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715章 滴水之恩你该涌泉相报…
    第2715章滴水之恩你该涌泉相报…

    灵溪机警绕过那些侍卫,直接朝女王的寝宫走去。

    这次她学聪明了,既然明知道柯蒂斯的行为是得到了自己妈咪的默许,她打算单刀直入,好好跟楚凤仪谈谈。

    无论如何,她都会据理力争,要求他们尽快把平顺给放出来!

    揣着这个想法,灵溪迈着无比坚定的脚步,很快来到了楚凤仪住着的寝殿。

    守门的侍女远远看到灵溪出来,连忙单膝下跪行礼。

    灵溪快走两步上去,抬手示意侍女们免去礼节,然后不等她们往里通传,就直接走了进去。

    楚凤仪的寝殿里静悄悄的,屋里并没有任何侍女在伺候。

    灵溪在偌大的寝殿里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楚凤仪的身影,心里纳闷极了。

    她还以为楚凤仪并不在这里,就朝门口走去,打算离开去别的地方找找。

    谁知道灵溪的一只脚刚跨出门槛儿,身后就传来楚凤仪威严的声音,“灵溪?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灵溪顿住脚,奇怪地转过身,就看到楚凤仪居然从偏殿的卧房里走了出来。

    “妈咪,你怎么从这里出来?”灵溪答非所问,走向楚凤仪问道,“刚才我去里面找过了,并没有看到你啊!”

    刚才灵溪急着寻找楚凤仪,将整个寝殿都给搜了一圈,就连楚凤仪的卧室都推门进去找过,根本就没有看到人。

    现在她准备离开,楚凤仪却从已经找过的房间里出来,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看着灵溪疑惑的眼神,楚凤仪显然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而是淡淡更正道,“之前我就说过的,灵溪,身为公主你要有公主应有的仪态,不管人前还是人后,都要注意你的

    措辞。我首先是W国的女王,其次才是你的母亲。”

    灵溪嘴角扬起抹难堪的笑,里面噙着几分苦涩,声音低落道,“是啊,我怎么总是忘了这点呢。你首先是高高在上的女王,然后才是我的母亲。”

    “你知道这些就好,”楚凤仪抿了下唇,板着脸继续训斥灵溪,“永远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享受荣耀的同时,也要谨记自己应该去做的本份。”

    灵溪定定注视着楚凤仪,目光就像看陌生人一样生疏。

    之前她不是没被楚凤仪这么提醒过,可是今天她才意识到,那些提醒并不是出于她以为的爱护,更多的是来自对皇权阶级的维护。

    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的的确确是她的生母,却同时也是统治阶层坚定不移的捍卫者!

    一种无声的悲凉在灵溪的心头蔓延开来,瞬间凉透了她全部的身心。

    她虽然就站在楚凤仪面前,却觉得自己觉得自己的生母是那样的遥远……

    可能是因为自己这些年都流浪在外,所以她无法感同身受的理解上位者的各种顾虑。

    她也不想去弄清楚这些顾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没有平顺,自己的生母可能根本没机会从恶魔岛岛历劫归来!不管怎样,自己的生母都不能如此对待昔日的恩人!

    灵溪深吸口气,强压下浑身颤抖的寒意,一字一句问道,“母后,你先告诉我,你把平顺关在了哪儿?”楚凤仪脸色一僵,眼中闪过不耐的神色,转身躲开灵溪质问的目光,不悦出声道,“什么我把平顺关在了哪儿?他已经走了,离开了W国。那个狂妄无知的臭小子,根本就

    不知道你爱他……”“母后,你是在胡说八道!”灵溪不等楚凤仪说完,就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身为女王的你,难道连真话都不敢说了么?明明是你授意柯蒂斯把他给关了起来,就关在那个脏污

    阴暗的水牢里!”

    楚凤仪气得脸都青了,怒喝出声,“灵溪,这就是你跟我说话的态度么?身为公主……”“身为公主的我要注意仪态是吧?去它的该死的仪态,我不需要!”灵溪扬着下巴,朗声跟楚凤仪争辩起来,“这个公主之位我从来都不稀罕,如果你觉得我做的不对,随时

    都可以取消我的公主称号!”

    “荒唐,实在是太荒唐了!”楚凤仪气得抬起手,直接将身旁的一尊落地鎏金摆件给推倒在地。

    摆件应声跌落,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飞溅而起的碎屑砸在了灵溪的脚面上,蒙上了一层浮灰。

    这还是楚凤仪第一次在灵溪面前发这么大的脾气,不过即便如此,也没能吓住灵溪,更没有改变她要救出平顺的决心!灵溪甚至都没有往后挪动半步,而是目光炯炯的始终盯视着暴跳如雷的楚凤仪,“没什么荒唐的,母后,你只需要告诉我,平顺被你关在了什么地方就好,我要救他出来。

    ”

    “可恶!”楚凤仪被气得肩膀微颤,高高扬起手臂,想要给灵溪一记耳光,“你居然不相信我?难道十月怀胎才将你孕育而出的我,还比不过你才认识没多久的野男人?”

    灵溪嘲讽地摇了摇头,“母后,你刚才还提醒我要多注意公主的仪态,你自己呢?身为一国的女王,野男人三个字,是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的?”“灵溪!”楚凤仪彻底黑了脸,气得用手摁住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你……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心里才舒坦?这些年兰馨究竟是怎么教导你的?让你这么没有尊卑,出言不

    逊?!”

    “呵,如果不是兰姨,大概我也没机会站在你跟前,早就被绿翘推下山崖,变成白骨一堆了。”灵溪说着,语气哽咽起来,“在我的想象中,我的妈咪是世界上最温柔可亲的,她的脸上永远都挂着和蔼的笑,无论我做了什么,永远都用最温暖的怀抱来接纳我。可是现

    在我才知道,是我想多了。”

    灵溪的声音并没有楚凤仪高亢,吐出来的字却格外的分明,掷地有声,“现在我们不谈论什么母女感情,你只要告诉我,滴水之恩,要不要涌泉相报?!”   楚凤仪眼神微讶地看着灵溪,她之前一直以为灵溪是个如水般柔顺听话的女孩儿,根本没有什么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