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9章苏醒的紫水晶…

    灵溪根本不理会柯蒂斯的话,而是连忙将刚悄然发光的紫水晶放进口袋,然后大步走向挂着刑具的墙边。

    她很快找到了刚才紫水晶撞到的刑具,那是根带着带刺的银鞭子,上面布满了斑驳的血痕!

    看着这根仍血迹斑斑的银鞭,无边的怒火自灵溪心头窜起。

    她毫不犹豫地拿起那根带着倒刺的银鞭,不由分说就朝着柯蒂斯抽去,咬牙切齿道,“我不但要踩你的脚,还要抽你几鞭!”

    骤然甩出的银鞭发出呼啸的声响,令毫无防备的柯蒂斯措手不及,下意识伸手抓住了银鞭的尾巴。

    “嘶——”

    随着柯蒂斯用力握紧银鞭的尾巴,尖锐的倒刺直接刺入他的掌心,啃穿了他的皮肉,令他吃痛的放开了手,掌心依然血肉模糊。

    “你也知道痛?”灵溪将银鞭收回,扬手又是一鞭过去,这次瞄准的是柯蒂斯的咽喉,“当你鞭打别人时,你可感受到被刑罚的疼痛?我现在把这些都还给你!”

    柯蒂斯知道倒刺银鞭的厉害,连忙狼狈避了过去。

    不过就算这样,他脸颊上依旧不可避免被银鞭扫到,被卷下道手指宽的血痕。

    殷红的鲜血瞬间渗出,火辣辣的痛楚令柯蒂斯再也难维持脸上的优雅,气恼瞪视着灵溪,“灵溪公主,你疯了?好端端的为什么打人?”

    灵溪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反而更加变本加厉朝着柯蒂斯抽了过去,“没错,我就是疯了!我现在就要为平顺出气,让你也尝尝被鞭打的滋味!”

    这下轮到柯蒂斯发愣起来,他不知道灵溪是怎么知道自己对平顺用了刑罚的,根本不可能有人会告诉她这件事啊!也就是在柯蒂斯愣神的当口,灵溪的银鞭又再度甩过来,呼啸卷向柯蒂斯的脖颈,“是不是在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柯蒂斯,你的所作所为,简

    直就是小人一样的行径!”

    自从跟灵溪相识起,柯蒂斯对她都是笑脸相迎的。

    可是他直到今天才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做,似乎都无法、令灵溪接受自己,反而招来她诸多的鄙夷和不屑。

    尤其是灵溪这不分青红皂白的几鞭,更是彻底将柯蒂斯心底的戾气给激发了出来。他收起脸上的笑,眯起眼睛危险地看着灵溪,声音变得阴冷起来,“灵溪公主,你又何苦执迷不悟呢?女王已经同意了我们的婚事,你迟早都是我柯蒂斯的女人,又何苦要

    去想着别的男人?”说着,柯蒂斯欺身而上,三两下就将灵溪手中的银鞭给打飞,然后制住灵溪的手腕,凑近她脸庞质问道,“我就不明白了,到底我哪里比平顺那个家伙差?不管是相貌还是

    财富,我都是W国最优秀的,你的眼睛是不是有了问题?!”“放开我!”再度被制住的灵溪气恼出声,“我的眼睛却是有问题,不然也不会觉得你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现在我收回之前对你的评价,你根本就是个不值得结交的无耻之

    徒!”“无耻?难道这就是你对我的评价?”柯蒂斯心里的戾气更重,将灵溪紧紧桎梏在怀里,不由分说朝她光洁的脸颊凑去,“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无耻!

    ”

    灵溪刚才是借着银鞭的突袭,才勉强在柯蒂斯手里淘了点便宜。

    如今银鞭被踢掉,她根本就不是柯蒂斯的对手,只能无助的抬起腿,想要踹向柯蒂斯,“滚开,离我远点!”

    然而没有武器的她这点小力道,根本就没被柯蒂斯给放在眼里!他假笑着凑得离灵溪更紧,呼吸几乎打在灵溪的脸上,“反正你左右是不喜欢我,没关系,我有的时间可以陪你耗着,等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我们再慢慢开始恋情也好!

    ”

    灵溪还从没有被这么对待过,尤其是柯蒂斯的呼吸近在咫尺,令她胃里一片翻腾,差点没有当场吐出来。

    就在这危急关头,那颗紫水晶悄悄从灵溪口袋里溜出来,像有眼睛似得飞到柯蒂斯面前,然后骤然亮起蓝光。

    这道光起的十分突兀,耀眼的光芒几乎要闪瞎柯蒂斯的眼睛,令他连忙放开灵溪,狼狈捂住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东西?怎么那么亮?我的眼睛要看不到了!_”

    柯蒂斯狼狈蹲在地上,视野里一片白茫茫,只剩下脑子里被爆闪过后的蓝光。

    灵溪却丝毫没有被那道蓝光所影响,而是趁着柯蒂斯捂着眼睛蹲下的时候,冲他狠狠踢了一脚。“唔,好痛!”吃痛的柯蒂斯狼狈倒地,努力伸手想要抓住灵溪,然而视线里却什么都看不到,只能胡乱挥舞着,“灵溪公主,你这样是不礼貌的,等我抓到你,绝对要让你

    付出代价!”

    灵溪嫌恶地看着倒在地上那么狼狈,却没忘了威胁她的柯蒂斯,真想冲他吐一口口水。不过与生俱来的优雅阻止了她这么粗鲁的行为,灵溪抬起手,将飞到半空中的紫水晶捞在手里,欣喜出声,“太好了,你又恢复力量了,刚才那些血渍一定是平顺的不会错

    !紫水晶,现在就带我去找他和小白它们,我们这就把它们都救出来!”

    紫水晶躺在灵溪掌心里,亲昵地蹭着她的肌肤翻了两个滚,然后凌空飞起,朝着水牢的门口飞去。

    灵溪没有迟疑,大步追了过去,语气欣喜的叮嘱着紫水晶,“动作要快,他们可能都受了伤,我们要赶快赶过去才行!”

    紫水晶似乎听懂了灵溪的话,在半空中做了个上上下下的动作,似乎在回应她一般,然后加速往前飞着。

    在紫水晶的指引下,灵溪快步走上盘旋楼梯,身影很快消失在水牢内。

    而气味不佳的水牢地上,柯蒂斯依旧捂着自己的眼睛哀嚎着,心里对平顺恨得更加厉害。“可恶!平顺,这次我绝对跟你势不两立!灵溪公主只能是我柯蒂斯的,你永远都别想把她从我身边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