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8章豹儿小白被擒(2)

    “吼——”豹儿金色的眼眸愤怒瞪视着居高临下的楚凤仪,用兽语跟身旁的小白说道,“这个女王居然恩将仇报,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呸!”

    “嘶——”小白同仇敌忾地点头,同样愤怒地瞪视着楚凤仪,压低声音回应着豹儿,“对啊,人心可真丑陋!可是她是这个皇宫里最有权势的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豹儿明显愣住,因为它简单的思维里并没有想过眼前的境况,更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问题。

    小白颓然翻了个白眼,无奈甩了下身后的马尾巴,用兽语抱怨起来,“好吧,我忘了你比我还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你更加不知道了。”

    就在小白和豹儿犯愁时,那块紫水晶再度飞到它们身旁,发出肉眼看不到的脑电波,“你们这两个笨蛋,眼下最应该做的是冲出去,找灵溪公主过来救平顺啊!真蠢!”

    这话简直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小白和豹儿正在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明白了紫水晶的意思后,瞬间恍然大悟。

    也对,它们眼下要做的,应该是冲出去找到灵溪公主,眼下只有她才能够将平顺救出去!

    毕竟凭着它们兽类的身份,又没有灵巧的手掌,根本做不到将平顺从绑缚着他的铁链中安全放下来。

    小白和豹儿了悟的同时,十分默契地瞪了紫水晶一眼,意思不言而喻:既然早知道这才是最好的办法,为什么还要带它们到水牢这里来?!

    紫水晶似乎领悟了小白和豹儿的想法,立即飞一般跟小白和豹儿拉开距离,来到了平顺的身旁。

    它敢对天发誓,刚才之所以把小白和豹儿领过来,完全是病急乱投医啊,根本没意识到它们比自己还要没用。

    早知道这俩家伙如此的蠢,它这是应该出现在灵溪公主的眼前才对。

    那个女王分明存心想要害平顺的,这个关头只有灵溪公主才能把他救下来!小白和豹儿的举止令楚凤仪微微皱起眉头,不悦地催促着那几名拿着捕兽叉的侍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不过是一匹马和一头豹子而已,难道你们连这两头畜生都奈何不

    了么?1”

    天威难犯,这几名侍卫本来正在缓步上前,听到楚凤仪斥责的话后,根本不敢再耽误,扬起手里的捕兽叉就朝小白和豹儿冲了过去。

    “你们快跑,离开这里!”平顺立即大声喊着,想要小白和豹儿赶紧离开。

    面对寒光凛凛的捕兽叉,小白和豹儿知道形势严峻,毅然低头朝着几名侍卫冲了过去。

    如今摆在它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冲过去跑出牢房,要么被抓住彻底留下!

    愤怒起来的小白和豹儿和侍卫们对冲起来,声势惊人,令拿着捕兽叉的侍卫双腿都开始打颤起来。

    身为皇宫的侍卫,他们自然经受过无数的危险训练,对任何危险的状况早已经熟练掌握。

    可眼下面对的却是从未遇到过的情景,一匹高大威猛的马,一头危险凶戾的豹子,正不要命的硬冲过来!

    这样的情形简直闻所未闻,听起来更是匪夷所思!

    两军对战勇者胜,决定战争胜负最关键的并不是双方的实力,而是那种悍不畏死的气势!

    如今在两头异常凶猛的野兽前,这些见惯了各种危险状况的侍卫们居然率先失去了对战的勇气。

    尤其是当豹儿那锋利的獠牙和利齿扑过来时,手握着锋利捕兽叉的侍卫瞬间认怂,扛着捕兽叉掉头就跑!

    一旦有人率先认怂,影响的将会是整队的军心。

    其余侍卫们跟着丢掉对垒的勇气,跟着那名侍卫身后狼狈逃窜!

    刚才还看得过去的双方对峙,如今变成了你追我逃的狼狈局面。

    站在高处的楚凤仪怒不可遏,指着最先跑的那名侍卫气恼大吼,“临阵脱逃者斩立决!本女王给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不能将这两只畜生给抓住,你就等着被活剐吧!”

    楚凤仪毫不顾忌形象的嘶吼声吓得那名侍卫一激灵,差点当场昏倒。

    逃也是死,不逃也是个死,被野兽咬死也比活剐强啊!

    知道眼下只剩下必死的选择后,那名侍卫绝望转身,握着捕兽叉朝着豹儿捅了过去!

    他的目标是豹儿的脖颈,那是身为豹类最薄弱的地方,一旦被锋利的钢叉戳中,必然会重伤落败!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往往残酷到不忍直视。

    那名侍卫甚至都来不及将钢叉送出去,就被豹儿毛茸茸的爪子拍在了头顶,直接抓走了半个头皮!

    “啊——!”

    伴随着那名侍卫的惨叫声,被抓走半个头皮的他轰然倒地,痛到在地上打滚哀嚎。

    殷红的鲜血在狭小的牢房内散开,传播着死亡的恐惧。

    剩下几名侍卫身上脸上都被喷溅了这抹残酷的殷红,也令他们彻底明白,除了抓住眼前这两只野兽,他们再没有别的退路!

    谁也没心情去管在地上哀嚎着的同伴,剩余的几名侍卫小心翼翼离豹儿远些,而是将全部的精力对准了小白。

    在他们看来,豹儿属于凶猛的野兽,就算合并特么几个人的力量也不见得能抓住。

    不过那匹马就不一样了,相信只要齐心协力,抓住一匹马并不是什么难事!

    几名侍卫用眼神取得了默契,手中的钢叉同时对准了小白。

    “小白小心!”平顺不得不出声提醒,然后气愤填膺地痛骂这几名侍卫,“你们合力用捕兽叉对付一匹马,手段太下作了,真不要脸!”楚凤仪冷眼看着形容狼狈的平顺,声音冷漠中带着不屑,“只要结局是好的,根本不用在乎中间使用的什么方式。这两只畜生撞坏了我的牢房,惹了这么大的祸,死有余辜

    。”

    平顺气得脸都黑了,咬牙切齿瞪视着楚凤仪,“如果我早知道你是这么是非不明的人,根本就不会去恶魔岛上救你回来!”“救我回来?呵呵,”楚凤仪傲慢地冷笑出声,“你根本就不是为了救我,而是想在我女儿面前显示自己的能力,赢取她的芳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