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6章连我一起杀了!

    可是现在的境况告诉她,灵溪不但有着自己的小脾气,而且还十分的执拗。

    那个自己记忆中小小的女孩,早已经丢弃了童年时的乖巧,悄然成长到比她还要高的大姑娘。

    此时此刻的她,就像个捍卫国土的战士般,正以她那双蔚蓝色的眼眸为武器,狠狠刺向楚凤仪的心房!

    楚凤仪心里突然有些伤感,下意识伸出手,轻声呼唤起灵溪的名字,“灵溪……”“请回答我的问题,母后!”灵溪眼神始终直视着楚凤仪,坚持要听到答案,“如果不是平顺将你从恶魔岛接回来,你根本没有机会对他做出任何事!我现在严重怀疑你关押

    了平顺,这样的你令我心寒!”

    “灵溪,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楚凤仪下意识想要否定灵溪的说法,哪怕她心里多么想将平顺给铲除掉,也不想被任何人知道!

    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皇室的尊贵,绝对不可能留下把柄被任何人非议!

    “不,你不用解释,我也不想听你多说什么,你就是在恩将仇报!”灵溪越说越气愤,眼角已经隐隐噙着泪光,“如果不是他将你从恶魔岛救出来,你到现在还……”“闭嘴!给我闭嘴,不准你提起恶魔岛,不许!”楚凤仪被说得哑口无言,恼羞成怒出声,“不管任何理由,谁都不许在我面前提起恶魔岛!这三个字是禁忌,绝对不准再提

    !”“为什么?因为你不想想起之前的那些日子?”灵溪依旧努力据理力争,就像个威武不屈的勇士,“正是因为那段日子,你才更应该记得平顺的好,而不是恩将仇报把他关进

    你那个阴森森的水牢里!这是最不能人、道的!”

    “混账,简直是混账!”楚凤仪根本无法反驳灵溪的质问,抬起手又不舍得打下去,只能气恼的去挥砸身边的东西发泄,“谁准许你这么跟我说话的?你这样才让我寒心!”

    寝殿里的东西噼里啪啦跌落一地,杂乱无章的声响令守在门外的侍女们立即跑了过来,恭敬跪在门口,“女王请息怒,女王请息怒!”

    “谁让你们进来的?都给我滚!”楚凤仪不想自己失态的模样被人看见,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个摆件,朝着跪在地上的侍女砸去。

    “咣!”

    直飞出去的摆件砸向那名可怜的侍女,直接敲破了她的额头,立即有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处滚落下来。

    而沾染了血液的摆件失重落在地上,染红了一小片地面,咕噜噜滚到了一旁。

    即便如此,那名侍女仍是不敢挪动半分,生怕自己再多动一下,会招来楚凤仪更大的怒火。

    楚凤仪心里的火还没有散尽,顺手又拿起一个摆件,扬手正准备丢出去。

    “住手!”灵溪一个健步抢上去,牢牢攥住了楚凤仪的手腕,“够了母后,现在的你仪态尽失,不怕你的臣民们取笑么?!”

    说着,灵溪头也不回地冲跪在门口的侍女们挥手,“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下去!没事不准再私自过来打扰女王!”

    虽然灵溪说话的口气很不客气,侍女们却对她感激涕零,弓着腰退出了女王的寝宫。

    因为她们知道,如果不是灵溪公主这样说,她们可能还要被当成靶子,心惊胆战地跪在寝殿上。

    侍女们进来的快走得也快,转眼就没了人影。

    等彻底听不到她们离去的脚步声,灵溪这才松开依旧陷入暴怒中的,楚凤仪纤细的手腕,“母后,看看你自己吧,这不是真正的你,别让不该有的情绪蒙蔽了你的眼睛!”

    楚凤仪早已经气得抓狂,黑沉着脸调转过头,不跟灵溪的目光对视,“好了,我现在心情很不好,你也出去吧。”

    “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将平顺给关在了哪里!”灵溪急了,连声问道,“只要你答应放平顺出来,我保证再也不忤逆你了。”“你这是在跟我谈条件吗?”楚凤仪猛地回头,眼眸里是藏不住的伤心,“灵溪,你是我的亲生女儿,如今居然为了一个外人,来跟我谈条件?真不知道那个平顺给你灌了什

    么迷、药!”楚凤仪越说越愤怒,咬牙切齿道,“别说我没有把他关起来,即便真的把他关了起来,就你现在被蛊惑的样子,我就绝对不会放过他!瞧瞧他都对你做了些什么?你再也不

    是之前那个灵溪!”“好,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去找!那些侍卫如果敢阻拦,就连我一起杀了好了!”灵溪也来了火气,大声的冲楚凤仪说道,“母后,平顺救了你,你不可以这么对他,我是

    绝对不会让你再一错再错下去的!”“好了,我累了,要怎样随便你吧,反正我说什么你也是不会信的。”楚凤仪略显疲惫地挥挥手,赶灵溪离开,“走吧,我需要安静一会儿,你刚才的话太伤我的心了灵溪。

    ”

    灵溪看了眼楚凤仪,知道自己就算留在这里,就算再磨破嘴皮子,也无法说动楚凤仪。

    既然这样,她倒不如自己去救平顺出来。

    昨晚她是在水牢前被柯蒂斯给打昏的,那个地方肯定有问题!平顺绝对被关在那里!

    想到这儿,灵溪不再多说什么,转身朝寝宫的门口走去。

    她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水牢,将平顺给救出来,迟则生变!

    灵溪走得飞快,脚步匆忙地离开了大殿。

    等她的脚步声彻底远去,楚凤仪这才缓缓转过身,,脸上仍旧被愤怒的冰霜给笼罩着。

    她眯着眼睛看向敞开着的殿门,气得深吸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电话,摁出去一串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听筒内传来柯蒂斯恭敬的询问声,“尊敬的女王,有什么指示?”“灵溪公主要去水牢里救平顺,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绝对不允许让她再见到那个混蛋!”楚凤仪声音凌厉道,“如果连这点事都做不好,你也没有再娶公主的资格了,我从来不喜欢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