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近身狂婿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清理门户!
    楚云犹豫了下,终于还是接通了。

    新仇旧恨总要了结。楚云也不是扭扭捏捏拿不出手的人。

    挂断了陈生的电话之后,楚云接通了。

    “喂。”楚云平静道。

    “都知道了吧?”骆文舟不似以往那般客套,直奔主题道。“我弄了个新生代的大会。邀请了各个城市的青年才俊。”

    “所以呢?”楚云轻描淡写道。

    “你来么?”骆文舟径直问道。

    “你这算是邀请我?”楚云反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骆文舟点头。

    “我连一个商人都不算。”楚云说道。

    “但你弟弟楚少怀会来。”骆文舟说道。

    “这和我去不去有因果关系吗?”楚云问道。

    “他上次打了我。”骆文舟平静说道。

    “你想打回去?”楚云问道。

    “你来了才会知道结果。”骆文舟说道。“不来,只能等到事情结束后,才能从别人嘴里知道。”

    楚云微微眯起眸子。意味深长道:“你不怕他爸?”

    “话我已经带到了。”骆文舟淡漠道。“来不来。看你自己的选择。”

    说罢,骆文舟很干脆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楚云收起电话,陷入沉思。

    从逻辑上来说,骆文舟痛恨楚少怀,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当众羞辱他,打了他。哪怕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也会怒火中烧。何况是白城新王,骆文舟?

    但他就算再痛恨楚少怀,又能怎样?

    骆家在白城,的确是只手遮天的存在。

    可在四九城,在楚中堂眼里。也只不过是寻常的豪门望族。

    骆文舟敢动楚少怀吗?

    敢在他举办的官方大会上,伤害楚少怀?

    坦白说,楚云一丁点都不信。

    而楚少怀也不傻,他既然敢赴约,就肯定会做好万全之策。哪怕是一丁点的委屈,也绝对不会受。

    沉默了会,楚云打给陈生:“安排一下。我明早来白城。”

    陈生试探道:“为了楚少怀?”

    “他是我弟弟。”楚云面无表情道。

    “明白。”陈生点头。

    次日一早,楚云秘密抵达白城。

    官方大会于明早九点举行。中午会有个简单的饭局。下午则是持续的开会。到了晚上,就是一个类似燕京晚宴的豪门聚餐。

    吃喝玩乐,应有尽有。

    骆文舟为了彰显白城新王的影响力,竭尽全力将这场官方大会举办得有声有色。

    各地公子哥也纷纷齐聚,十分热闹。

    像楚少怀这样的京城名少。他在燕京名气逼人。在白城,同样是万众瞩目的存在。

    他西装笔挺,风流潇洒。英俊的五官仿佛雕刻般,近乎完美。

    举手投足散发的名少气质,也让不少名媛千金侧目。当得起京城第一少头衔。

    白天的大会,楚云连商人都算不上,肯定不会参加。

    中午蹭了顿饭,他就回酒店睡觉了。

    下午的会议,他继续缺席。直至晚上的聚餐,他再度现身。将蹭吃蹭喝发挥到极致。

    晚八点。

    骆夫人亲自现身为儿子捧场。

    那名白城招商部的官员,竟亲自陪同在她轮椅旁。偶尔低头接耳,似乎关系很好。

    晚宴现场热闹非凡,三五成群扎堆聊天。好一幅盛世景象。

    “楚云。你有没有过哪怕一点的不甘心?”

    喝了几杯酒的骆文舟突然出现在无人问津的楚云身边。

    后者正吃着美食,好似偷偷溜进来的,很不大气。

    “为什么不甘心?”楚云往嘴里塞了一只龙虾。随口问道。

    至少到目前为止,这场官方大会什么都没发生。一切都很平铺直叙地进行着。有官方代表出席,楚云也不认为骆文舟会搬石头砸自己脚。让骆家颜面尽失。并丧失官方的信任。

    “他所拥有的一切,本该是你的。”骆文舟一字一顿道。“他京城第一少的名号。也本该是你的。”

    “是楚中堂,从你手中抢夺了这一切。不是吗?”

    楚云吐出虾壳,喝了半杯红酒:“小王爷,你该不会是在挑拨离间吧?这也太低级了。”

    骆文舟眯眼道:“有关楚家的事儿,我知道的不多。我但母亲却一清二楚。她告诉我。你本该成为楚家唯一的继承人。可你斗不过楚中堂,只能背井离乡,去明珠当上门女婿。”

    “就算你说的对。”楚云点了一支烟。

    吃饱喝足后,他十分惬意。

    “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楚云问道。

    “如果你真的不甘心。”骆文舟一字一顿道。“我和你联手,除掉楚少怀。助你执掌楚家。”

    “凭你?”楚云扫了骆文舟一眼。“你有这本事吗?”

    “单凭一个我肯定不够。”骆文舟平静道。“但我母亲。绝对有这个能力助你一臂之力。”

    “一个残疾人凭什么这么自信?”楚云说的话极为刺耳。就连骆文舟的脸色,也迅速发生了变化。

    “不要侮辱我的母亲。”骆文舟寒声说道。

    “你很不高兴?”楚云说罢,话锋一转道。“我之前总结过。你母亲就是个心理变态。她利用完你父亲,又利用你。只不过是为了实现她的野心而已。”

    楚云直勾勾盯着骆文舟:“你但凡有点脑子,就不会看不出你母亲的意图吧?”

    骆文舟脸色阴寒。却一言不发。

    “哦。你其实什么都知道。但她能帮你成为白城的王。所以你默认了。接受了这样的结局。对吗?”楚云喷出一口浓烟,毫无征兆道。“为了权力,连自己生父都可以杀。说你是个畜生,都是对畜生的侮辱。”

    “楚云,你知道吗?”骆文舟竭尽全力控制着情绪。

    今晚的一切,都要按母亲的计划行事。

    他作为执行者,绝对不能制造破坏,拖母亲后腿。

    “你成功激怒了我。”骆文舟双眸中散发出寒光。“今晚,不论是你还是楚少怀,都不会过的太舒服。”

    而一旦找到了切入点。

    骆文舟会亲手毁掉一个,或者兄弟俩的声誉!

    让他们今生今世,都再也抬不起头来!

    “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害怕?”

    楚云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唇角微微裂开。露出一抹阴森森的冷笑:“总有一天,我会替你老子清理门户。”

    骆胤的位子,骆文舟不配坐!没资格坐!

    老子是英雄,儿子,却畜生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