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咻心想你们这奶茶店尽搞些花里胡哨的,但是我竟然很感兴趣,道:“都有什么奖品?”

    服务员笑道:“双方加起来的总分一共是两百分,达到九十分可以免单,一百一十分加送一个小蛋糕,一百五十分送一百元的会员卡,一百八十分是终身免单,至于两百分……”她微笑道:“是一对情侣杯子哦,奥地利水晶制成,天鹅形状,一只黑色一只白色,非常漂亮,在展台上放着呢。”

    姜咻看过去,果然就见展台上放着一对水杯,在灯光下璀璨生辉,非常的漂亮。

    她立刻看向傅沉寒:“想要!”

    傅沉寒:“……”    姜咻又狐疑的看向服务员:“你们这样玩儿真的不会亏本吗?”

    服务员道:“您可别小看这个游戏呢,至今为止,我们店里的最高分只有九十分哦。”

    姜咻道:“我试试吧。”

    服务员点头,给两人一人一张测验卷。

    姜咻先做的是对方的喜好,    只见第一题,请问你的伴侣会喜欢哪种食物?

    ()。

    A,蜂蜜蛋糕。

    B,蔓越莓蛋糕。

    C,抹茶蛋糕。

    D,冰淇凌蛋糕。

    姜咻:“……”    她抬头就对上了服务员温柔的微笑。

    姜咻觉得脑壳痛。

    傅沉寒根本就不喜欢吃甜食好不好!    她思索了一下,选择了一个抹茶蛋糕。

    因为在上述三种蛋糕中,傅沉寒只吃过抹茶蛋糕,嘻嘻。

    还是她硬塞的。

    姜咻看向第二题。

    如果您伴侣的母亲和您同时掉进了水里,您的伴侣会先救?

    ()    A,当然是我。

    B,当然是母亲。

    C,一起淹死算了。

    D,这个选项是凑数的,选择无效。

    姜咻:“……”    你们能不能帮干点人事?

    ?

    姜咻选了A。

    服务员道:“您很有自信呢。”

    姜咻:“当然了,因为他妈妈会游泳。”

    服务员:“……”    十道题做完,姜咻只觉得能拿九十分那两位可真是爱惨了对方。

    她飞快的做完了自己的喜好,服务员收集起来核对,渐渐地她眉头微皱,良久,她笑了:“恭喜两位,是两百分呢。”

    姜咻:”?

    ?

    “    服务员真心道:“两位肯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连这么变态的题都能拿满分,请稍等,我马上就去将奖品拿过来。”

    姜咻疑惑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先救谁?”

    姜咻选的是先救妈。

    傅沉寒:“因为我不是智障,不会掉进水里。”

    姜咻:“……”    很好,你厉害。

    服务员很快就将水晶杯子拿了过来,装在一个礼盒里,姜咻美滋滋的欣赏了一会儿,忍不住发朋友圈炫耀:    xiu:奖品。

    [图片].    很快就有了评论。

    【殷绯小仙女】:卧槽!这不是果果茶茶他们家的那个奖品吗!姜咻咻你是怎么拿到的?

    据我所知这东西只有答对题才能拿到啊!    【辛辛】:真爱了,那种题都能满分。

    【谣谣】:上次跟季守梦,六十分都没拿到。

    【殷绯小仙女】回复【谣谣】:那你们还是赶紧分了吧,我和辛姐还有九十分呢!    【谣谣】回复【殷绯小仙女】:正在准备。

    【季人渣】回复【殷绯小仙女】:绯绯,你的零花钱没有了,我会跟你表哥说的。

    【殷绯小仙女】:……    【滕凯乐】:助教这是你跟老公赢来的奖品吗!?

    你们一定会百年好合的!    姜咻看着这条评论,唇角不自觉地勾起,回复道:【是的。

    】    她放下手机专心致志的开始吃自己的小零食,等吃完了后划开手机,就见滕凯乐的评论下方多了一条回复:【借你吉言。

    】    回复人的ID是【傅老狗】。

    姜咻:“……”    她悄悄咪咪的瞅了傅沉寒一眼,明知道对方已经看见她那个“是的”了,还是删除了那两个字。

    从星云城回重梦水城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姜咻让人帮自己查了查金敏的消息,就去洗澡了,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儿子趴在床上,一脸深沉,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姜咻凑过去,“小奶音,想什么呢?”

    姜松音瞥见她,说:“我在想一件事。”

    姜咻:“你说说看,是有女朋友给你表白了吗?”

    姜松音:“……不是。”

    姜咻震惊:“难道是男同学!?”

    姜松音:“……”    他爬起来,道:“我是在想,你不是想跟亲爹增进感情吗。”

    姜咻:“?”

    姜松音说:“我听说,男女只要睡在一起,就会增进感情。”

    姜咻大惊失色:“你听谁说的?

    !”

    姜松音:“小景哥哥。”

    姜咻:“……”好的,景清宜,你死了!你彻底死了!死透了!    “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姜松音歪头:“可是你昨晚上跟亲爹睡了之后,亲爹就没有凶你了,今天还陪你逛街,玩儿弱智游戏,给你赢奖品。”

    姜咻下意识的看了眼放在床头柜上的天鹅水晶杯,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叫弱智游戏?”

    “……”姜松音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在想今晚上要不要让你过去跟亲爹睡。”

    姜咻叹口气,爬上床,用被子盖住自己,道:”得了吧,昨晚上你亲爹说了,就那一次。

    “    姜松音严肃的说:“同床共枕只有第一次和无数次!”

    “……”姜咻问:“这也是你小景哥哥说的?”

    姜松音:“不是,是小江哥哥。”

    姜咻:“……”好的!江敛!你也死了!死的透透的!    姜咻捏了捏儿子的包子脸:“要是同床共枕就会解决事……”    姜松音:“没有什么事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睡两次。”

    姜咻的脸彻底黑了:“这又是谁跟你说的?

    ?”

    姜松音:“是小舅舅。”

    姜咻:“……”行!丁呈舒!你没了!    三个弱小无助的菜鸡并不知道自己失去了大佬的庇护,从此再想畅游王者峡谷变成了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为自己的嘴贱付出了惨绝人寰的代价。

    姜松音建议道:“你可以把杯子拿去给他,然后在他书房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