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714章 那个水牢一定有问题…
    在皇宫内部,有个专门用来赛马的马场,有些性子烈的马匹如果不听话,会被关在精钢铁笼里暴晒。

    在阳光的蒸晒下,再加上没有任何水能补给,任凭再烈的马匹,也会被驯得服服帖帖。

    柯蒂斯闻言点点头,心头闪过一个阴险的想法,“唔,驯马场,倒是个不错的地方呢。”

    刚才他虽然阻止了灵溪前往水牢,不过依着灵溪的性子,明天醒过来肯定还会闹着要去水牢看个究竟的。

    既然这样,他何不狡兔三窟,提前将已经重伤的平顺挪个地方呢?

    反正平顺已经被自己打得伤痕累累,到时候再被烈日暴晒,哼哼,还不去掉半条命?

    确定了想法后,柯蒂斯冷声吩咐道,“好了,你先下去吧,通知下面的人,把关在水牢里的那个家伙,给我也挪到驯马场去。”

    侍卫明显愣了下,“可是,女王说……”

    “怎么?你是在质疑我?”柯蒂斯立即黑沉下脸,厉声呵斥道,“这就是女王的命令!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侍卫被骂的不敢再多问,立即转身走进水牢,向在里面值守的同伴说了柯蒂斯刚下达的命令。

    很快,重伤的平顺就被从水牢里抬了出来,经过柯蒂斯的面前。

    “等一下!”柯蒂斯扬起手,示意侍卫们停住,走到平顺跟前,弯腰仔细察看起来。

    刚才他就有些奇怪,觉得平顺身上的鞭痕有些异常。

    现在离得近了才发现,原来那些伤口深浅不一,有些竟然已经想要结疤,看上去像是要愈合一般。

    “这是……”柯蒂斯狐疑眯起眼睛,嘴里啧啧出声,“哼,刚被鞭打的伤痕能好的这么快?看来他的身上真的有妖法啊!”

    侍卫们也发现了平顺身上的异常,跟着惊奇出声,“真的,那些鞭痕怎么这么快就愈合了?”

    “这个外乡人难道真的有妖术不成?那些鞭痕不应该好那么快的啊!”

    两名侍卫附和声令柯蒂斯不悦皱起眉头,“让你们赶紧把人给我关进驯马场,谁让你们在这里私下里谈论的,嗯?”

    侍卫们再不敢多说,抬着仍处于昏迷中的平顺,快步朝着驯马场走去。

    柯蒂斯站在原地,静静注视着平顺被两名侍卫抬走,眼里的杀机一览无余。

    刚才侍卫说女王已经来过了牢房,肯定见到了平顺被自己鞭打的血肉模糊的样子。

    不过女王对此却没有多说什么,很明显心里也是恨不得平顺断气的。

    柯蒂斯深知女王的那点心思,知道她想要出掉平顺,免得单纯的灵溪公主被拐走。

    只是碍于平顺之前从恶魔岛将她救出来,她又不想落个忘恩负义的恶名。

    这件事女王不好去做,他却是可以做的,而且丝毫不用顾忌任何。

    等彻底解决了平顺,替女王解除掉心腹大患,又何愁她对自己不另眼相看?

    眼下可谓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就等平顺彻底断气,他慢慢安抚贴近灵溪了。

    如何能快速忘掉一段旧恋情?那就是尽快开启新的恋情。

    相信等彻底除掉平顺这个眼中钉,他只需要耐心陪着灵溪就好。

    烈女怕缠郎,再坚贞的感情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更何况是灵溪和平顺这段还没开始多久的恋情呢?

    柯蒂斯越想心里越得意,似乎已经预见到自己正是成为灵溪的王夫,两人正举办盛世婚礼那天。

    而此时的灵溪,对这些浑然不知,已经被侍卫送回了寝殿,沉沉躺在自己的床上。

    等侍卫们合上寝殿门离开,被灵溪塞进口袋里的那颗紫水晶小心溜了出来,绕着昏睡中的灵溪徐徐盘旋。

    柔和的紫色光再度笼罩着灵溪,然后只闪烁了一会儿,就突然消失。

    悬停在半空中的紫水晶就像突然失去了力气似得,啪嗒半空中跌落,摔在了灵溪的身前。

    当晨曦的光线洒满房间,灵溪缓缓睁开了眼睛。

    睡过一晚的她精神充沛,脑海中闪过昨晚的片段,不悦地皱起眉头。

    她昨晚在那颗紫水晶的指引下,从破败的狗洞钻出去,却在水牢前被柯蒂斯给打昏了!

    “可恶!那个水牢一定有问题!”灵溪气得攥紧拳头,撑着床边坐了起来。

    她要去找柯蒂斯的麻烦,问问他是不是做贼心虚,不然为什么要打昏自己?!

    灵溪越想越气愤,准备离开房间,右手却摸到了块冰冷的东西。

    她下意识看过去,惊愕地将那块东西抓到了手心,“这是……那块紫水晶?”

    被灵溪握在掌心的,正是平顺常年贴身佩戴的紫水晶。

    只是如今它已经失去了往日里流光溢彩的模样,就像块黯然无光的石头。

    如果不是静置掌中熟悉的心形形状,灵溪甚至都有些不敢肯定,那就是之前的紫水晶。

    她盯视着手中黯淡没有光泽的紫水晶,心里很是奇怪:明明昨晚紫水晶还带着她走了那么远,怎么现在看上去,就像没了生机似得?它身上的那些光芒去了哪儿?

    “紫水晶,你是不是太过疲累,需要好好睡一觉修复呢?”灵溪低声问着掌心里那块没有光泽的紫水晶,说出心中的猜测。

    只是她的问话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那块紫水晶始终静静瘫在灵溪的手掌,完全没有半点反应。

    眼下她还没有找到平顺,紫水晶又变成了这样,不知道是不是平顺遇到了什么危险……

    灵溪越猜越心惊肉跳,不敢再迟疑下去,连忙起身握紧紫水晶,走出了自己的寝殿。

    她攥着紫水晶迈出门槛儿,发现外面的天气格外晴朗,明晃晃的阳光洒满了大地。

    然而如此明媚的光景,灵溪却没什么心情欣赏。

    她心里记挂着平顺的安危,生怕紫水晶的变化跟平顺有关,恨不得即刻飞到平顺的身边。

    灵溪的脚步格外匆忙,这次她都没有走寝殿的大门,而是循着昨晚的记忆,从那块破损的狗洞再次钻了出去。

    白天里皇宫内生机勃勃,一队队的侍卫有秩序的走过,与夜晚的沉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