撂下这句话后,楚凤仪就大步顺着楼梯离开,半秒钟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每次一看到平顺,就令她想到自己拿不堪屈辱的过往。

    哪怕平顺什么话都不说,他那张脸也在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自己过去的那十三年过得是多么荒唐!

    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王,怎么会允许自己又任何的污点呢?

    尤其是这个时刻提醒她污点存在的人,还企图拐走她唯一的女儿!

    做为执政多年的女王,她从来就不是娇弱无能的白莲花,该冷血的时候就一定要冷血!

    她既然已经将平顺关了起来,就绝对不会再给他任何离开的机会。

    而那两只四处作恶的畜生,自然应该陪着它们的主人共同进退。

    至于平顺曾经将她从恶魔岛上救回来的功劳,早已经在他数次的大不敬中抵消了。

    皇权如天,任何人都不允许顶撞蔑视,否则都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楚凤仪这么想着,冷沉着脸走出牢房,确定侍卫们守死了入口,这才满意的阔步离开。

    楚凤仪离开后的水牢内依旧喧嚣一团,那些侍卫费了不少力气,终于将受伤的小白和豹儿抓了起来。

    平顺气得双眼充血般通红,冲那些侍卫们大声嘶吼着,“不要伤害它们!否则等我恢复自由,绝对要让你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然而他的怒吼根本没什么用,那些侍卫只忙着想要抓住小白和豹儿,根本就充耳不闻。

    豹儿身上带着伤,小白又没有锋利的爪牙和牙齿,再加上侍卫们的穷凶极恶,水牢内的形势瞬间陷入劣势。

    只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疲于奔跑的豹儿被侍卫用钢叉堵在了墙角,小白则被几名侍卫死死压在了身下。

    “吼——!”豹儿奋力挣扎着,兽语里权势滔天的怒火,“你们这些混蛋,快放开我,不然我咬死你们!”

    “嘶——”被死死摁住的小白同样愤怒不已,用兽语控诉着眼前这些凶残的侍卫,“滚开,你们赶紧从我身上滚开啊!”

    它们的抗议声听得平顺眼里直冒火光,死死盯视着那些侍卫们,“快放开它们,放开它们!不然等我出去,一定要扭下你们的头!”

    几名侍卫忙着将小白和豹儿分别绑起来,其中的领队转过身,冲被绑着的平顺比了个中指,“你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都是个问题,就不要白费力气来威胁我们了,还是自求多福的好。”

    “是啊,自己都自身难保,还好意思来威胁我们?哈哈,怕是脑子秀逗了吧?!”

    “谁说不是呢?他还以为自己是女王的贵宾,无论说什么我们都要唯命是从呢!”

    几名侍卫嘻嘻哈哈笑闹着,将被绑住的豹儿和小白抬了起来,顺着楼梯朝上面走去。

    平顺怒不可遏地瞪视着他们的背影,大声质问着,“站住!把它们放开,不许你们伤害它们!还有,你们究竟想把它们关在哪儿?1”

    侍卫们压根不理会平顺,只顾着大步离开牢房,这次连嘲讽都懒得再去嘲讽他了。

    在这些人的眼里,被吊着严刑拷打的平顺其实跟死人的区别并不大,只是还活着而已。

    凡是被关进这座水牢里的,很难有人能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

    所有人的结局都是一样的,哪怕是这个曾经救了女王的异乡人,也别想逃出生天!

    随着侍卫们将小白和豹儿带离,水牢里慢慢安静下来,四下里死寂一片。

    平顺颓然低下头,暗暗恼恨自己之前的大意,现在自己受刑罚不说,还平白连累了小白和豹儿。

    它们只是什么都不懂的动物啊!那些人怎么能够这么凶残的对待它们呢?!

    无边的怒火在平顺的心头燃烧着,令他狠狠攥紧了拳头,用力想要挣开手上的铁链。

    然而他如今受着伤,根本使不出太大的力气。

    再加上那些铁链堪比手腕粗细,平顺用尽力气也只是让它们晃动而已。

    想要从这里挣脱,只能等他身上的伤势恢复好,才能有几分把握!

    平顺深吸口气,不再自怨自艾,他必须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到之前的状态,否则小白和豹儿就危险了!

    就在平顺刚刚闭上眼睛时,他突然觉得伤口处传来丝丝温暖,就像有光在照耀着自己似得。

    这里是W国最阴暗潮湿的地牢,根本不可能有光射进来的!

    平顺猛地睁开眼睛,低头看向自己遍布鞭痕的身体,这才惊愕的发现,自己那块紫水晶此时正悬空漂浮着,发出浅浅的淡紫色。

    那抹淡紫格外轻盈,就像纱一般柔柔盖在他身上,带来温暖感觉的同时,也缓解了他伤口的痛楚。

    平顺顿时欣喜弯起唇角,知道紫水晶这是在为自己疗伤。

    他想到紫水晶奇异的力量,原本浮躁的心渐渐安静下来,只等着自己恢复好后,就冲出牢房,救出刚被抓走的小白和豹儿!

    紫水晶静静悬浮在半空中,用发出的光照着血痕满身的平顺。

    随着光照的缓慢挪动,之前那些血肉模糊的伤痕已经悄然开始愈合起来。

    只是平顺身上受的刑罚太重,并不是三两刻就能轻易抹平治好的。

    时间悄然过去,平顺身上狰狞的伤口悄然愈合了些,终于不再往外渗血。

    可是没被紫光照到的地方,依旧伤痕累累的厉害。

    而紫水晶发出的光芒,已经不知觉间变得微弱了很多。

    平顺一直在注视着紫水晶,他不仅敏锐察觉到紫水晶光照的颜色变浅了许多,也发现照在自己身上的温度渐渐不再温暖。

    “你肯定累坏了吧,小家伙?”平顺心疼地看着紫水晶,轻声说道,“累了找个地方歇一歇,明天再过来帮我治伤也可以的。但是一定要注意藏好,千万别被其他人给抓到。”

    平顺知道,就算自己催紫水晶离开,它肯定也不会愿意走得。

    所以他才会换了个说辞,让它藏好自己歇一会儿,这样它可能还会考虑积蓄体力,然后赶着明天来给自己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