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生子当如孙仲谋 > 第761章 那你会什么
    “你们想干什么!”

    被孙权一眼识破身份,对面显然吓了一大跳,连忙伸手把那正在火中炙烤的陶罐收到怀里。

    高手!

    窦玉茹眼睛一凝,此等火中取栗之举,对方居然一点痛苦之色都没有,显然练就了一身铁打的筋骨。

    而貂蝉,则是颇有兴趣的打量被那人收到怀里的陶罐,此人如此小心重视,想必不是凡物。甚至可能一直有人觊觎,否则不会有这种下意识的反应。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孙权。”孙权主动开口,不然他再耽搁一下,对面这家伙恐怕已经要变着法子跑了。

    “你是孙权?!”

    对面的葛玄一愣,认真盯着孙权来回看了一番,随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难怪,难怪这么轻易就发现了我,果真是天纵奇才。不过正好,既然你主动找上门来,也免得我去寻你,我有事要跟你说一下。”

    “哦?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孙权道。

    葛玄倒也没有顾及旁人,孙权让说,那他就直说了,

    “本来我是不想管你们外面的事的,但最近一些老家伙找不到我老师就总跑来烦我,我不像我老师,躲也躲不掉,就只有专门跑这么一趟了。”

    “说重点。”

    “重点就是,你不能只顾佛教,不管我道教吧?”葛玄直接对孙权说道。

    原来自张角之后,道教被官方打压,本来嘛,张角的太平道只是道教的一个分支,神州大地道教的受众在那,等这个风头过了,道家慢慢也就恢复了。

    可好巧不巧,外来教派佛教趁此机会,大力扩张。这就让中原的一些道教领袖感受到了危机。

    找上孙权,一来,是因为如今江东势力庞大,有一统天下之势,孙权的个人态度很可能决定道教未来的兴衰。

    二来,是孙权近期的种种举动,让人认为他有大力推广佛教之意。当初孙权答应徐州的高僧,要在江东修建一座不亚于洛阳白马寺的寺庙,如果说那时候还有政治因素在里面,那这一次孙权动工修建十三座佛塔又是为了什么?所谓上行下效,孙权的“喜好”决定了下面官员的行为,江东各地都在争先修建寺庙,士族们也开始研习佛法,至于支谦、康僧会等人在江东传经,更是畅通无阻,无人敢拦!于是中原的道教领袖一致认为,一定要想办法改变孙权的这种亲佛态度!

    三来,孙权跟左慈关系亲近,这也是为什么这些人认为孙权会答应他们的原因。左慈是道士,跟孙权关系好,就算你孙权跟佛门也关系好,但也不能厚此薄彼是吧。

    这种事情,如果左慈能够出面,那是最好不过,可惜左慈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且他也不在乎这些事,于是,那些人只能找上了左慈的徒弟——葛玄。

    本来葛玄也不想管这些,但他没有左慈那样的本事,躲不掉,被人烦得连安心炼丹都没办法,出于无奈,只能答应帮人跑这么一趟。

    不过说真的,也亏得葛玄是左慈的徒弟,不然以他的“口才”,不把事情谈崩才怪了。

    “这个事好办,我可以在江东找个山头修建一座道观。”孙权当场允诺,“不过前提是你要先帮我一个忙。”

    可惜,葛玄并不识时务,

    “我就是个传话的,为什么要帮你?”

    葛玄跟他师傅左慈一个样,一心只顾自己的事,对道教的发扬没兴趣。葛玄本就是因为不想被人烦才跑这么一趟,他自然更不希望因为这个而继续被耽搁。

    “道士!你怎么说话的?我主公跟你好言相向,你知道你面前的是谁吗!”陈武忍不住怒道。

    葛玄被人一喝,抱着陶罐退了两步,

    “怎,怎么,要动手吗?告告诉你,我我我可不是好惹的!”

    话虽然狠,语气动作却显得有些色厉内荏。

    孙权看了葛玄怀里的陶罐,眉毛一挑,

    “这样,我修一座道观,供你在里面炼丹,材料我出,保证没人打扰,如何?”

    “此话当真?!”孙权话音未落,葛玄立刻就跳了起来。

    “星月为证。”孙权指了指天。

    “那七彩蜈蚣,双头蟾蜍,人形树果。。。。。。这些你有吗?”葛玄噼里啪啦一口气说了数十种材料,一脸期待的看着孙权。

    孙权淡淡一笑,无比自信并肯定的答道,

    “我没有谁有?”

    不过孙权心里面嘛:这说的都是些嘛玩意儿?

    不管嘛玩意儿,只要葛玄信了就成。

    “我答应你!”

    “好!一言为定。”

    葛玄不想耽搁,当即道,

    “要我帮什么,我们马上去,早去早回。”

    “帮什么?”葛玄的话却是让孙权一愣,葛玄出现在这里,他会不知道孙权是来干什么的?

    心里莫名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孙权收起脸上的笑容,认真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附近?”

    “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啊。”葛玄理所当然的回道。

    孙权眼皮一跳,

    “那你怎么会到这边来找我?”

    “我顺着感觉就走来了。”葛玄说道。

    “。。。。。。牛!”

    不管如何,至少他孙权的行踪没有暴露,只能说明,这葛玄确实是个奇人。

    “言归正传,我这次需要你帮我对付童渊。”孙权进入正题。

    “没问题。”葛玄下意识点头,突然反应过来,“等等,童渊?”

    “没错,怎么?有问题吗?”孙权把头一歪。

    “有问题!当然有问题了!我又不会武功,你让我对付童渊,不是让我送死吗?”葛玄忍不住说道。

    “你不会武功?”孙权眯着眼睛,一脸的怀疑,偏头看向貂蝉,希望貂蝉给他一个判断。

    貂蝉低声对孙权道,

    “不像是说谎。当然,他也不像是不会武功。”

    “那算什么?”

    “应该是,以为自己不会武功。”貂蝉给出一个解释,同时,把目光放在葛玄怀里的陶罐上。

    “原来如此。”孙权明白了貂蝉的猜想,恐怕是葛玄炼的丹药。葛玄这么多年不知道吃了多少他自己炼制的丹药,功力大涨,能轻易打死一头牛,但他确实没学过武功,也认为自己不会武功。

    见此,孙权不禁皱起眉头,童渊不是普通人,葛玄一点武功路数都不懂,功力再高,也绝不是童渊的对手。

    “我也不是让你直接跟童渊交手,用奇门遁甲周旋一下,总没问题吧?”孙权转而说道。

    “奇门遁甲我也只学了一点皮毛,不然也不会轻易就被你们找到了。”葛玄回道。废话,且不谈孙权这个拥有“无懈可击”的异类,他葛玄要是真学到了左慈奇门遁甲的精髓,他会被那些人烦到没办法来跑这么一趟?

    “那你会什么!”孙权眼睛一瞪。

    “炼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