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宫里另外有专门关押犯人的地方,不过凡是被关进水牢里的,都是早就被宣判了死刑的重型犯。

    凡是进来的,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面对柯蒂斯阴森的论断,平顺却没有半点的慌乱。

    哪怕此刻他被绑住手脚吊在半空中,心里却始终平静无波。

    他从不认为这个破地方能够困住自己,只要他想出去,就绝对不会被留下!

    因此平顺索性闭目养神起来,看都不再看柯蒂斯一眼,更不要说跟柯蒂斯多说半句话。

    在平顺的心中,从未将柯蒂斯当成自己的对手过,因为他觉得柯蒂斯不配!

    他如此明显的举动明显激怒了柯蒂斯,令他本来就戾气满满的情绪越发激烈起来。

    柯蒂斯扬起手中的带钩银鞭,重重朝着平顺挥去,“怎么?你以为自己还能有命活着从这里出去?我告诉你,现在你就是我手上的一只蚂蚁,想要碾死你简直易如反掌!”

    锋利的倒钩疯狂抓咬着平顺的身体,所过之处留下一道道斑驳血痕。

    即便如此,平顺却哼都没有多哼一声,彻彻底底蔑视着陷入疯狂的柯蒂斯。

    “很好,你有傲骨是吧?那我就来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鞭子硬!今天我非要把你的骨头给抽出来!”

    柯蒂斯被气得面容狰狞扭曲,手中的银鞭疯了似得朝平顺甩去,带起一道道渗人的血雾。

    然而无论他怎么施展残酷的鞭刑,平顺始终硬、挺着不发出半点声音。

    偌大的水牢里回荡着银鞭行刑的声响,以及柯蒂斯累到的微喘声,却始终不见平顺发出声响。

    气氛僵持的厉害,空气中悄然布满了杀机。

    柯蒂斯手中的银鞭越挥舞越疯狂,恨不得真的将平顺的骨头给抽出来。

    可是他不敢。

    因为在没有得到楚凤仪的明确命令前,他虽然有权利严刑拷打平顺,却不敢真的要了平顺的性命。

    平顺也正因为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才硬、挺着不向柯蒂斯低头。

    他宁肯承受鞭打的酷刑,也不愿意向一条走狗屈膝求饶!

    柯蒂斯越打越狼狈,眼前的平顺已经被他抽的伤痕累累,却仍是没有半点向他求饶的意思,这样下去,他的脸面将彻底无存。

    “可恶!我就不信你不会开口!”

    柯蒂斯发了狠,咬牙切齿的继续挥舞着手里布满倒刺的银鞭。

    如果不是权力不够,他真的很想就这么把平顺给鞭挞而死!

    平顺唇角嘲讽微扬着,知道柯蒂斯已经气急败坏,如今正陷在进退两难的境地。

    越是这样,平顺心里对他越是不屑,连眼神都不肯丢给他半个。

    就在这时,柯蒂斯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破了水牢内令人窒息般的宁静。

    正陷入暴怒中的柯蒂斯明显被吓了一跳,连忙放下手中的银色鞭子,将手机掏了出来。

    他刚摁下接听键,里面就传来柯伽过于沉静的询问声,“柯蒂斯,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

    “小……小叔父?”柯蒂斯明显呆愣住,没想到柯伽会在这时打电话给自己。

    他下意识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发现上面赫然显示着下午四点左右。

    这个时候,他的小叔父理应陪着宾客们,还在酒宴上肆意开怀畅饮才对呀!

    “我在问你话,为什么不出声?”柯伽的声音变得不悦起来,冷冷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

    柯蒂斯这才回过神来,握着手机下意识摇头,“哦,小叔父,我……我就在婚宴上啊。”

    “是吗?”柯伽轻哼了声,也不揭穿柯蒂斯说谎的事,只是淡淡问道,“那你告诉我,我现在在什么位置?”

    这个问题可把柯蒂斯给问倒了,他刚才只是随口敷衍柯伽而已,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继续追问。

    以柯蒂斯对柯伽多年的了解,这根本不像是柯伽的风格啊!

    平素里大大咧咧的小叔父怎么会突然问这些?难道是察觉了什么?

    柯蒂斯心里犯起嘀咕,却又不敢多问,只好呵呵笑出声道,“小叔父,今天不是你大喜的日子么?你不陪着宾客们好好喝酒,怎么突然想到要问我这些呢?”

    “你也知道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柯伽的声音更加冷沉的厉害,语气里多了几分气恼,“那你告诉我,在我大喜的日子里,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柯蒂斯从小就怕柯伽,尤其是听到柯伽格外严厉的语气时,整个人都开始慌乱起来。

    他没有胆子再继续扯谎下去,因为一个谎言的开始,就必须无数个谎言来跟着圆谎!

    “哈哈,小叔父,我当然也在喝酒,为你的新婚庆贺呢,我……”

    这次没等柯蒂斯说完,柯伽愤怒的声音已经从听筒里严肃传了过来,“给老子闭嘴!你要是再敢撒谎,信不信我直接用针线缝起你的嘴巴!”

    柯蒂斯被吼得一哆嗦,他在W国耀武扬威多年,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养大自己的小叔叔。

    再没有谁比柯蒂斯更了解柯伽的了,他这位小叔父,可是个固执己见的人。

    只要是小叔父认定的事,就算是前面有刀山火海,那也是一定要去实现的!

    因此柯伽说会把自己嘴巴给缝起来,柯蒂斯还真的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嘴。

    这要是真的被缝起来,后半辈子可就真再没有脸出门见人了!

    “你少在这里忽悠老子!快告诉我你现在的位置!还有,平顺和灵溪是不是被你给抓起来了?说!”

    柯伽气急败坏的声音仍在听筒内飞扬着,似乎随时都可能钻出来揍人似得,震得柯蒂斯耳膜都跟着震颤起来。

    他还没弄清楚柯伽怎么会怀疑自己时,手机里就又响起柯伽宛如狮吼般的大嗓门,“小子,你最好赶紧老老实实把事情给老子说清楚,不然后果你知道的!”

    柯蒂斯的眉头紧皱起来,说实话,这些年他已经习惯了柯伽发火时的怒吼声。

    不过在习惯的同时,更多的是日益深重的不耐烦。

    没错,如果不是柯伽的收留和细心养育,他这些年肯定不会过得那么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