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甚至可以说,柯伽对自己的抚育之恩,比山海还要厚重深邃。

    可也正是这份抚育之恩,让柯蒂斯不得不在柯伽面前伏低认软。

    尤其是当着众人的面时,一旦柯伽的脾气上来,他只能像个孩子似得被柯伽吼来吼去。

    就像此刻,他前一秒还手持银鞭肆意凌虐着被绑缚着的平顺,这会儿却像被柯伽吼得像个孙子。

    这种巨大的反差感,令柯蒂斯心里莫名烦躁起来,想也不想就挂断了柯伽的电话。

    柯伽正在这边发火怒吼,手机通话却突然被切断,听筒内的嘟嘟忙音令柯伽直接楞在原地。

    兰馨原本紧张的注视着柯伽,正准备提醒柯伽说话方式不要太过粗暴,就看到他楞住,奇怪问道,“怎么了?”

    柯伽紧抿了下唇,握着手机的手指气得根根泛白,好一会儿才深吸口气道,“这个混小子,我看他是不想活了,居然敢挂我的电话!”

    “啊?”兰馨哭笑不得地挑了下眉,“老实说,你那个口气凶到不行,是我我也会毫不犹豫挂断电话的。”

    “不是,他居然有胆子挂我电话啊!”柯伽显然还不能接受眼前这个事实,气得直接跺脚,“不行,我现在就要找到那个混蛋,问他是不是胆儿肥了,居然我的电话都敢挂!”

    兰馨无奈冲柯伽摇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想这些。现在都不用推测了,平顺和灵溪没能出现在婚礼行,一定和他有关!”

    “等我找到这混小子,一定要狠狠揍他几下才行!”柯伽明显还在气头上,根本没注意兰馨的话,而是握着电话重新拨了出去,“等我打通确定位置,看他这下还敢不敢直接挂我电话。”

    打开免提的拨号声在室内回荡了两下,很快变成嘟嘟嘟的忙音。

    柯伽更是怒火中烧,再次摁下拨号键,这次连嘟嘟声都听不到,直接是冰冷机械的语音播报——“你好,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小兔崽子!”柯伽一把将手机砸在地上,气得脸色铁青,“很好,翅膀硬了这是,跟我玩关机!等我找到他,有他好看的!”

    比起柯伽的怒气冲冲,兰馨明显平静许多。

    她拧眉站在原处,揣测着柯蒂斯现在的动向,“现在又两种情况,要么他手机真的没电关机,要么就是他正在跟平顺在一起,不想让你知道。”

    暴怒中的柯伽冷静下来,眼神郑重看向兰馨,“你的意思是说,他很可能正在关押着平顺的地方?这样的反应是因为心虚?”

    兰馨不置可否,而是继续揣测起来,“就算柯蒂斯敢对付平顺,也不敢丧心病狂到去对付灵溪,这些变故,很可能都是出于女王的命令。这样灵溪很可能没什么事,倒是平顺的处境就危险了……”

    听兰馨越说越厉害,柯伽的眉头再次紧皱起来,“或许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我们的猜测而已呢?”

    “希望如此,”兰馨的目光从透明的窗口投出去,“现在离天色彻底黑下来还有些时间,我们必须争分夺秒,将时间打听清楚才行。”

    她倒是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希望灵溪和平顺真的已经离开了W国。

    可是心里无边的慌乱告诉她,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她所有的担心,很可能并不是无的放矢!

    柯伽注视着兰馨仍带着新娘妆的脸颊,缓缓点头,“好,我这就派人去打听情况,如果一切都只是我们的猜测更好。”

    说着,柯伽伸手轻捏了下兰馨娇嫩的脸颊,示意她不要太过于担心,“放心好了,事情应该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虎毒不食子,女王应该不会做出这么偏激的事情。”

    兰馨无声叹了口气,轻轻依偎在柯伽的怀里,“希望真的是我想多了,他们真的已经离开了这里。”

    柯伽环住兰馨的腰身,右手轻轻拍着,声音格外的温柔,“乖,你可能是压力太大了而已,我这就派人去打探消息。”

    说着,柯伽将他的新娘打横抱回崭新的婚床上,然后低头轻吻了下她光洁的额头,“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兰馨缓缓点了点头,眉宇间藏着的不安却始终没有挥散。

    柯伽心疼地吻了下兰馨的眉心,这才转身阔步朝外面走去。

    身为W国的大将军,柯伽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他吩咐几个侍卫去打探消息后,就放心地折返新房,脚步带着几分沉重。

    今天本应该是他和兰馨最值得纪念的新婚之夜,却因为兰馨莫名其妙的不安,笼罩了层淡淡的灰暗。

    柯伽希望一切都只是兰馨的无聊揣测,也不想自己的新婚夜被人打扰。

    他心里这么想着,伸手推开了贴着喜字的房门。

    兰馨正低头推敲着今天女王脸上的表情,听到声音猛地抬起头来,看到是柯伽后紧张的神情瞬间松弛下来,绽放出温馨的笑脸,“怎么样?派人去打听了么?”

    “已经去了,等有了消息,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禀告给我的。”柯伽说着已经来到兰馨的身边,坐下将兰馨拥住,“刚才喝了些酒,我这会儿有点累,先让我靠着眯一会儿,好不好?”

    兰馨温顺地点头,“嗯,你先休息一会儿,我来等消息好了。”

    “不,我们一起躺下休息。”柯伽不由分说地拥着兰馨躺下,“兰馨,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有个温馨美好的夜晚才行。”

    这句话柯伽说的带着几分任性,因为他也无法确定,事情会不会像兰馨说的那样严重。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今晚他期待多年的新婚夜,只怕会被彻底泡汤。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所以语气里就带着几分赌气的成分。

    兰馨还是第一次听到柯伽用这种语气说话,就像个吃不到糖果的小孩子似得。

    她无奈地笑了,伸手反握住柯伽的手,声音格外的温柔,“傻瓜,我现在已经是你妻子了啊!刚才我们已经受到了这么多人的祝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