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凤仪嘴角扬起抹满意的笑,这才撇开这个话题,将目光转向兰馨,“你今天这身礼服很漂亮,兰馨,祝你幸福。”

    一直担忧不易的兰馨将气氛终于松弛下来,原本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彻底放了下来。

    她再次恭敬向楚凤仪行礼,“谢谢女王的祝福,兰馨感激不尽。”

    “嗯,仪式什么时候开始?”楚凤仪随口问了句,算是转移了话题。

    兰馨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的凤凰挂钟,那里的时针和分针正好形成了一条线。

    “女王,原定仪式是在中午十二点举行的,还有三十分钟就要到了。”

    兰馨的话刚说完,灵溪顿时不安起来。

    眼看着兰姨的婚礼就要举行了,怎么平顺还没有回来?

    她将焦灼的目光投向门口,如果不是自己的妈咪站在那里,灵溪甚至想直接冲出去找找平顺。

    楚凤仪就站在灵溪对面,自然发现了她眼里的担忧,故作不见地跟兰馨攀谈起来。

    这时候的平顺肯定已经被柯蒂斯给带离了将军府,她之所以会到兰馨这里来,就是为了堵住灵溪的。

    当然,灵溪对此一无所知。

    随着时间的推移,灵溪心里的担忧越发凝重了起来。

    偏偏楚凤仪就站在化妆间里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灵溪整个人焦急的恨不得夺门而出。

    挂在墙上的指针无声挪动着,眼看着又过了五分钟。

    灵溪再也等不下去,随意找了个理由朝门口走去,“妈咪,兰姨,你们先聊着,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

    “眼看着婚礼就要开始了,你这是要去哪里?”楚凤仪明知故问,就是不想让灵溪离开。

    兰馨也看向灵溪,心里已经猜出来,灵溪是想要去寻找平顺。

    她连忙帮兰馨打起掩护,笑着说道,“是不是紧张到想要去洗手间?你这丫头,我还没紧张,你反倒先紧张起来了。”

    “是啊,”灵溪如释重负地跟着笑起来,“虽然是兰姨的婚礼,可是想到自己等下也要跟着上台当花童,我就紧张的厉害。”

    楚凤仪心里算了下时间,觉得这个时候柯蒂斯肯定早已经带走了平顺,故作不知地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就快去快回,不要耽误了时间。”

    “好,妈咪,兰姨,我很快就回来,你们先聊。”灵溪故作轻松的跟俩人道别,等关上化妆间的门,就快步飞奔起来。

    眼下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她必须尽快把平顺给找回来才行!

    他只是去换个礼服而已,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灵溪提起身上长长的裙摆,快步朝着将军府的门口跑去,目光始终焦灼的远眺着。

    她并没有发现,在自己跑过的地方,有一块已经快要干涸的血迹……

    将军府虽然不小,却远没有皇宫那么辽阔。

    灵溪只用了几分钟,就已经来到了将军府的门口,望眼欲穿地站在大门前张望起来,希望下一秒就能看到平顺从街对面跑过来!

    她还没等待多久,身后就传来道声音,“灵溪公主?你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灵溪疑惑的回头,这才看到身后不远处停着辆车,柯蒂斯正推门从车门走出来。

    对于柯蒂斯的出现,灵溪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心心念念的人是平顺,这会儿见到谁也不会有好心情,“怎么是你?”

    柯蒂斯冲灵溪笑了下,语气却变得焦急起来,“灵溪公主,我正准备去找你呢,刚才我在街头遇到了平顺……”

    “平顺?他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灵溪顿时紧张起来,不等柯蒂斯说完就担忧地问道。

    柯蒂斯抿了下唇,深藏在心里的妒恨在悄然张牙舞爪。

    他就不明白了,自己究竟是哪里比不过平顺那个混蛋!

    明明自己更加的优秀,可是灵溪却根本发现不了他的好!

    虽然心里妒恨的厉害,柯蒂斯脸上却保持着平静,做出副焦急的表情道,“灵溪公主,你先不要着急。他好像是刚从什么地方回来,不小心撞到了别人的东西……”

    “那他有没有受伤?还是要赔钱给别人?你怎么没有把他带回来?”这次仍是没等柯蒂斯说完,灵溪就急切地问了起来,“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你能不能把我送过去找他?”

    看着灵溪那毫不遮掩的担忧,柯蒂斯深藏着的妒恨越发狰狞起来,几乎要当场爆发。

    不过眼下还不是时候,柯蒂斯握了下拳头,努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淡定如常,“问题不是很大,他正在帮别人修理撞坏的东西。如果灵溪公主有需要,我可以随时带你过去。”

    灵溪根本来不及仔细推敲柯蒂斯这番话的真伪,对平顺的担心已经将她所有的理智都荡然无存。

    她直接拉开柯蒂斯的车门,弯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那么麻烦你,送我过去找他。”

    柯蒂斯悄然冷笑了下,跟着坐进了车内,看向灵溪时已经神色如常,“这个问题不大,灵溪公主,麻烦系好安全带。”

    “嗯,开车吧。”灵溪随手抓过安全带绑好,头都不抬就继续催促着,“麻烦你快点,再晚兰姨的婚礼就要耽误了。”

    “当然。”柯蒂斯应声点头,缓缓启动了自己的车子。

    随着轻微的推动力,流线型跑车骤然启动,载着柯蒂斯和灵溪驶离了将军府。

    柯蒂斯顺手递给灵溪一杯饮料,“灵溪公主,你先喝点水,我看你急得额头上都有汗了。”

    “谢谢,”灵溪礼貌地接过,打开轻喝了一口,“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刚才确实找平顺找得有点心急。”

    柯蒂斯侧着脸注视灵溪喝下饮料,嘴角悄然弯成了满意的弧度,“灵溪公主,其实很多事并不是非平顺不可,我也可以做到的。”

    “你?”灵溪有些愕然,不明白柯蒂斯怎么突然会这么说,“可是我们是要为兰姨的婚礼做花童,这是早就订好的事啊!”

    说着,灵溪突然发现眼前的路不太对,连忙冲柯蒂斯摇头,“不对,你走错路了,这不是去礼服店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