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刀御三界 > 第七十六章 寺起风云,大师真玄
    本来一个杀强敌无数的少年小卒,在江湖帮派血雨之中,斩下人头无数的蒙面少年,一个时时刻刻在心中对自己的仇人,都怀有极大杀念的张小闲。

    当说出来,要带着二人去到城南的南山寺上香时,张林子和弯弯都不约而同的在脸上挂上了个大大的问号。

    烧香拜佛,那不是善男信女们才会去做的事。

    你张小闲怎么说也不会是这其中的一份子。

    “来到都城,毕竟都没有进去过那种地方,所以,总想着是不是也要去一次,再说,我们整日在这家里和贺兰院之间来回跑,也没有正经出去玩过,正好趁了这个功夫,咱们到处去看看!”张小闲解释道。

    这话一说,当然引得弯弯大声叫好,整日待在这宅子里,她也有些闷了。

    今日初一,眼看着苟延残喘的寒冷冬日,已经就要被温暖的初春挤怼的气势越来越低迷。

    暖意开始散发出迷人的意味,特别是今日的阳光,格外的有种想让人走出去的冲动。

    张小闲他们三人,就在这暖意渐浓的时候,出了门,来在了都城的大街上。

    西柳大街上来往的人和其他的店铺林立的街道想比并不多,但是却是个极干净清爽的地方。

    走过宽敞西柳街,穿过热闹坊市,张小闲带着二人在一间墨宝斋前停下来,让张林子挑了两只细体羊毫,又走至一处糕点铺子,给弯弯买了她最爱吃的桃花酥。

    三人这才开心的乘了马车,向着南山寺而去。

    “你今日真的就只是带我们出来逛临安城?”马车上,心里略有不安的张林子,看着脸上浮着笑意,与以往并无二样的张小闲,有些奇怪问道。

    张小闲点头,说了声是。

    张林子虽然心里有疑惑,但却也实在猜不出他的想法,所以,暂时也不再问什么。

    只静静的听着马蹄踏在路面上,发出嗒嗒的声响。

    不过二个时辰的功夫,马车就来到了城南南山寺外的那条显得很是宽广的路上。

    这时候,正是上午时节,又恰逢初一,来这里上香的男女,络绎不绝,。

    按照寺里的规矩,马车轿撵这类的不准入寺院。

    于是,张小闲便带着二人早早下了马车,顺着宽阔走道,向着南山寺大门而去。

    南山寺坐落在临安城南,怀南山脚下,是临安城的第二大香火鼎盛寺庙。

    据说之所以这些年来,鼎盛不衰,是因为最早在百余年前,南上寺里来了一位云游的得道高僧,风云大师。

    大师不但佛法高深,亦颇有些玄妙手段,对来至面前之人,一眼便能看出此人好恶如何,身体有无隐疾,并且手段绝妙,对所求见之人,有难必能解之。

    所以,声名贯耳,都言说这风云大师乃一上仙一般的人物。

    在这庸庸人世间,谁又曾真的见过什么仙家,于是便一传十,十传百,风云大师声名鹊起。

    由此,南山寺从而也盛名远播,三十余年前,已是一百四十多岁高龄的风云大师,坐化而去,他的掌门弟子上阳,接过了风云大师的衣钵,执掌南山寺。

    望着前方宽大高耸,黄瓦飞檐的寺门,和长方牌匾上鎏金的四个大字,慢慢走近的张小闲,竟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尤其是看到白云寺门上方,那几个活灵活现的檐兽的时候,心里更是无来由的烦躁。

    “弯弯,你推着林子进去上香,我先在这里站一会儿,看看这边风景!”

     张小闲找了一个理由,站立在了寺门外的一侧。

    弯弯听说张小闲先不进去,有些不悦,嘟嘴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先吵着来这里的,可是这到了却又不进,真是奇怪!”

    张林子此时神情似乎也有些异样,转头看了张小闲一眼,心里想着,小闲这些年是驰骋在战场的人,杀戮本就有些重,所以,这等净地不愿意进,也有情可原。

    因此,也不说什么,只是催了弯弯一起进去。

    说好了,上完香火以后,便在这寺门处汇合。

    看着二人随着人流从偏门而入,不见了身影,张小闲这才开始找了一处相对安静又方便观察寺门处动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这里出入的人流是真的很多,都带着一副虔诚模样,毕恭毕敬的走进寺里。

    张小闲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里的人群,仔细辨认着。

    尤其是母子一同来上香的人,他更是多看上几眼。

     ……

    冷玄亦今天有些莫名的不安,一大早自己一双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

    生性阴冷,狡黠但行事一直很谨慎的他,本来今天不想出门。

    可因为是初一的缘故,老母陈氏一大早就差人来催了他,让他赶紧去她的房里吃过早饭,一起向着南山寺启程。

     母命难违,冷玄亦只好遵命,和老母一同用过早饭,叫上几个得力侍卫,便乘着马车向着南山寺而来。

     也许今天是真的不顺,好好的马车,谁知道行至半路竟是坏了。

    一面是着急心诚拜佛的母亲,一个是来自心底感受到的不安,冷玄亦好一阵犹豫。

    不过最后,还是命人重新换了辆马车,继续朝着这边而来。

    耽搁了这些功夫,所以,等冷玄亦带着一些人赶到南山寺的时候,已经快要接近中午。

    已经等得有些着急的张小闲,在看到那个留有三缕长髯的中年男人,从马上下来的时候,嘴角不由挑起一抹笑意。

    冷玄亦,你终于还是受死来了……

     冷府的侍卫,都是身带武器,自然是不能入了寺院之内,正是因为这一点,张小闲才把动手的地方,定在这里。

    幕僚冷玄亦,阴险狡诈,行事诡谲,府里侍卫众多,张小闲曾经盘算过,根本无法下手,可这里却是不同,他们这次除了留在寺院外的侍卫,只有一个随身小厮和两个婢女跟着。

    看到他所要等的人,已经进入了寺院之中。

    张小闲这才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青白袍子,慢悠悠的跟着走了进去。

    在前大殿中供奉过香火,冷玄亦等人便被寺院里的客堂礼让到清净后堂之中,稍作休息。

    寺院对冷老夫人这种恩客表现的很是客气,不一会便摆上茶水,点心,要众人品尝。

    冷玄亦此时正坐在堂间和老母说着闲话,这时有个有些青雉的小和尚,打了一个礼进来。

    “冷施主,有位您的故人要见你!”

    故人?这里?冷玄亦稍作迟疑,问道“他可说过名字?”

    “说了,叫做真玄师父!”

    真宣?冷玄亦用力的想了想,似乎有些耳熟,但是一时却想不起来。

    “奥,那位师父还说了,他和郇王府里的真一大师是同门!”

    “奥?是他?”冷玄亦的神色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竟是真一大师的师兄到了……赶紧走带我去拜见这位大师!”冷玄亦立时站起身,跟随着这位小师父向外走去。

    跟随而来的小厮一看,即刻要跟了上去,却被冷玄亦抬手阻止,“真宣大师不喜欢杂人太多,所以,不要跟着我了!”

    绕过高耸的殿堂,穿过一条小路,那位年纪不大的小师傅,把冷玄亦带到了后院的一排禅房跟前。

    指了其中靠边些的一间,施礼说道:“大师就在里面等你,请施主进去吧!”

    说完,转身离去了。

    冷玄亦心情略微显得有些激动,来在那座虚掩着门的禅房门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襟,这才轻轻的推门进去。

    禅房内寂静的出奇,光线稍显暗淡,冷玄亦双脚刚刚踏入,顿时,身后的门立刻砰的一声紧紧关上。

    “啊,是谁!”这下,本来还是一脸恭敬笑意的冷玄亦,顿时心脏猛地一跳,整个身体立刻像是感受到某种危险一般,猛地绷紧。

    然后他悲哀的感觉到自己的脖颈间,竟是一凉,有把短刀,已经稳稳的抵在上面。

    “如果聪明点就不要叫喊,因为那样你会立刻去死,如果连自己为什么死都不知道,岂不是觉得有些太亏!”

    一个少年低沉的声音在冷玄亦的一侧响起,声音安静平和,竟是听不出有丝毫的波澜。

    “你不是真宣大师?”

    “我让人去请你时,说的是真玄可不是真宣,还有,这个可是我刚刚给自己起的名字,怎么样?惊喜吧!”

    此时的冷玄亦哪里有他这般谈笑自如,一张面孔早就吓得煞白,不过,毕竟是经历过多少大事的人,惊骇之余,努力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这位小仁兄,萍水相逢,素昧平生,你为何做如此形状?”

    张小闲听罢,用空闲的左手撩动了一下,几乎把自己包裹个严实的黑袍,露出一双充斥怒火和煞气的眼睛。

    “你还记得十六年前的林家献宝吗?你还记的因为你的诡计,而满府被屠的林氏满门吗?”

    “你,你是林家的后人……可是,可是你不是应该……”

    “你是想说我应该死了或者残了?也是,从那么高的墙了扔了出去,我不应该如此完整健壮,可惜,人作恶,天在看,被蒙冤惨死的林氏一门中,终将还是有一个人完整的活了下来,所以,今天我来就是替林家向你索命的!”

    冷玄亦一听,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小命今天必丧。

    心中暗自咬牙,我但凡要人跟着,哪里会死的这样轻巧。

    如今悔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