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尤其是等一会儿,灵溪一定会满世界寻找平顺的下落,肯定会着急到六神无主的。

    而她作为W国最有权势的妈咪,一定要陪在灵溪的身边,帮她度过各种不安和担忧。

    这天下的好男儿多的是,尤其是她W国,更是有着说不清的青年才俊。

    楚凤仪就不信了,除了平顺,灵溪会看不上任何别的男人!

    等时间久了,灵溪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平顺,应该就会慢慢遗忘这段不该有的感情的。

    然后到了那时,她自然会安排最优秀的青年来跟灵溪相亲。

    灵溪不喜欢柯蒂斯真的没有关系,只要她嫁的是他们W国的臣民,那么未来就绝对不会过得太艰辛!

    身为一名母亲,没有谁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顺遂平安的,哪怕权势如她般高贵的也不例外。

    如今楚凤仪所求不多,只希望灵溪能够早点走出平顺不辞而别的伤心中,然后尽快开始下一段新的恋情。

    对于男人来说,结识新的女朋友就是遗忘失恋最好的办法,这个好法子对女人同样适用!

    这世间就没有谁离了谁不能继续活的,平顺再怎么优秀,也不过是个外乡人而已。

    相信就算以后灵溪知道真相,也会明白自己的一番良苦用心的!

    楚凤仪心里这么想着,似乎看到了灵溪听自己的意见,嫁给了本国最优秀的男子,然后乖乖为自己颐养天年的温馨一幕。

    她的嘴角越来越惬意,脚步也跟着迈得轻柔无比。

    现在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灵溪得知平顺不辞而别时脸上的震惊神色。

    身为一名母亲,楚凤仪知道自己有这样的心态十分不对。

    但是她真的是为了确保灵溪的幸福,才会想尽各种办法,阻止她走向不确切的未来。

    眼下她需要做的,就是在为兰馨送上最诚挚祝福的同时,暗暗观察灵溪的反应。

    楚凤仪心里打定主意,脚步风风火火走得飞快,很快来到了兰馨的住处外。

    她还没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灵溪银铃般的笑声,以及兰馨跟着闷笑不已的声响。

    楚凤仪抿了抿唇,好不容易轻松的心情瞬间冷沉下来。

    她跟灵溪重逢了这么久,还从来没听过灵溪什么时候笑得这么开怀过。

    反而是在兰馨这里笑得高兴,难道自己这个生身妈咪,居然连兰馨都比不上,不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么?!

    楚凤仪心里这么想着,戾气悄然充斥心头,走路的步伐跟着虎虎生风起来。

    她三两步来到兰馨的房间,都不让侍女帮忙,直接推开了化妆间的门,声音里带着几分冷沉问道,“是什么是笑得这么开心啊?!”

    兰馨原本和灵溪两人正聊得热闹,谁也没想到楚凤仪会突然推门进来。

    随着楚凤仪声音的落下,两人原本开怀的笑凝滞在脸上,原本温馨的室内气氛变得有几分尴尬。

    楚凤仪本就冷沉的脸这下越发的不高兴,语气里带着嘲讽道,“怎么?我的到来打扰了你们聊天的好气氛?看来我来的不太是时候呢。”

    灵溪和兰馨彼此对视一眼,她们是确实没想到楚凤仪会突然进来,明显是错愕更多些的。

    还好兰馨反应的快些,立即从雕花凳子上站起身,顶着满身妆容冲着楚凤仪行礼,“女王误会了,我们只是没想到你会提前来这里而已。”

    兰馨的声音格外的恭敬,尤其是脸上诚惶诚恐的表情,令楚凤仪看得十分顺眼。

    “唔,”楚凤仪不动声色轻嗯了声,大步朝兰馨走去,“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就不要行这些礼节了。”

    说着,楚凤仪看向一旁的灵溪,眼里刚才的戾气已经瞬间散去,而是换上了没什么温度的假笑,“灵溪,今天你可真漂亮。母后知道你真心为兰馨而开怀,不过身为W国的公主,也要有公主应该有的端庄才行。”

    灵溪嘴角微抽了下,她不仅没想到自己的妈咪会突然来这里,更没想到自己又被指责不端庄。

    说实话,现在的灵溪已经厌倦了公主的身份。

    她觉得这个身份就像个打造华丽精致的枷锁,紧紧卡在她的脖子上,沉重的令她无法呼吸。

    比起锦衣玉食的公主生活,她突然升起种还不如跟着兰馨重返迷雾谷林的冲动,至少那里的空气是自由的!

    在那个闭塞的地方,不会有谁每天盯着她的仪态,更不会时时刻刻提醒她保持公主的端庄!

    楚凤仪的目光始终盯在灵溪的脸上,自然也将她眉宇间的不耐烦看得一清二楚。

    “怎么?听到我提醒你而不开心?”楚凤仪抿起唇,语气里多了份严厉,“灵溪,你天生就是公主,责任和使命是你一辈子都无法躲避的。在你享受公主的殊荣时,必定要舍弃那些毫无仪态的言行举止。不要总觉得我严厉,这是我们皇室自降生就应该有的自我觉悟。”

    灵溪的好心情彻底荡然无存,原本平整的眉头悄然轻皱了起来,突然有种想要好好跟自己妈咪辩解的冲动。

    虽然楚凤仪总是让她称呼母后,灵溪却始终改不了叫妈咪的习惯。

    在灵溪的心里,楚凤仪首先是自己的妈咪,其后才是女王的身份。

    而眼前的形势看起来,楚凤仪显然不是这么想,而且跟灵溪的想法是截然相反的!

    灵溪的唇刚掀动了下,就被洞悉了她想法的兰馨以目光制止。

    兰馨的目光里带着几分央求,生怕灵溪会在这时和楚凤仪发生争执。

    本来还想据理力争的灵溪瞬间清醒过来,今天可是她最敬爱的兰姨出嫁的日子,自己怎么让这天发生任何的不愉快呢?

    无论如何,她的兰姨都应该有个完美的婚礼!

    想到这儿,灵溪悄然握拳,将心里所有的不快都咽了下去,抬头迎着楚凤仪的目光,不怎么情愿道,“是的,妈咪教训的是。”

    身为上位者,楚凤仪自然将灵溪的心理变化看了个一清二楚。

    不过既然灵溪已经主动向自己低头,她也不会愚蠢到揪住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