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700章平顺遭遇毒打(1)“好了,我知道了,你做的很好。”柯伽不等侍女说完就打断她的话,没忘了安抚了句快要哭出声的侍女,“以后只要是有关夫人的事,哪怕我再忙,你都必须第一时间过来

    找我!”

    说完这些后,柯伽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冲眼前的客人歉意拱了下手,“不好意思啊,突然有点事要去处理,你们先喝着,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不醉不归!”

    “不是,别走啊,大家还等着喝将军的喜酒呢!”

    “是啊将军,眼下距离天黑可还早着呢,你不会这么快就想回去洞房吧?”

    “哈哈,柯将军娶了个娇滴滴的小妻子,自然不舍得让她独守空房不是,咱们这些大老粗也理解理解。”

    宾客们的善意调侃响起,不过柯伽并没有听到,因为他早已经三步并做两步走出去很远,背影匆忙的朝着自己的新房赶去。

    兰馨正在屋里焦灼地等着柯伽,很快就听到了独属于他的脚步声。

    柯伽的腿经过上次的事情虽然已经好了,却再也不能恢复到之前的状态,走路时发出的声音一轻一重。

    尤其是当柯伽急着走路时,这种独特的声音就会越发的明显。

    兰馨知道,一定是侍女将自己的情况说的严重了些,才令柯伽产生了误解,这才归心似箭般急着赶回来。

    她连忙拉开房间的门,果然看到满脸焦急的柯伽,低声说道,“不要着急,我没有事,好好的站在这里。”

    然而兰馨越这么说,柯伽心里反而越焦急的厉害。

    他大步跨进房间,根本来不及细看,一把将兰馨拥入怀里,急切询问起来,“兰馨,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赶紧告诉我,不要想着瞒着我!”“没有,我真没有哪里不舒服。”兰馨从柯伽怀里挣脱出来,笑着冲他摇头,示意柯伽淡定,“我是有点事想跟你商量,又不太好意思直接出去,这才让侍女这么跟你说的。

    ”

    “这样啊?只要你没事就好。”柯伽心里这才算彻底踏实下来,顺势又将兰馨给拥入怀里,低头凑近她道,“说吧,有什么事要跟我说?是不是想我了,嗯?”

    面对柯伽的调侃,兰馨脸上浮现出抹淡淡的红晕,笑着横了他一眼,“臭美,谁会想你啊。”

    “当然你是啊,”柯伽将兰馨拥得更紧了些,陶醉嗅着近在咫尺的如瀑发丝,声音里盛满了温情脉脉,“兰馨,我有没有说过,你身上好香,连头发丝都是香的。”

    兰馨的脸烧的更加厉害,伸手去推柯伽的胸膛,“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贫嘴了?赶紧正经下来,我真的有很认真的事要跟你商量。”

    柯伽这才意识到兰馨是真的有事,连忙收起脸上的笑,正色问道,“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么?”

    兰馨定定看向柯伽,轻声问道,“你先告诉我,柯蒂斯他现在在哪儿?”“柯蒂斯,怎么突然想到问起他来?”柯伽眼里闪过抹茫然,认真想了下,“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刚才在婚宴上,我好像真的没有注意到柯蒂斯。这小子,不喝喜酒会跑去

    哪儿呢?”

    听着柯蒂斯果然不在婚宴上,兰馨眉宇间的惆怅更盛了几分,“看来真的被我给猜中了,眼下柯蒂斯不在婚宴上,显然事情远比我猜测的更严重。”

    听着兰馨沉重的语气,柯伽更加不解起来,“不是兰馨,你到底在说什么,怎么我完全听不懂呢?”

    兰馨正色看向柯伽,语气十分严肃道,“我现在严重怀疑灵溪和平顺并没有离开W国,而是被女王关起来了。执行这项命令的,很显然正是此时不在婚宴上的柯蒂斯。”

    “这……这怎么可能?”柯伽震惊地后退半步,不敢置信道,“之前你不是说他们因为平顺母亲病重,突然离开了W国,所以不能给我们当花童了么?”

    这些话明明是之前他询问兰馨时得到的答复,怎么突然就变了样呢?“没错,确实是我说的,但是这些事柯蒂斯告诉我的。”兰馨脸色越发凝重的厉害,“你觉得柯蒂斯和平顺的关系怎么样?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发生,会不会拜托他来告诉我们

    ?”

    “而且他现在还不在婚宴上?”柯伽倒抽一口冷气,立即摸出手机,“我给他打电话,问问他现在到底在哪儿!”

    柯伽和兰馨正在为这件事揣测不已时,平顺早已经被关在了皇宫最深处的水牢里。

    这里曾经关过假公主玉溪,还有假皇后绿翘,如今恶臭的环境里,正吊着被五花大绑的平顺!

    他四肢沉沉被吊在半空中,胸膛前仍插着那只金色的箭羽,伤口处的血渍已经干涸,不过看上去仍是触目惊心。

    柯蒂斯得意地站在平顺前面,随手从墙上悬挂着的刑具中,抽出根带刺的长鞭。

    “看来某些人还在沉睡,是时候该叫醒起床了。”

    随着柯蒂斯阴测测的话音落下,他手里的长鞭骤然挥出,朝着平顺的胸膛席卷而去。

    “唰——啪!”

    银制的鞭子划破空气,发出渗人的声响,然后重重抽在平顺的胸膛上!

    锋利的倒勾立即啃住平顺的血肉,残忍地撕下道血花。

    尖锐的痛楚令平顺瞬间清醒过来,昏沉沉睁开了眼睛,“呃……”

    平顺的视线依旧有些模糊,看眼前的东西带着几分朦胧。

    他下意识想要挥动四肢,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绑了起来,胸前中箭的地方仍痛得厉害,还有处似乎被鞭子抽出来的伤,正火辣辣的疼。

    没等平顺看清楚眼前的环境,柯蒂斯手里的鞭子接憧而至!

    “啪!”

    响亮的银鞭再次炸响,也令平顺昏沉的意识彻底清醒过来。

    他并没有呼痛,而是冷沉盯视着手中握着银鞭的柯蒂斯,嘲讽扬起了唇角,“这里是水牢。”

    这句话平顺并不是疑问句,而是说的肯定。

    之前他中箭时,就已经预测到自己会被关起来,只是没想到会被关在皇宫的水牢罢了。“呵呵,看来你终于醒了。”柯蒂斯阴鹜地盯视着平顺,“没错,这里就是水牢,现在你应该能够预测到,自己不会有好下场吧?凡是被关进这里的,都只有死路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