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705章 豹儿小白开口说话了…
    这缕光不是别的东西,正是刚从水牢的小窗口飞走的心形紫水晶。

    它早就通了灵性,一路以最快的速度划破夜色,朝着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气息奔去。

    小院里同样静悄悄的,昏黄的夜幕下,连盏灯都没有开,安静的有些反常。

    紫水晶在院子里盘旋了一圈,径直俯冲往下,朝着小院那丛茂盛的绿植飞去。

    它并不知道那些绿植是什么,却知道里面有着它最熟悉的气息!

    没等紫水晶钻入绿植内,刚才还茂盛的绿植就从面被拨开,露出两张毛茸茸的头颅,正是豹儿和小白。

    它们侧头盯着近在咫尺的紫水晶,同时眨了眨眼睛,显然有些不明白,紫水晶怎么会在这时飞过来。

    紫水晶在半空中盘旋着,原本的五彩光明灭不已,就像再发出有频率的声音似得。

    而随着紫水晶身上光芒的闪烁,豹儿和小白居然还真看懂了,一改刚才的懒散,纷纷警惕地站了起来。

    它们本来就身形庞大,这里的灌木丛就是它们平时掩人耳目的歇脚处,这会儿突然站起来,带得周围的绿植跟着晃动起来。

    凌空的紫水晶左右上下晃动着,身上的光芒也跟着越发闪烁起来,就像焦急到不行的人在费力讲解着什么似得。

    豹儿和小白对视了一眼,奇怪地盯视着飞舞在半空中的紫水晶,显然并不知道它怎么会在这时候飞过来。

    然而从彼此的眼神里,他们看到的只有茫然和不解。

    虽然豹儿和小白都只是动物,却远远不是普通动物可以比拟的。

    它们从小可谓是跟着平顺一起长大,可以说是从小被神奇的紫水晶给影响着,早早就比寻常的动物多了不少的灵性。

    长年累月的积累后,它们混沌的灵智早就已经开启,早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思想。

    豹儿仰头注视了紫水晶一会儿,主动往前走了半步,喉咙间发出了含糊的呜鸣声,“吼——吼——”

    随着豹儿迈足前行,它很快来到了紫水晶身旁,仰头吸了吸鼻子,就像在嗅紫水晶一样。

    那颗紫水晶不但没有飞走,反而就那么悬停在半空中,似乎在任由豹儿肆意嗅身上的味道似得。

    豹儿那双金色的眼眸盯视在近在咫尺的紫水晶,心里只有一个疑惑。

    它早早就熟悉了这颗紫水晶,但是平日里这颗紫水晶都是陪在主人平顺身边的,怎么会突然飞来这里呢?

    难道,是它的主人遇到了什么危险?

    这个想法刚闪现,就令豹儿金色的眼眸一缩,浑身的毛发跟着倒竖起来,低低发出了声咆哮声。

    突如其来的咆哮声将周围的绿植叶子纷纷吹动,可惜没人能听懂豹儿这声低吼的意思——“糟了,主人有危险!”

    “没错,这颗紫水晶突然飞过来,证明咱们的主人遭遇到了危险。”

    随着豹儿的低吼声落后,随之而来的,是有些急促的嘶鸣声。

    若是放在平日里,这些嘶鸣声豹儿再熟悉不过,只是眼下却着实令它惊愕不已!

    因为它清清楚楚听到的,是音调怪异的附和声,不仅仅是单调乏味的马儿嘶鸣声。

    豹儿金色的眼眸瞬间瞪得像铜铃,扭头看向站在自己不远处通体雪白的小白,下意识再次低吼了声,“你……你居然会说话?”

    豹儿的声音刚落下,换来的却是小白不屑的冷哼声,“废话,你不也会说话么?”

    这下豹儿本就惊愕的嘴巴张的更大,眼神茫然看着小白,“我们是在对话?你确定你能听懂我在说些什么?”

    小白不耐烦地甩了下马尾巴,本就黑白分明的眼睛此时直接翻了个白眼过来,“赶紧收起你那近似痴呆的表情,我当然能说话,就像你一样,只是人类听不懂罢了。在他们的耳中,我只是在发出一匹白马无聊的嘶鸣声而已。”

    豹儿惊愕的表情维持了好一会儿,前爪激动拍在了地上,“太好了,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笨蛋,不能像我一样开灵智说话,以前还因此难受了好一会儿呢。”

    小白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无奈,“我也以为你没有开灵智,所以从没有在你面前显露出我的智慧。早知道这样,我又何苦要遮掩自己比你聪明的事实呢?”

    豹儿被说得当时就不乐意了,“明明是我担心你出糗,才不得不隐藏起自己的智慧……”

    这两只已经开启了灵智的动物平日里互相迁就着,都以为对方仍然蠢笨不懂思考,这些年从来没有过任何的交流。

    如今因为紫水晶的突然现身,豹儿下意识的嘀咕声后,才令对方知晓了真实的情况。

    原来它们并不是最与众不同的,而是彼此都早已经脱离了低级兽类的形态,觉醒了自主的意识和语言。

    现在知道真相后,两只动物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似得,彻底打开了话匣子。

    只见一匹白马和一只猎豹嘴巴动的厉害,喉咙里发出人类听不懂的兽类呜鸣声。

    虽然这兽语只有它们两个听得懂,却也足以令突然能够交流的它们开怀不已,忘我谈论起来。

    紫水晶原本静静悬停在空中,估计怎么都没料到这俩长毛的动物会像邻居大妈似得唠嗑起来。

    它起先只是围绕着小白和豹儿飞了一圈,可是一马一豹却毫无反应,仍在专注地叽叽咕咕着,完全陷入了新奇的忘我世界里。

    这下可把紫水晶弄出了小情绪,它先是绕着小白和豹儿飞了两圈,发现它们仍在继续忘我的用兽语交流着,就猛地一个俯冲,重重砸在了豹儿的耳朵上。

    这下子袭击来的十分突然,正说个不停的豹儿只觉得耳朵一疼,下意识一抬头,这才看到了悬停在半空中的那块紫水晶。

    “刚才是它打得我?这不太可能吧?”豹儿用兽语嘀咕着,毛茸茸的爪子胡乱抓在刚才被打过的耳朵上,并没有注意那里稍稍渗出了些许浅浅的血渍。

    “你相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事实都已经摆在了眼前。眼下并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而是该想想,怎么能把主人从被关押的黑房子里给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