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柯蒂斯却索性将车子停在了路边,低头看向手腕间的宝石手表,“我并不介意走哪一条路,只在意时间而已,貌似再有十秒钟就差不多了。”

    灵溪这才发现柯蒂斯笑得算计,后背悄然发凉,警惕地跟柯蒂斯拉开些距离,“什么时间?你……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车里的空间本来就狭窄,灵溪往车门挪去,柯蒂斯跟着凑了过来,声音里带着志得意满的笑,“阴谋算不上,我只是为自己盘算份可期的未来而已。”

    灵溪的眉头紧皱起来,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眩晕,就连视线都跟着变得不清楚起来。

    她狠狠咬了下唇,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状态,心中骤然明白过来,“你……刚才那杯饮料有问题?”

    “问题不是很大,只是让你美美睡上一觉罢了。”柯蒂斯脸上仍挂着笑,伸出手指伸向灵溪的额头,“等你醒过来,一切都将大不同。”

    “可……可恶……”灵溪努力想推开凑近的柯蒂斯,可是她浑身乏力的厉害,手臂像灌了铅似得,根本就抬不起来。

    更不要提她的视线,如今已经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眼皮子也重的再也撑不起。

    “灵溪公主,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不想让你在婚礼上哭泣。”柯蒂斯说着,略显冰冷的手指已经点上了灵溪的额头,“睡吧,等你醒来,我们的关系将重新开始。”

    “走……开……”

    灵溪勉力说出这两个字,浑浑噩噩的意识彻底跌入了无边的黑暗,委顿靠在了汽车座椅上.

    柯蒂斯的手指碰触着灵溪光洁的额头,感受着如羊脂玉般的温润,很不舍得收回。

    这是他第一次距离灵溪这么近,她绝美的五官散发着青春的诱惑,令他心里的小恶魔蠢蠢欲动,想要一亲芳泽。

    不过想到灵溪那高贵的身份,柯蒂斯可不敢肆意冒犯灵溪。

    他连忙深吸口气,纠正自己不该有的邪念,再次启动了车子。

    柯蒂斯是专门来门口堵灵溪的,他就知道一旦灵溪发现平顺迟迟不回去,肯定会焦急到出来寻找。

    无论如何,今天都是他小叔叔大喜的日子,他可不希望有任何变数影响到这场婚礼的举行。

    而事情也像柯蒂斯算计的那样进展顺利,毫无防备的灵溪喝下了他加了料的饮料,可以一觉睡到明天早上。

    顺利抓住了平顺,如今又将灵溪迷昏了过去,柯蒂斯心里再没有任何的担忧。

    他很快将灵溪送回公主的寝殿,就春风得意地重新赶回了婚礼现场。

    回皇宫的路柯蒂斯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因此当柯蒂斯赶回将军府时,距离婚礼正式开始,居然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柯蒂斯刚停好车,就看到兰馨穿着新娘礼服从化妆间出来,脸上写满了担忧。

    而在兰馨的身后,跟着同样满脸焦急的柯伽,以及微皱眉头的楚凤仪。

    柯蒂斯不用猜,都知道他们是在为灵溪的没有出现而担忧,连忙迎了上去,拦住了兰馨的脚步,“兰姨,你这么焦急是不是要去找灵溪?”

    兰馨顿住脚,连忙问向柯蒂斯,“是的,灵溪刚才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很不放心。”

    跟在兰馨身后的柯伽跟着唉声叹气起来,“对啊,眼看着婚礼就要开始,灵溪和平顺两人都不见了踪影,这也太令人担心了。”

    “小叔父,兰姨,你们不用担心,”柯蒂斯睁着眼睛说瞎话道,“刚才我回来时遇到了灵溪公主和平顺,他们临时有事,恐怕不能参加婚礼了。”

    “什么?”兰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临时有事?什么事那么重要?要在这个时候非走不可?”

    之前是灵溪执意要当这场婚礼的花童,兰馨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灵溪会有什么事要临时离开。

    楚凤仪原本也在担心灵溪怎么还没回来,这会儿听到柯蒂斯这么说,心里已经瞬间了然。

    看来是柯蒂斯做了什么手脚,才让灵溪没有再出现。

    这样也好,免得等下兰馨举行婚礼时,灵溪跟她闹起来不吉利。

    至于柯蒂斯到底对灵溪做了什么,楚凤仪反倒不是很担心,甚至根本就没有多问。

    毕竟在楚凤仪看来,柯蒂斯只是W国的普通臣子罢了,借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对公主有任何的不敬!

    所以楚凤仪悄然舒展了眉头,静静站在兰馨身后,看柯蒂斯怎么圆这个谎。

    只见柯蒂斯淡然站在原地,将早就想好的说辞娓娓道来,。“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平顺突然接到了他家乡那边的消息,好像是他母亲生了重病,让他尽快赶回去。你们也知道的,平顺一向跟我不合,他自然不会跟我多说这些。”

    如果柯蒂斯说别的,兰馨可能还不会相信。

    但是如今他抛出平顺因为母亲重病突然离开,而且还说的不清不楚的,兰馨反而信了几分。

    因为兰馨知道柯蒂斯跟平顺根本就不对盘,两人几乎一见面就会斗起来,根本很难平心静气地说些什么。

    也唯有这个原因,才会让灵溪不顾自己即将举行的婚礼,仓促跟着平顺离开,连道别都来不及说一声。

    兰馨淡淡呼出口气,原本脸上的紧张悄然缓解了不少,“难怪他们俩都不见了,原来是这样啊。只要他们没事就好,那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其实兰馨还是很怀疑的,灵溪合平顺,在这个时候突然离开,回到家乡有点不可能。

    在婚礼即将开始的时候,至少他们会和她打声招呼,再说了,平顺来了这么久,也不见他家乡有什么事。

    但是目前婚礼将至,兰馨只好暂时不去想的那么复杂。

    因为她相信有平顺的地方灵溪一定不会有事的。

    柯伽跟着松了口气,他刚才真怕有什么变故,连忙跟着点头,“是啊,他们没事就好,呵呵,没事就好啊!”

    因为婚礼将至,大家也没在关心平顺的灵溪的事。

    楚凤仪淡然扫视了眼三人,然后沉声说道,“既然如此,就不要耽误了婚礼的吉时,一切正常举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