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和豹儿站立的地方并没有响起什么声音,然而上面那段话却无比清晰的在它们脑海里回荡着,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那么的清晰,简直就像是找专业人士特意提前录制好似得。

    这道声响令小白和豹儿眼中的茫然越发深重起来,它们将不解的目光同时投向围着它们盘旋的紫水晶——难道是它?

    “不用看了,就是我!虽然我不会出声,但是还是有能力发出低级生物能理解的脑电波的,只是不能影响高级生物人类而已。”

    紫水晶仍旧在盘旋着,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小白和豹儿的脑海中却有着真真切切的声响,“你们从小跟着平顺一起长大,受了我的辐射才会开启灵智的,这些不用太过惊讶。有什么想说的话等有时间了再说,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把被困的主人给救出来!”

    豹儿重重点头,喉咙里咕噜出声,“好!主人他怎么了?遇到了什么危险?”

    一旁的小白跟着不解问道,“对啊,主人的能力那么强,怎么会遇到危险呢?”

    紫水晶依旧无声盘旋着,直接发出豹儿和小白能够懂得脑电波,“这些说来话长,我们路上再说,总之主人中了那个女王的奸计,如今正被那个叫柯蒂斯的家伙关在暗无天日的水牢里,而且受到了严酷的鞭刑。”

    “什么?!”豹儿气得扬天怒吼起来,“这些无知自大的人类,他们怎么敢对主人做出这种事来?我要咬断他们的脖子,拍碎他们的脑袋!”

    “实在是太过分了,我要用蹄子踹飞他们的下巴!”小白跟着不满的嘶鸣起来,“可恶又愚蠢的人类,谁给他们的胆子敢对我主人这样?!等我过去,一定要把他们全都踏倒在地!”

    一马一豹还有块紫水晶都在义愤填膺着,不过它们发出的声音却完全不用担心被人类给听到。

    因为即便有人听到,也不过以为是马匹和豹子的寻常叫声而已,根本想不到它们是在互相交流谈论。

    尤其是那块紫水晶,在别人的眼中只是块普通的石头罢了,谁又能想到,它有着强大而又诡异的能力呢?

    紫水晶通体发着七彩光芒,绕着豹儿和小白徐徐盘旋着,说出目前的打算,“走吧,我们赶紧把主人给救出来,不然救得晚了,主人又要被柯蒂斯那个混蛋给刑罚了!”

    小白和豹儿赞同地同时低吼了声,示意紫水晶在前面带路。

    它们早就把平顺当成了自己的主人,如今主人落了难,它们必须要尽快救出主人才行,根本不会考虑会不会遇到阻挠或者困难。

    毕竟小白和豹儿只是开了些灵智而已,它们此时的智商就相当于人类孩童的智力,行为举止十分的浅显,根本不懂得任何迂回。

    就连紫水晶也一样,哪怕它再奇异另类,到底不是人类这种高级生物,根本不懂得诡诈欺瞒之道。

    只见它绕着小白和豹儿盘旋了两圈,然后径直朝着水牢的位置飞去。

    小白和豹儿默契对视了眼,追着紫水晶的方向快速前行。

    别看它们都个头挺大,动作却十分的快速轻盈,聪明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更没有惊动任何的侍卫。

    紫水晶领着一马一豹,很快来到了水牢的位置。

    它还没有半个拳头大,轻而易举就从监狱的栅栏门钻了进去,却苦了跟在后面的小白和豹儿。

    通往水牢的栅栏门是精钢打造的,直接把身体庞大的小白和豹儿给拦在了外面。

    看到前行的路被挡住,豹儿直接扬起半个身子,将厚重的前爪拍在了精钢栅栏上。

    它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将栅栏门给拍开,毕竟它的这双利爪有着不亚千斤的力道,死在它掌下的猎物少说也有几十只那么多。

    就连一旁的小白都敬畏的看着豹儿,认为只需要豹儿一掌下去,栅栏门就会应声而开。

    毕竟就连小白自己,也根本抵不过豹儿的那双掌力!

    “咣当!”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出乎了小白和豹儿的预料,只听到一声巨响后,栅栏门剧烈摇晃了几下,带起了铺天盖地的尘土,却没有半点要倒塌的意思。

    唯有剧烈的拍打声顺着楼梯盘旋往下,荡起无数声回音。

    豹儿一击不成,气得眼睛瞪得滚圆,再次大力冲着栅栏门重重拍去!

    “咣当——”

    这次的声音比刚才更大,也远比刚才荡起的灰尘更多,却仍是不能将栅栏门给拍塌下。

    反倒是这异常发出的巨响声惊动了周围巡逻的守卫,以及待在最底层水牢里的人。

    柯蒂斯早已经丢下那根沾满平顺鲜血的银鞭离开,昏暗恶臭的水牢内,只剩下被绑着的平顺。

    他浑身痛得厉害,正在闭目养神,直到豹儿发出的声响传来,平顺瞬间睁开了眼睛。

    虽然平顺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心里却跟明、镜似的,知道外面那些震天巨响,肯定是他养大的豹儿或者小白弄出来的。

    平顺登时紧张起来,自己被柯蒂斯牢牢困在下面,此时无论是小白还是豹儿,过来都只是送人头而已。

    它们只是有着憨不可挡的力气,却远远没有柯蒂斯诡诈。

    一旦被柯蒂斯发现它们跑来了这里,肯定会用更加苛刻的刑罚来对待它们的!

    自己受伤倒没什么,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小白和豹儿跟着受伤!

    平顺深吸口气,用尽全力大声喊了起来,“小白!豹儿!不要过来,快跑!跑得越远越好!”

    他的声音很大,顺着盘旋的楼梯往外扩散,就像喇叭扩音般传了出去,清楚传到了被栅栏门挡在外面的小白和豹儿耳中。

    如果没有平顺这声呼唤还好,如今清楚听到了平顺的声音,小白和豹儿越发激动起来。

    尤其是豹儿,它砸了几下都没能把栅栏门给砸开,早就气到浑身的毛发倒竖起来,愤怒地伸出利爪,朝栅栏门抓去。

    “咯吱——嘶——”

    尖锐的兽爪拍在栅栏门上,留下几道醒目的痕迹,同时也带出了难听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