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7章豹儿小白被擒(1)

    刺耳的声音传入水牢,平顺急得更加大声喊起来,“快走,离开这里啊小白,豹儿,快走!”

    然而越是这样,豹儿越是固执的不肯离开,反而卯足了劲儿去冲撞那道精钢制作的栅栏门,拼死都想冲进去。

    一旁的小白也跟着焦躁起来,冲着豹儿低吼出声,“我来帮你,一起撞开它!”

    随着马儿独有的嘶鸣声过后,小白跟豹儿合力朝着紧闭着的栅栏门撞去!

    “轰——咚!”

    两道力气的强烈撞击下,精钢栅栏门明显往里晃动了下,还是牢牢挡住小白和豹儿的路。

    小白和豹儿默契对视一眼,并没有因此而放弃!

    它们同时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同时冲着那道顽固的栅栏门猛冲过去。

    这一次,它们将所有的力气都蓄藏在体内,冲着那道精钢栅栏门冲了过去,宛如两颗骤然发射的炮弹!

    “轰隆——”

    随着沉闷的声响过后,铺天盖地的尘土喧嚣而起,那道厚重的精钢门依旧牢不可破,周围用来固定它的石块却被小白和豹儿合力给撞塌陷下来!

    “咣当!”

    在狼烟滚滚的牢房口,牢不可破的栅栏门终于缓缓倒下。

    不等浓烟散去,小白和豹儿就已经极速冲了进去!

    它们等不及想要见到平顺,急着要把他从里面给救出来!

    “快去看看,那边到底是什么响声!”

    在小白和豹儿的身形刚窜入牢房后,一队侍卫急匆匆跑了过来。

    他们是负责巡视皇宫的侍卫,远远听到巨大的响动,这才慌忙赶过来的。

    等他们过来,就看到遍地的狼藉,急得带队队长脸都白了!

    他指了下身后的几名侍卫,急速说道,“你们留在这里,任何人不准出入,我立即将这里的状况报上去!”

    不等话音落地,这名带队的小队长就已经跑得不见了人影。

    毕竟牢房出了这么大的状况,如果不及时上报,万一出了什么意外,结果绝对不是他们这些侍卫能够承受的!

    被留下的侍卫们静默了一会儿,立即分散围住倒塌的牢房,谁也不敢多说半句话。

    小白和豹儿对外面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它们一闯进去,就立即顺着盘旋往下的楼梯狂奔着前行。

    随着它们越往下,空气中平顺的气息就越明显,也令小白和豹儿速度跟着加快许多,就像箭一样跨阶而过。

    水牢在牢房的最底层,平顺一直在担心聆听着外面的动静,当然也听到了牢房门倒塌的声响。

    他仰着头注视着楼梯,知道小白和豹儿肯定会顺着楼梯冲下来。

    而事情也像他猜测的那样,没一会儿,平顺就听到了再熟悉不过的声响,那是小白和豹儿特有的行进声。

    “小白,豹儿,你们到底还是来了。”平顺虽然还没看到它们的身影,却仍是感触地摇头起来,鼻尖跟着悄然泛起酸涩。

    他从小就跟小白和豹儿一起长大,与其说它们是平顺的宠物,倒不如说是玩伴和朋友来得更加的贴切。

    如今他身陷囹圄,也唯有小白和豹儿才会不惧怕任何的危险,也要硬闯牢房来见他一面吧?

    略显酸楚的感慨刚从平顺心头涌起,小白和豹儿的身影就已经彻底出现在他眼前!

    “小白,豹儿……”平顺的声音里多了几分不忍,“都说了不让你们下来,你们怎么还是来了?快离开这里,免得你们等下也被关起来。”

    平顺的叮嘱显然并没有被小白和豹儿听进去,它们仰头看着被吊在水牢正中央的平顺,眼神里瞬间铺满了想要吃人的怒火。

    可恶!

    究竟是谁那么可恶,居然敢这么对它们的主人?!

    不仅把他用铁链吊在半空中,还抽、打的他身上鲜血淋漓,简直太可恶了!

    “吼——!”豹儿愤怒地仰头怒吼,长长的吼声里是毫不掩饰的杀机,“到底是谁那么可恶,我一定要吃了这个作恶的人!”

    小白跟着扬起半个身子,两只前蹄愤怒地踢着周围的墙体,“嘶——!究竟是谁?是谁把我主人伤害成这样?我要踢死那个混蛋!”

    然而它们愤怒的咒骂声,听在平顺耳中依然是寻常的叫声,只是声音里透着愤怒而已,根本听不懂它们的兽语。

    “好了,不要再这里叫了,赶紧离开!”平顺努力想要劝它们离开,“快回去,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不要被人抓到你们,听话。”

    “吼——”豹儿直接摇头,气愤看向一旁的小白,“我们不走,留下来咬死那个混蛋!”

    “嘶——”小白跟着点头,“对,等那个可恶的家伙过来,我们合力弄死他!”

    平顺根本听不懂它们的兽语,还在努力规劝着它们离开,“快走,我没事的,你们先找地方把自己藏好。”

    “哼,把自己藏好?它们不过是畜生罢了,又能把自己藏到哪里去呢?”

    就在这时,楼梯上响起道冷漠又高高在上的声音,语气里是毫不遮掩的杀机。

    平顺都不用抬头,就知道来人是谁。

    在这座冰冷的皇宫里,能这么趾高气昂说话的,除了W国的女王楚凤仪,又会有谁呢?!

    楚凤仪正是接到了侍卫队长的通知,直接赶往水牢的。

    她倒要看看,两只畜生而已,能够翻得起什么风浪!楚凤仪居高临下站在楼梯上,鄙夷地看了眼水潭前的小白和豹儿,不屑地扬起唇,挥手冲自己身后的侍卫淡淡挥手,“去,把这两个畜生都抓起来,我看它们能往哪儿藏!

    ”

    “是!”

    几名侍卫应声点头,手里握着专门带来的捕兽叉,朝着小白和豹儿走去。

    “小心!”平顺急得不行,连忙出声示意小白和豹儿离开,“他们拿了专门抓动物的捕兽叉,小白,豹儿,赶紧跑!离开这里!”

    平顺突然感觉前所未有的恐慌,豹儿和小白虽然很有灵性,毕竟是动物。

    然而小白和豹儿早已经被平顺凄惨的模样彻底激怒,它们伴随着平顺多年,还从来没见到平顺这么狼狈过!尤其是刚才楚凤仪那刻薄嘲讽的话,更令它们心里对她更加仇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