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1章我给你穿衣服…

    楚凤仪冷哼了声,不在意地挥手道,“两只畜生而已,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需要有任何的顾虑!”

    平顺她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直接处死,两只畜生随便清蒸还是红烧,也不会有任何人在意的!

    拿到了楚凤仪的口头应允,柯蒂斯立即识趣的告退,“是,我这就去先处理掉它们,保证不会被别人注意到。”

    “也好,免得落人口舌,去吧。”楚凤仪不咸不淡点了点头,挥手示意柯蒂斯离开。

    等柯蒂斯恭敬走后,楚凤仪想到平顺很快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她紧缩的眉头终于舒展,信步朝着皇宫里的花园走去,举手投足都觉得格外神清气爽。

    与此同时,将军府内则是别样的气氛。

    太阳明明已经高高挂在枝头上,兰馨却仍昏沉沉睡着。

    昨天她被柯伽给纠缠着,从黄昏到将近天亮,都几乎没有睡好觉。

    眼看着即将破晓,柯伽这才肯意犹未尽的放了她,两人相拥着沉沉陷入了梦乡。

    直到半中午时,兰馨才疲惫地睁开眼睛,表情有那么片刻的茫然,有些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个陌生的房间。

    兰馨刚想挪动身体,才发现自己的腰被一双手臂紧紧拥着。

    顺着那双手臂看过去,柯伽已经被她的小动作给惊醒,正深情脉脉看过来,声音低沉磁性,“早,我的老婆大人。”

    兰馨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根,下意识伸手去扯滑落到腰间的薄被子。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被累坏了,不然怎么会忘了昨天自己有场婚礼的事呢?

    对结婚毫无经验的她此时只觉得囧态百出,有没有人能够告诉她,该怎么自在的度过新婚夜的第一天?

    兰馨只觉得喉咙里像被堵了团棉花,尴尬地躲开柯伽的视线,恨不得找条地缝给钻进去。

    昨晚的种种此时全在她脑海中浮现,令她窘得脸上烧的厉害,抓在手里的薄被子又被柯伽压着,怎么都拉不上来,只是羞窘地瞪向柯伽。

    看着眼前明显害羞了的小妻子,一夜春风的柯伽笑得眼睛都看不见。

    他直接伸出手,将兰馨给拥入自己怀里,然后凑近她的耳畔,低声问道,“老婆,满意我昨晚的表现么?”

    “走开,谁是你老婆。”兰馨抬手就想推开柯伽,然后手掌伸出去,却碰触到柯伽炙热的胸膛。

    肌肤的接触令兰馨更加窘迫起来,立即缩回手,试图从柯伽怀里挣开,“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才不是……”

    柯伽伸手轻捏住兰馨的下巴,极力克制住险些从喉咙里冲出来的笑意,“不是什么?我们都已经盖章戳印儿了,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柯伽的老婆,哪儿也别想去!”

    说着,柯伽霸道的将手揽在兰馨细腻的腰间,准备再次宣誓主权。

    就在这时,兰馨却突然想到了婚礼上不告而别的灵溪和平顺,立即神色凝重道,“等一下,别闹!”

    “怎么了?”

    柯伽将下巴搁置在兰馨的肩膀上,心里虽然不解,却因为尊重兰馨没再做下一步的动作。

    “都怪你,昨天灵溪和平顺莫名其妙的不告而别,我居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兰馨的眉头悄然锁了起来,“这样可不行,我必须赶紧起来,去皇宫里看看灵溪才行!她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绝对不会在我的婚礼上不辞而别的。”

    说着,兰馨就作势要起床,神色明显焦急了许多。

    柯伽不想让兰馨担心,立即松开禁锢在她腰身上的手臂,“好好好,我现在就陪你去皇宫,你先不要着急,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呢。”

    “但愿如此,只要灵溪她没事,我就彻底放心了。”兰馨一边说,一边翻找起自己的衣服。

    整个房间里因为昨晚两人的纠缠,衣服乱糟糟丢了满地。

    不等兰馨却翻找,柯伽已经猫下腰,舒展长臂自地毯上将散乱的衣服给捞了回来。

    他很快找到兰馨的衣服,笑着靠了过来,“我来帮你。”

    兰馨本来就觉得脸烧的厉害,这下更加窘迫,连忙挥手拒绝,“我自己可以的,不用……”

    只是她拒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柯伽直接摇头拒绝,“不行,要么让我帮你,要么我们再继续躺一会儿。”

    眼看着柯伽的眼里就要燃起来某种不可名状的火苗,兰馨生怕再被耽搁个半天,只好无奈点头,“好吧,你快点!”

    柯伽喜滋滋凑过去,笨手笨脚了半天,总算是完成了帮自己新婚小妻子穿衣服的殊荣。

    他倒是毫不顾忌,惹得兰馨羞赫到眼睛都不敢睁开,生怕不小心就看到柯伽那健硕的身材。

    两人又在房间里待了十几分钟,兰馨这才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这绝对是她这辈子,穿衣服耗费最久时间的一天!

    好不容易确定自己衣帽整洁,兰馨这才红着脸准备往外走。

    只是她刚迈步,身后就传来柯伽故作可怜兮兮的声音,“老婆,难道你就忍心这么丢下我么?我还没穿……”

    兰馨如遭雷击般顿住脚,头也不回的咬牙切齿道,“柯伽!你别太过分!”

    来自娇妻的怒叱令柯伽瞬间眉开眼笑起来,乐呵呵飞速套上自己的衣服,活脱脱就是个宠妻奴!

    他动作飞快,半分钟就搞定自己,然后快步来到兰馨身旁,伸手攥住她细嫩的小手,“好啦,我们一起出去!”

    兰馨无奈摇了摇头,心里只想着尽快打听到灵溪和平顺的消息,也就懒得再跟柯伽多计较。

    见兰馨没有叱责自己,柯伽趁势打蛇上棍,放开兰馨的手,直接搂在她腰身上。

    “柯伽!”兰馨直接甩了个白眼过去,语气里藏着不满,“你可不可以不这么幼稚?!”

    “幼稚?没有啊,”柯伽笑得无辜,眉眼弯弯看着审判的兰馨,“我只是不放心你走路,怕你摔倒才未雨绸缪罢了。”兰馨没好气再次甩过来一记白眼,算了,她还有事要忙,大早上的懒得跟傻子多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