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神厨狂后 > 第1423章 难立于世
    丑闻。

    凤浅看着眼前这人,只觉得心上一阵暖流涌过,整个人被浓厚的爱意包裹着。

    她主动伸出手攀上了轩辕彻,又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

    在心意相通的爱人面前,她永远不会吝啬于展现自己的爱意。

    而轩辕彻永远会回应她。

    一只大手扣在凤浅的背上,将人拉进略显滚烫的怀中,紧紧禁锢住。

    薄唇早就就不可耐地覆了上去。

    唇齿厮磨间,轻轻浅浅的喘息听得人面红耳赤。

    但这亲吻并未持续很久,片刻之后,轩辕彻有些难耐地碰了碰她的唇,便主动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而凤浅还未清醒过来,下意识地凑上去追逐。

    “浅浅,有人来了。”

    轩辕彻用手抚了抚凤浅的秀发,安抚着怀中人,凤浅这才从情迷中清醒过来,但她却怎么也不肯起身,就这样赖在轩辕彻的肩头,埋着脸不愿意动,心头还憋着股气。

    到底是谁这么没眼色,没看见人家夫妻之间正浓情蜜意着吗?

    “浅浅?”

    轩辕彻又催了一遍,但是凤浅还是装死不起。

    不管不管,她是孕妇,需要在夫君的怀抱里休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起。

    来人倒也没说话,大概是被他们夫妻两人的腻歪劲儿给惊到了,只是站在那里,不说留也不说走。

    气氛一时尴尬起来,轩辕彻倒也不催了,反而是凤浅觉得有些过意不去,爬了起来,回头却看见原来是熟人。

    “大哥,怎么是你?”

    步镜月像是刚从尴尬中反应过来,急切地走近凤浅。

    “浅妹,轩辕公子,你们怎么也在此,可曾看见霜儿?”

    凤浅听见熟悉的名字,不由地皱眉:“霜儿?

    霜儿姑娘也和你一起进来了?

    你们进来这地方做什么?”

    “说来话长,我们好像被人下了迷药,醒来之后就有个黑衣人在追杀我们,无奈之下,只能躲入枯鬼渊中避险。”

    说着说着,步镜月更加激动:“谁知道这鬼地方是怎么回事,先前我和霜儿还在一片密林之中,一阵地动山摇之后,我就在这里了,就连霜儿也不见了。”

    “你说霜儿姑娘不见了?”

    凤浅蹙起了眉头,看着有些焦急。

    “完了完了,此地处处是机关,要是霜儿姑娘不慎踩到了机关里,怕是性命堪忧。”

    “那怎么办?”

    步镜月慌张了起来。

    “要不我们分头找吧,这样快一点。”

    凤浅说着,便朝周围大喊起来。

    “清羽,师兄,你们在哪?”

    不过片刻,风清羽和花梦影便从树林深处走来,连带着云爷和脸色不佳的司空圣杰。

    花梦影伸了个懒腰,显然是不知道在哪已经打了个盹,休息了一番,都有了调侃人的力气:“我还以为师妹只顾着花前月下,早就将我这师兄忘到脑后了呢!”

    待他看见了步镜月,也是一惊。

    反应更大的还有风清羽。

    他一下就跑到步镜月旁边,问道“太子殿下,怎么你们也再此处,看来我师兄的迷药真的没什么用,一个都没迷晕。”

    看着人一个个都冒出来,步镜月都有些呆愣了:“大家,都在啊!这样更好,人多力量大,这样找霜儿也更加方便了。”

    “霜儿姑娘不会也和你走散了吧?”

    风清羽懊恼说道,“不过我也和孤大侠还有师兄也走散了。

    你不知道,这地方邪乎的很,根本就没法找,只能等着。”

    “胡说什么,怎么没法找?”

    凤浅走上前去,将风清羽一把拉到身后。

    “大哥,走,我带你找去。”

    步镜月有些丈二摸不到头脑,但是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对,凤浅今日怎么这么奇怪?

    然后就在他回头,准备跟凤浅再说上两句的时候,一口龙纹如意锅已经朝着他迎面袭来了。

    “咣”的一声,锅底和脑袋亲密接触,还没等凤浅来第二下,人就已经硬邦邦的直接脸朝下砸在地上了。

    “好歹你也是灵尊高手,怎么能这么不禁砸呢?”

    凤浅收起龙纹如意锅,蹲下身来,手在他脸上一摸,顺着缝隙,便揭起一张人皮面具来。

    “师父,这怎么回事?

    这人是?”

    “千面尊者,是我们的老‘朋友’了。”

    凤浅笑着看着地上的人,嘴角勾起了一抹邪恶的笑容。

    “在北溟园的时候你刺我的那一剑,你说我该怎么还呢?”

    冤有头债有主,这下人都落在了她手里,不好好“招待”一下怎么能行?

    “轩辕公子,我师父这是什么意思啊?”

    风清羽悄悄凑近轩辕彻问道。

    “这人就是当日在北溟园趁着我们不在,欺负你师父的人。”

    轩辕彻边说边看向凤浅,当他看到凤浅脸上有些兴奋的笑容,不由得有些头痛,只希望她待会不要见血,毕竟还是怀着孕的人。

    千面尊者大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栽在了一口锅上。

    不过他也不亏,毕竟是凤浅调用了自己全部的武力值的奋力一击,干倒一个没有防备的灵尊高手还是绰绰有余的。

    大约是过了一刻,千面尊者才算是清醒了过来,不过眼前的景象却让他觉得自己还不如就这样一直晕着。

    “清羽,你在边上看着点,到你说的只要眼睛眨一下,就会被刀尖刺穿的距离了吗?”

    凤浅的声音,从上面遥遥传来。

    “云爷,麻烦你再往下面放一点,只要一点点就行。”

    风清羽按着师父的要求,蹲在坑边,跟个监工似的边看边说。

    这一点点究竟是多少,云爷当然不好控制,手一滑,手中的绳子就迅速往下降,吓得坑里面传来一阵惨叫。

    “别降了,别降了!”

    这坑中绑的跟个粽子一样,被倒吊在刀阵上的正是千面尊者,此刻,他的脸就抵在刀尖上方,每个毛孔都能感觉到这刀刃散发出的森森寒意。

    再往下一毫,他的脸就会像个面团一样刺进刀尖上。

    “千面尊者这是害怕了?

    为了好好招待你,我还特意让清羽将这坑中的刀阵换成了正常长短,就是那种刺下去能穿透的,原来的那些太像过家家了,怎么能用来当陷阱呢?”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快点放我上去,我可是灵尊高手,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灵仙阁是不会放过你的!”

    千面尊者恶狠狠地说道。

    “肆意杀害灵厨,你说要是我把这项罪名告诉了天下人,你们灵仙阁还能立于世吗?”

    凤浅漫不经心地说道。

    什么灵仙阁,她可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