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诸天神话聊天群 > 第60章 送子观音
    出于谨慎,从房内走出来以后,法海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去探寻这座寺院的秘密。

    先前上山时,因为被门口两名知客僧唐突拦下的缘故,法海尚未能够好好一览寺中的风光。

    如今落得清闲,自然免不了一番参拜。

    入门没几步,一汪碧波荡漾的荷塘便映入眼帘,池中不分一年四季都盛开着满池粉白的嫩荷,殊为神异。

    有好事的香客见法海疑惑,也乐得向他告知,原来这其中还涉及到昔日白岩寺开宗立寺时的一桩往事。

    据传百年前,这偌大一座白岩山还是荒郊野岭的时候,白岩寺的开宗祖师智贤和尚曾于此苦皴凿洞府,苦修佛义。

    奈何智贤愚钝,遍观佛经而不可得,日过有旬,眼看便要支持不下去。

    恍惚之中,忽见得天地间有梵音诵唱,天花乱坠,地涌清泉,观世音菩萨自虚空凭生,为他现身说法,开解佛门五味百法。

    陷入顿悟的智贤和尚再清醒过来,却见天色如常,菩萨也没去了踪影。

    本以为此间种种不过是浮光幻影,然而仔细观之,却蓦地发现原本白石嶙峋,空无一物的乱石间居然凭空生出一汪碧泉,明明是冬季,仍有朵朵粉荷漂浮其上,丝毫不显颓意。

    待到这时,智贤方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真的遇见菩萨垂怜,开引世人。

    以泉水解渴,莲子充饥,如此反复之下,智贤和尚又在那白岩山上苦修十数载,终于心有所得。

    感念菩萨成道之恩,于是便在这白岩山上亲手一石一木地搭了座观音殿,立下白岩寺一派的传承。

    延续至今,几代人的发展,不知不觉竟已是方圆数十里最大的寺庙。

    荷塘上有一道白石构建的浮桥曲回,从桥上迈过,没几步路便是两座宏伟瑰丽的佛殿。

    佛门以右为尊。

    靠右手边略微高大上一些的是药师佛殿,左边低矮上几分的则供奉着观世音菩萨的金身法相。

    大殿上,晨钟暮鼓被随意摆放在佛前,更有甚者上面都附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好些僧人忙着替香客解签祈福,却不见有一人安坐佛前诵经念佛。

    摇摇头,合手默诵了一边心经,法海绕过大殿又朝后边走去。

    除了居中两座大殿,寺庙后方还有一排鳞次栉比的殿宇,自右往左依次供奉着其余一些菩萨罗汉的法相。

    最右一间明显较之别处香火要旺上许多,便是殿宇都能看出有重新翻修的痕迹,想必应该就是供奉着那尊据说百试百灵的送子观音菩萨了。

    只是法海站在菩萨像前,无论天眼通如何施展,却是看不出半点神异之处来。

    正好遇见有夫妇面露忧色地迈入门槛,不多时丈夫又独自一人欢天喜地走了出来,唯独不见了那名面容姣好的妇人。

    法海心中一动,表面上却是不露声色地将之拦住。

    “阿弥陀佛,小僧法海,见过这位施主,敢问施主贵姓。”

    诵了一声佛号,法海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纯真模样。

    “免贵姓吴,不知小长老有何吩咐?”

    本来被人拦住还有些不耐烦,正要呵斥,可见到询问自己的是寺中僧人,那汉子却是连忙摆出一副笑脸来。

    “吴施主,不瞒您说,小僧刚好云游路过宝地,听闻这寺中送子观音十分灵验,心中颇有些好奇,不知施主可否为小僧解惑一番?”

    法海一脸诚恳,配上那张平平无奇的帅脸,很是让人不由得升起好感。

    那汉子也不回绝,或许因为心中了却一份挂念的缘故,倒是兴致勃勃同法海叨唠起来。

    原来起先这寺中并没有什么送子观音灵验的传闻,还是这任方丈主持寺庙以后,忽有一日梦见送子观音与他讲道,说是佛主为宣平城中十万佛众诚心所动,特遣她法身降世,为那些乐施善行之人福泽子孙。

    凡是家中长久积善的,将女眷在菩萨面前静坐一日夜,必能得出子嗣。

    一开始,城中百姓对这种说法还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但陆续见有拜过送子观音的人家诞出子嗣,渐渐凡是生育艰难的家庭,纷纷都阖家上山祭拜。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菩萨赐福,那些拜过菩萨之后肚子依旧没有动静的,按照方丈所言,是祖上未曾积善,故而不能福泽后人。

    面前这位吴姓施主,是城中一处钱庄的掌柜,也是年过三旬不出子嗣,这次向寺里捐了好大一笔香油钱,才得了机会让菩萨为自家夫人开光祈福的。

    又絮絮叨叨了好一阵子,那汉子带着笑容地离去,只是走时步伐明显轻快了许多。

    目送对方离去的身影,法海眼神流露出些许怜悯。

    若是他方才没有看错,那男子内火虚旺,肾水衰竭,一看就不像是能够有子嗣的样子。

    倘若日后他家夫人身子有孕,法海都不知是该祝贺他还是该怜悯他。

    正当法海胡思乱想些什么,忽然背后有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

    法海定了定身子,却是没有什么大的动静。

    “小和尚,不是和你说过不要在四内乱跑,以免冲撞了贵人吗?方丈好心允许收留你几日,要是你还不知好歹,就休怪俺们翻脸不认人了。”

    法海转过头,却是除了先前将自己引进来的觉思,还有两个肥头大耳的僧人。

    “阿弥陀佛,觉思师兄,师弟只是存心想要祭拜一番寺内供奉的菩萨,不会乱走的。”

    法海故意做出一脸小心翼翼讨好的笑容,口口声声端是恭敬异常。

    颇有些受用,见法海确实没有怎么乱走,觉思这才语气缓了些。

    指了指身后两名和尚,觉思笑着对法海说道:

    “觉明、觉远师兄是寺内颇有辩才的僧人,听闻师弟一路云游至此,想来眼界定然不凡,故欲与你讨教一番佛法,师弟应该不会推辞吧?”

    “……”

    我还有推辞的可能吗?

    看着觉思背后对自己露出核善笑容的两个僧人,法海嘴角微微犯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