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先驱大骑士 > 244
    玄元声音一时之间变得极为的慈和,哪里还有之前的那份淡然,这已明显的变化瞬化,柏斯勤却是稍微察觉到了。

    在柏斯勤心头有一股错觉,似乎自己这个与自己抖了几百年的师兄心底藏着很多事情,他并不是像自己所想象的那样一直与自己作对,一直为了得到掌‘门’之位而不择手段,反而是一直在暗中保护自己一般。

    “可是你怎么会知道那空间缝隙之中没有任何的威胁?还有,师傅当年与你都说了什么?“

    柏斯勤心头稍加冷静,当下再次沉声问道。

    对于之前的想法,柏斯勤不敢在想象下去,他怕自己再次的后悔下去,他怕自己这么一辈子的想法原来全部都是一个错误,一个极为可笑的话柄。

    玄元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看了看柏斯勤,神‘色’微微一正,而后便是缓缓说道:“师傅当年只是与我说了一句关于你的话。“

    “什么话?“

    没等玄元继续说下去,柏斯勤便是亟不可待的打断问道。

    玄元摆了摆手,示意柏斯勤不要心急,“师傅说,你是一个‘性’子暴躁之人,想事情太过于简单,让我多家提醒你,照顾你。“

    “就这些?“

    见玄元说完,柏斯勤极为不相信地看着玄元质问道。

    “我们二人乃是师傅生平唯一传授修为的两个弟子,我们二人的‘性’子师傅最为清楚,只是你心高气傲没有察觉罢了,你修为资质比我好,这点我从来没有否认,师傅也是一直在我面前对你赞赏有加,可是你却一直将我作为你的对手,一直在凭空认为我会对你怎样,可是对于你的这点我清楚,师傅他老人家更是清楚得很,对于你的‘性’子了如指掌,也是每每在我面前‘私’下提及这点,即便是在他遇害临终前的一刻,也是不忘让我照顾你,让我多提醒你,只是一直是被你作为对手的我,我知道,即便是当年的我说破了天去,你也是丝毫不会相信我的,这点我想你不会否认吧。“

    玄元说话之间,满脸的苦涩,眼神之中又是有着一股‘迷’茫,似乎是在对于三百年前的零零总总的事情追忆,眷恋,亦或者是叹息。

    柏斯勤虽然还是不想承认,但这点却是不可否认,何止是三百年前的自己,即便是现在的自己也是不会过于相信眼前的玄元,这个自己一直视为对手的师兄。

    但是此刻的柏斯勤心头却是无比的‘迷’茫,他现在时看不清楚眼前的玄元还是那个自己一致认为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师兄吗?是哪个为了掌‘门’之位使尽了浑身解数的玄元吗?

    完全不是,反而是自己一直都是如同一个刷脾‘性’的孩子一般,一直在正对着自己这个兄长,但是玄元却是将自己看的透彻,明白自己的心‘性’,甚至是比自己还要了解自己,试问,这样一个了解自己的人,想要击败自己,又是有何难度,但是那么多年来他迟迟没有什么举动,难道真的是如同他话里行间的意思那样不成?他实际上并无正对自己的意思,只不过是自己在一厢情愿的把他一直当最竞争对手了不成?

    见着柏斯勤神‘色’是千变万化,玄元却是一脸的沉着,似乎是在刻意等待着柏斯勤内心的挣扎,没有继续说下去。

    见着柏斯勤与玄元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在陡然之间变了味道,这边原本还在临阵待敌的修斯心头满是不解,这玄元不是与柏斯勤势同水火吗?按照修斯的想法便是,这柏斯勤与玄元两人一见面就得打个你死我活的,但是眼前的这种情况却着实让修斯大跌眼镜。

    “来了。”

    冷不丁的听见身旁的狸虎兽沉声低喝了一声,修斯全身随之一个‘激’灵,紧张的情绪情不自禁的从脑‘门’之中冒了出来,毕竟修斯还只是第一次的面对这强悍的让人闻之‘色’变的劫罚力量。

    “你不闪开避让?”

    修斯见狸虎兽没有想走的意思,当下便是不解地问道。

    “这力量对于我来说还不会构成威胁的。”

    怎想狸虎兽这话一出,当下险些没有将修斯给呛死过去。

    对于紫雷劫与黑雷劫两种力量,狸虎兽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险些让修斯背过气去。

    修斯看怪物一般地看着狸虎兽,心头很不是滋味,看来自己是着实的被这头“禽兽”给耍了。

    “你若还不想办法抵抗接下来的劫罚的力量,那么你就直接往生去吧。”

    见修斯此刻倒是没有什么举动了,狸虎兽此刻不冷不热地沉声说道。

    被狸虎兽这么一说,修斯是冷不丁一个‘激’灵,再次看了看狸虎兽那张被人拖欠了好几万两银子的表情,修斯不自觉的一阵蛋疼。

    “死马当活马医了,要么不来,一来就来猛的,我就这么好欺负不成?”

    修斯暗自腹诽道。

    上空之处的两道雷劫如同两条巨龙一般相互缠绕着呼啸着朝着下方的目标而来。

    仅仅是眨眼之间,那两道磅礴道难以估计的力量就此硬生生地轰击在了修斯的多层护体力量之上。

    修斯将最为得意的万相之力设置在了最外层,然而,让修斯震惊莫名的却是,就在那两股劫罚的力量触及到了外层的万相之力的时候,脑中的意念便是觉察到了一股极为强劲的力道,险些让修斯就此晕阙了过去,好在修斯的意念修为也不是泛泛之辈,勉强‘挺’过来之后,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意念稍加恢复的代价却是那万相之力的力量结界竟是在没有丝毫征兆地情况之下就此被那两种劫罚的力量给毫无阻碍的破解了,而直接就是作用到了自己的第二层护体力量之中,龙之斗气。

    龙之斗气的修为刚刚跨越剑圣的境界,成为剑尊,所以,即便是还仅仅是剑尊的下格状态,但是这两种力量之上的境界察觉却是天差地别的,所以,如今的龙之斗气已经不再是见升级境界的龙之斗气了,而这两个劫罚的力量在猛然之间轰击在了龙之斗气之上的那一刻,修斯只觉得‘胸’口一阵气闷,而后一股咸腥的味道便是从嗓子眼中溢出,修斯暗叫不妙,体内的‘阴’阳真元是疯狂攀升,不断的修复着在方才一击之下的内伤。

    但是,修斯并没有对龙之斗气基于过高的期望,而事实上也正是如同修斯所想的那样,龙之斗气虽然在一定程度之上承受了不小的劫罚力量,但是终究还不是这两个劫罚的级别,仅仅是抗衡了片刻之后便是烟消云散,而与此同时,修斯丹田之中的龙之斗气也是气若游丝。

    见着两种劫罚的力量势不可挡的趋势,修斯心头暗叫不好,接下来的便是自己的凤之斗气以及最为里层的‘阴’阳真元,可是对于此刻势头依旧不减的两种劫罚的力量,修斯心头不自觉的一阵犯怵。

    只见修斯脸‘色’再次一阵泛白,只见那两股劫罚的力量是同破竹,没有丝毫感受到龙之斗气的强大一般便是直接朝着里层的凤之斗气轰击而去。

    两股力量疯狂纠缠,如同一股旋风钻头一般,那般声势早已经是将结界之外的众人给瞎‘蒙’了,对于眼前的情况,只怕是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有见到过的,同时被紫雷劫与黑雷劫两种力量联合的轰击,这种劫罚力量是何种概念?只怕换做他们自己,一招都是抗不过去,但是眼下似乎那当中的渡劫的人还在顽抗。

    不过修斯的反应倒也是极为快速,吸取了前面两种力量瞬间被破解的教训,心念电转之下,竟是快过了那两股劫罚的力量,心头竟是暗自催动了凤舞诀的斗术,而就在那两股劫罚轰击的瞬间,只见修斯的整个身体竟然是被一股七彩之‘色’的光芒瞬间包裹住了,而后竟是再次的出现了那之前出现的七彩凤凰。

    狸虎兽轻咦了一声,眼神之中有些惊异地看着此刻专心应劫的修斯,而两股劫罚的力量竟然是没有一点轰击在他身上,就如此的近距离,竟然没有丝毫的触及,这不免有些匪夷所思了。

    狸虎兽眼神异样逐渐恢复,但是目光却没有丝毫的挪动,专神至志的看着此刻被两股劫罚力量团团裹住的修斯。

    修斯虽然在瞬间催动了斗术,但是如同之前的两股力量一般无二,这还没有来得及施展拳脚的幻化凤凰便是被两股劫罚之力愣生生的给震散了。

    而修斯体内的内伤却是更加的眼中,最终大口的吐着鲜血,‘阴’阳真元的能耐却是已经达到了极限。

    不过,那七彩凤凰虽然消失,但是修斯却是敏感地察觉到了量估计劫罚力量的稍微减弱,但也仅仅是些许的减弱,凤凰消失之后,两股力量依旧依旧丝毫如同利剑一般的轰击在了凤之斗气的力量罩之上。

    修斯整个身子都是随之一委顿,面‘色’更显的煞白如纸了,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渗入心底的恐惧。

    凤之斗气相比较龙之斗气倒是在削减这两股力量之上做出了不少‘女’里,在崩溃的那一刹那,竟是将这两个劫罚的力量消弱了近三成,可是这样一来的代价却是修斯体内的经脉损伤程度接近到了四成,原本准备在最后一冲防御之上的‘阴’阳真元在经脉遭受到如此严重损伤之后也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这对于修斯来说可不是一个好兆头,而此刻两股劫罚的力量却是没有给修斯丝毫的思考的机会,当下便是直接穿透了最后一丝的凤之斗气的力量,直直的砸在了‘阴’阳真元之上。

    修斯勉强支撑着两股武道真元的‘交’替流转,希望通过这两股力量将那两股劫罚的力量逐渐的卸掉,可是,修斯最终还是失算,这‘阴’阳真元虽然能够卸掉力道,但是修斯没有想到这两股劫罚的力量竟是在自己的万相之力,龙之斗气,凤之斗气这三股强悍的力道之下竟然仅仅削减了将近四成,而还有一大半的劫罚力量是需要自己相对很弱的武道真元力量来化解,这绝对不是修斯所愿意看到的,但却真切的发生了。

    修斯心头顿时升起了无力之感,难道今日自己就要被这两股雷劫的力量给就此击杀了不成?这岂不是死的太窝囊了。

    修斯心头虽然想着,可却没有放过最后一丝希望,‘阴’阳真元虽然在两股劫罚的力量不断攻击之下却也是在不断减弱,而体内的情况则更加的不妙,体内经脉的损坏程度也在不断的增加着,按照这种情况下去,即便是最终抗下了这劫罚的力量,只怕也是剩下最后一口气了,还不知道自己的修为会不会因此而遭受到严重的影响。

    狸虎兽一直是冷眼旁观地看着修斯的情况,迟迟没有出手的迹象,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而在袖袋空间的天暝此刻也是没有了丝毫的声息。

    最后关头,修斯心头终于是绝望了,‘阴’阳真元已经耗尽,但是劫罚的力量却还是没有完全被自己抵消,而‘阴’阳真元消耗掉的也仅仅是两成左右,这对于修斯来说已经是一种极限了。

    在最后一丝真元力消耗的那一刹那,修斯心头一片死灰,今日真就要这么死在这里了不成?早知道会有这老么子雷劫,就不会可以挑衅这里的高手了,看来还真是装‘逼’被雷劈。

    攻击结界之外的所有人见着那雷劫的力量虽然已经在减弱了不少,但是最终却还是没有完全消失,不由得心头暗自寻思起来,看来这结界之中突然应劫之人修为再高却还是没有逃过这最后也是最为强悍的一次雷劫之力,不过此人究竟是谁?会是哪个年轻小子吗?

    对于这点,最为担忧的自然还是穆‘露’与南宫雪几个‘女’子了,她们见柏斯勤,狸虎兽两人双双进入了那结界之中,原本对于修斯安危稍微放心下来,此刻却是再次的忐忑不安,隐隐之中有种感觉,这应劫之人便正是修斯。

    苏酥俏脸之上满是焦急不安,一双巧手不断的在裙摆之间扭捏着,显得有些焦躁。

    “李兄,你还不住修斯一臂之力,不然他就...”

    柏斯勤与玄元两人此刻也是被修斯这边的情况给惊住了,两人都是修为高深之人,经历过雷劫,更是知道这雷劫大厉害之处,更何况是这种他们没有经历过的恐怖雷劫,两人各自心头心惊不已。

    柏斯勤终究还是担心着修斯的安慰,即便是此刻关系到自己三百年来的冤枉委屈也是不再理会,当下便是大声喊着修斯身旁的狸虎兽。

    狸虎兽却是淡然地看了柏斯勤一眼,目光再次回到了修斯的身上,但是依旧没有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