手里,“我看你是真的疯了,才会在这里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蛊惑的灵溪,怎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说话间,那个精致的木盒子已经到了平顺的手中,有几分沉甸甸的,似乎里面真的装了什么东西似得。

    平顺这下真是奇怪了,他根本就没见过眼前这个精致的木盒,更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不过既然柯蒂斯红口白牙说的笃定,那证明里面确确实实藏着什么东西!

    平顺没有多加犹豫,直接打开手里的木盒,想要看个究竟。

    木盒不大,上面只有个锁扣,打开十分的容易。

    平顺都没多想,直接打开锁扣,将木盒的盖子给掀了起来。

    随着木盒轻轻被打开,一缕幽香跟着散发出来,紧接着是浓重的雾气,带着些许淡淡的粉红色。

    “这是什么东西?你说的证据呢?”平顺疑惑的晃着手里的木盒,奇怪看向柯蒂斯,“你怕不是疯了吧?这里面装着的,不就是些带着幽香的气体么?”

    “不,这些不只是普通的气体,还有淡淡的粉红薄雾,难道你没看见?”柯蒂斯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居然那么顺利就实施了,脸上瞬间乐开了花,“哈哈哈!这些东西已经足够了,再见吧混蛋,下辈子再来跟我抢灵溪!”

    看着笑得无比嘚瑟的柯蒂斯,平顺心里更是迷惑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