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6章兰馨找上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可思议的奇迹正随着那些漂亮的紫光在悄然上演着。

    原本被电到几乎奄奄一息的小白和豹儿身上的伤势正在好转,疲惫睁不开的眼睛也变得炯炯有神起来。

    “小白,豹儿,你们已经恢复了是么?”灵溪蹲在栅栏门旁,伸出手摸向小白身上的鬃毛。

    她的手势就像魔法似得,令已经恢复过来的小白终于发出了震人的嘶鸣声,“嘶——!”

    一旁的豹儿听到,甩了下身后的尾巴,跟着仰头怒吼出声,“吼——!”

    它们的兽语灵溪当然听不懂,负责救治它们的紫水晶却听得一清二楚,那是两声分外清晰的谢谢!

    刚才小白和豹儿被电到奄奄一息倒地时,虽然不能动,却将灵溪和柯蒂斯的对话全部听个一清二楚。

    它们这才明白为什么平顺就认定了灵溪,因为眼前这个女孩,分明有着这世间最柔、软美好,宛如水晶般剔透善良的心啊!

    为了不让它们受伤,她甚至不惜与自己的生母站在对立面,等于跟整个W国的皇权站在了对立面!

    这需要何等的勇气?又需要怎样的魄力?

    难怪它们的主人认定了这个女孩,如果换做是它们,只怕也会被这样美好的心灵所深深吸引啊!

    就在小白和豹儿用兽语的感谢声落下后,它们的脑海里响起道来自于紫水晶的电波声,“别磨蹭了,快告诉我,哪个按钮才是打开栅栏的开关?”

    小白和豹儿对视一眼,同时用兽语回答道,“就在红色按钮的最上方,那颗黄色的按钮!”

    昨天它们被关进来时,听负责看守它们的侍卫说过,那颗黄色的按钮如果被按下,它们就会从里面跑出来。

    紫水晶并没有多犹豫,直接朝着墙上的那枚黄色按钮撞了过去。

    “嘭!”

    它飞过去时用足了力道,终于成功地摁下了按钮。

    而随着这轻微的声响,紧闭着的栅栏门终于缓缓升了起来。

    不等栅栏门完全升起,小白和豹儿就飞快的从里面飞奔而出,径直奔向灵溪。

    原本还处于沮丧状态的灵溪瞬间喜形于色,敞开双臂想要抱住小白和豹儿,却被速度迅猛的豹儿直接撞得往后倒去。

    幸好小白的速度也不慢,在灵溪后倒的同时,及时弯腰伸出脖颈,及时将灵溪给扶住,这才避免了她后脑勺磕在水泥地上的惨剧。

    灵溪根本没有意识到刚才的危险性,而是笑呵呵抱住豹儿和小白,“走,我们去救平顺!”

    就在灵溪和柯蒂斯两人在赛马场里周旋时,兰馨已经陪着柯伽,风风火火赶到了皇宫。

    他们的到来楚凤仪毫不意外,笑吟吟就从内寝殿走了出来。

    “兰馨,昨天是你的新婚夜,不在那边好好休息,怎么突然来我这里?”楚凤仪明知故问起来,脸上的假笑藏着疏离。

    兰馨先是恭恭敬敬给楚凤仪行了个礼,然后才低声说道,“尊敬的女王,昨天我婚礼时没有见到灵溪公主和平顺,心里很是担心他们,所以特意……”

    “咣当!”

    兰馨的话还没说完,楚凤仪就直接将自己手里端着的茶杯给摔在了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温热的茶水淌了满地不说,瓷器的碎片也跟着四散迸裂,合着刚冲开的茶叶写满了狼藉。

    楚凤仪黑沉着脸,声音也变得严厉起来,“兰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会故意撒谎骗你不成?!我说灵溪被那个可恶的平顺带走了,就是被带走了!”

    兰馨并没有被楚凤仪摔碎茶盏的动作给惊到,而是不卑不亢跪了下来,“女王,请你念在多年的情分上,告诉我灵溪她现在的状况,我很担心她。”

    “可恶!你竟然还敢质疑我?1”

    楚凤仪愤怒地拍了下桌子,随手抓起个空的茶杯,直接朝兰馨砸了过去。

    她这个动作来的突然,柯伽察觉后连忙挡在了兰馨的面前。

    瓷器的茶杯重重砸在柯伽的后背,当成迸裂四散,有两片甚至划破了兰馨的脸颊,很快有殷红的鲜血渗出来。

    柯伽担心地看着兰馨,低声问道,“你有没有事?那些瓷器的碎片划破了你的脸。”

    兰馨无声摇了摇头,示意柯伽不用担心。

    她今天既然来了皇宫,就一定要问清楚灵溪公主的下落!

    哪怕明知道此举会惹怒楚凤仪,甚至很可能招来夺命之灾,她也不会有半点退缩!

    兰馨依旧跪在地上,将自己的脊背挺得笔直,然后猛地伸出手,撕扯掉自己的衣袖,露出那些陈年的伤痕。

    她的整条左臂上,纵横加错着数十道渗人的刀痕,虽然看上去就知道这些伤痕已经久远,却仍是能够看出来当时的伤势有多么的严重。兰馨看也不看那些伤痕,只是将左臂伸出,然后目光直直盯视着楚凤仪,“女王,当年我背着年幼的灵溪公主一起跳崖时,就早已经将自己的性命跟她绑在了一起。从那个

    时候开始,她生我才生,她有危险,第一个死的必须是我才行!”

    楚凤仪之前听灵溪说过,当年要不是兰馨死命保护着年幼的她,自己大概再也见不到唯一的独女了。

    虽然明知道绿翘的手段歹毒,可是募地看到兰馨胳膊上的伤痕,楚凤仪的心仍是被狠狠揪痛了下。

    她脸上的不耐烦瞬间被凝重取代,沉默低下了头,脑海里思绪纷乱万千。

    一直以来,她最怕的就是灵溪被平顺给拐走,所以才处处针对平顺,甚至动过杀之而后快的邪恶想法。

    不管是灵溪的哀求,还是她的眼泪,都不能令楚凤仪动摇早就立下的决心。

    可是如今不知道为什么,在对上兰馨手臂上那深可见骨的伤痕时,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坦然开口。

    明明只是些陈年的伤痕而已啊,楚凤仪却觉得那些伤痕太过刺目,灼的她压根不敢直视。“女王,兰馨的命卑贱如草芥,这辈子活着只为一件事,那就是让灵溪得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