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723章 灵溪从狗洞进入跑马场…
    第2723章灵溪从狗洞进入跑马场…

    其余侍卫跟着跪倒在地,“是啊公主,我们必须要服从命令,不然小命可就不保了啊!”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那些侍卫们,灵溪无奈摇了摇头。

    她心里记挂着平顺、小白和豹儿,但是与生俱来的善良,令她不想伤害眼前这些侍卫。

    他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不该无辜丧命的。

    “好吧,既然你们不给进,那我就先回去。”灵溪说完这句话,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跪在地上的侍卫们同时松了口气,心里无比庆幸灵溪的好说话。

    之前他们奉了柯蒂斯的命令把守这里,不允许任何人进入,违令者斩立决。

    幸好他们的灵溪公主人美心善,并没有为难他们,简直就是仙子般的存在。

    只是这些侍卫们不知道,灵溪这边刚离开他们的视线,那边就浅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块紫水晶。

    她凝视着掌心的紫水晶,低声说道,“紫水晶,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带我从别的地方进去的,看好你哦!”

    原本那颗紫水晶带着灵溪来到赛马场后,就被灵溪装进了口袋,连带着也收敛了身上的光芒。

    如今灵溪的话音刚落,它身上就幽幽亮了起来,然后缓缓离开灵溪的手心,升到了半空中。

    灵溪精致的脸上笑得越发温柔,“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带我进去,又不会为难那些侍卫们的。”

    紫水晶在空中做了个上下浮动的点头动作,然后朝着赛马场的围栏飞了过去。

    灵溪连忙跟上,心里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冲进赛马场内。

    只是赛马场占地十分宽广,在紫水晶的带领下,灵溪足足走了半个小时,才终于停在一块缺口面前。

    看着眼前明显被刨出来的洞口,灵溪笑得无奈,“紫水晶啊紫水晶,下次你能不能找个不是狗洞的地方?”

    悬浮着的紫水晶自然不会回答灵溪的问题,而是率先从那个缺口处钻了进去。

    灵溪无声叹了口气,猫着腰从那个半人高的洞口处钻了进去。

    眼下救平顺脱困要紧,她已经顾不上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了。

    而就在灵溪费尽了力气终于进入到赛马场时,柯蒂斯已经开着车,缓缓驶入到赛马场。

    他的车刚一出现,负责把守的那几名侍卫就立即挺直脊背,抖擞起精神来。

    “唔,不错,”柯蒂斯慢慢摇下车窗,随口问道,“灵溪公主有没有过来这里?”

    柯蒂斯这句话只是随便问问,他才不信灵溪会找来这里。

    侍卫们对视一眼,领队的侍卫连忙回答道,“灵溪公主半个小时前来过一次,不过被我们劝了回去,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柯蒂斯有些讶然地挑了下眉毛,他原本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灵溪还真的找到了这里。

    不过这应该只是巧合罢了,否则依着灵溪的个性,既然找到了这儿,肯定没有那么快就妥协离开的。

    “你们是怎么劝走她的?”柯蒂斯问了句。

    侍卫连忙回答,“本来灵溪公主想进来,我们说赛马场正在修缮,她……她就直接离开了。”

    中间他们下跪的事侍卫并没有如实说出来,因为不想因此而被柯蒂斯责骂。

    他的回答令柯蒂斯疑惑的心瞬间释然,看来灵溪只是胡乱瞎转才来的这里,如今既然已经离开了,估计就不会再卷土重来的。

    “嗯,你们做的很对。继续把守好这里,不允许任何不相干的人进来。”柯蒂斯说完,就开车进入了赛马场。

    他开车的速度并不快,不疾不徐朝着赛马场内的宿舍区驶去。

    为了方便照顾赛马场内的马匹,这里建了不少的房间,供赛马场内的侍卫们居住。

    不过柯蒂斯的目的却显然不是宿舍区,车子缓缓驶过这些地方,在一栋废弃了的库房前停了下来。

    位于宿舍区后的这栋废弃库房,之前是用来存放草料的,早已经被废弃了很多年。

    库房的外墙早已经斑驳的厉害,就连大铁门都锈迹斑斑的。

    不过就这么个老旧的库房,外面却站了几名把守的侍卫,看上去十分的反常。

    柯蒂斯推开车门下来,径直朝那座破旧的库房走去。

    负责守门的侍卫看到柯蒂斯过来,刚想出声,就被柯蒂斯挥手打断,“开门!”

    “是!”

    两名侍卫立即点头,转身将锈迹斑驳的铁门给推开,发出吱呀难听的声响。

    柯蒂斯扯了下衣领,这才不紧不慢走了进去。

    他的身影刚进入库房,灵溪就在紫水晶的带领下,也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她眼神茫然地四处打量着,看哪里都不像是能够关人的地方。

    “这里这么大,到底平顺会被他们关在哪里呢?”

    灵溪郁闷的低喃着,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时,视线突然落在不远处的那间废弃仓库上。

    在看到仓库前站着的几名侍卫后,灵溪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她立即伸出手,将悬浮在半空中的紫水晶给捞在手心,随手装在了口袋里,“这间破地方严防死守着,里面肯定有问题!走,我们进去看看!”

    这次灵溪学聪明了,并没有大摇大摆走过去,而是猫着腰,蹑手蹑脚的贴着墙走了过去。

    她越凑越近,屏息静气藏在僻静处,然后摸索着从地上捡了块石子,砸向其中一名侍卫的脑袋上。

    “噗。”

    小石子砸在侍卫脑袋上,然后滚落在地,立即引起那名侍卫的警觉,猛地转身看过来,“谁?!”

    灵溪早已经机警地贴着墙站好,藏好了自己的身形。

    另一名侍卫被吓了一跳,奇怪问着自己的同伴,“怎么了你,一惊一乍的。”

    “我好像被石头给砸了?”这名侍卫茫然地挠着头,“可是这里除了我们俩,并没有别的人啊。”

    “兴许是天上的小鸟路过,看你长得不够帅,给了拉了一泡呢,嘿嘿嘿!”

    “我擦,你才被鸟拉了一泡,我揍你大爷的!”

    “开个玩笑而已,你说打就打,老子不要面子的?啊?!”因为这颗小石子,在仓库前受了很久的两名侍卫大打出手,离仓库越来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