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紫水晶并不会发声,但是平顺心里就是知道,自己说出的每一个字,紫水晶都能够明白领会。

    而事情的发展也像他预期的那样,平顺的话音落下不久,紫水晶绕着他转了两圈,就缓慢跟他拉开距离,朝着牢房门口飞去。

    “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被被人发现了你!”体力早已不支的平顺低声喃喃着,注视紫水晶离开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被关在水牢里毒打了那么久,颗粒未进的平顺连口水都没得喝,体力早已经透支过重。

    他眼看着紫水晶越飞越远,直至再也看不到,神智才慢慢陷入黑暗中……

    紫水晶在空中划出道紫色的弧线,穿越牢门毫无目的的飞着。

    就像平顺说的那样,它的能量已经不足,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休息才行。

    可是眼下皇宫里危机重重,哪里又是它能够安心补充能量的地方呢?

    就在紫水晶一筹莫展时,身上的光芒突然闪烁了下。

    对了,皇宫里还有个地方,对它来说绝对的安全!

    紫水晶开心到光芒闪烁不已,迅速调转方向,朝着右侧的寝宫飞了过去。

    它认为的绝对安全的地方,就是离这里不算太远——灵溪的寝宫。

    如果说皇宫里还有什么安全的壁垒,肯定就是那里了!

    紫水晶抱着这个信念,晃晃悠悠朝着灵溪的寝殿飞去。

    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紫水晶的光芒在黑暗中十分的耀眼,就像划破黑暗的紫色宝石。

    一路上也有些侍卫巡视着走来走去,紫水晶都十分警惕地躲到隐蔽的地方,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就跟真的长了双眼睛似得。

    它很快来到灵溪的寝宫前,却发现宫门口紧闭着,平时亮着的灯也没有亮起,远远看过去黑沉沉的。

    紫水晶身上的光芒困惑闪烁了下,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朝着灵溪的寝宫飞去。

    森严的宫门紧闭着,没有留下半点缝隙,不过这却难不倒机警的紫水晶。

    它晃晃悠悠往上升,直接跃过了紧闭着的寝宫大门,从正上方飞了过去。

    因为飞得足够高,紫水晶也将寝宫内的境况尽收眼底。

    虽然寝宫从外面看过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人,但是灵溪的住处却亮着灯,正隔着磨砂玻璃柔透出来,在沉寂的夜色中无比的温馨。

    紫水晶并没有迟疑,加快了速度朝着亮灯的地方飞去。

    它很快来到了地方,发现房门虚掩着,直接从缝隙里钻了进去。

    因为亮着盏灯,房间内光线还算明亮,跟外面的漆黑截然不同。

    紫水晶径直飞向灵溪内寝的卧室,果然发现了躺在床上的灵溪。

    她仰头躺在上面,双眼紧闭着,呼吸十分的平稳,似乎仍在睡梦的状态。

    紫水晶开心到身上光芒骤然发亮,立即飞向床边,撞了下灵溪的胳膊。

    随着紫水晶的撞击,灵溪原本放在身旁的手臂滑落到床边,人却根本没有醒来。

    如果紫水晶是个人的话,这会儿脸上肯定挂满了困惑。

    它身上的光芒明灭了好一会儿,似乎终于发现了不对,缓缓飞到了灵溪脸庞的上方。

    灵溪依旧沉睡着,对此一无所知,根本没察觉到紫水晶的到来。

    而紫水晶稳稳悬停在灵溪额头的正上方,缓缓发出道浅浅的光芒。

    紫色的光芒淡淡发出,映照着灵溪娇小的脸庞,就像给她笼上了层轻纱似得,美到惊心动魄。

    那道光芒十分的柔和,直直落在灵溪的额头正中央,就像在为她点美人痣似得。

    光芒时明时灭,深浅不一的持续着,约莫过了十秒钟,灵溪扇儿般微卷的睫毛悄然翕动了下。

    紫水晶立即感应到了,身上发出的光芒瞬间消散,然后缓缓挪到了一旁。

    灵溪的睫毛又掀动了几下,终于缓缓睁开,眼神里带着几分疲惫和茫然。

    她觉得自己的头昏沉沉的,就像灌了铅似得,连挪动的力气都没有。

    眼前的东西看着也是一团模糊,朦朦胧胧看不真切。

    灵溪抬起手臂揉了下眼睛,眼前的视野这才清晰起来,终于看清楚自己是躺在寝殿里那张熟悉的床上。

    只是旁边的半空中,多了块再熟悉不过的紫水晶而已。

    灵溪有些惊愕地眨眨眼睛,“紫水晶?你怎么会在这儿?”

    紫水晶身上的光芒明灭不已,显然在回答着灵溪的疑问,却发不出什么声音。

    看到这样的紫水晶,灵溪自己都笑了,“我真笨,都忘了你只是块水晶而已,根本就不会说话的事。”

    说着,灵溪偏了下头,“嗯,我来猜猜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这句话还没说完,灵溪原本还轻松的神色瞬间变了脸色,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事情。

    “糟了,柯蒂斯给我那杯酒有问题!”灵溪连忙从床上坐起来,眉头因为担心皱成了川字,“他居然敢对我做这种事,平顺肯定也已经被他给陷害了!不行,我要去救他!”

    说着,灵溪已经走到了门口,用力推开了虚掩着的房门。

    紫水晶也没耽搁,缓缓飞到了灵溪的身旁,亦步亦趋跟在她的身后。

    房间外依旧黑沉沉的,灵溪看着没有亮灯的庭院,心里更加奇怪的不行。

    平时只要天色暗下来,皇宫里就会跟着亮起灯的,怎么今天庭院里反倒黑沉沉的呢?

    她心里虽然奇怪,却找不到人去询问,只能快步朝大门口走去。

    眼下开不开灯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从柯蒂斯手中把平顺给救出来!

    既然柯蒂斯都敢给她喝下了药的饮料,肯定也早已经对平顺下手了。

    现在的平顺处境十分的危险,她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他,把他给救出来才行!

    心里打定了主意后,灵溪的手已经抓住了大门,用力往外拉。

    然而她用尽了力气,大门却纹丝未动,就像被从外面锁住了一样。

    灵溪愣了下,搓了搓手积蓄力量,再次拉住门用力往外拽。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任凭她使尽力气,厚重的大门却没有挪动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