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 > 第612章 加餐
    第612章加餐

    温酒被他喊得心神动荡,脸颊也烫的厉害。

    偏生她是个不愿意因为这种小事在谢珩面前落下风的人,装的镇定从容,眉眼温柔地低头,伸手帮他抚平衣襟上的褶皱。

    他的心跳隔着轻薄的衣料转到她掌心,滚烫而迅速。

    “你怎么……”温酒不由得抬头看他,一句都来得及问出口。

    谢珩忽然俯首,吻了吻她的眉心,含笑道:“谢夫人。”

    温酒手上的动作微顿。

    不知怎么的,她竟然从谢珩这三个字里,听出了“多谢夫人”和“谢家夫人”两个意思。

    许是他每次与她含笑耳语时,尾音微微上扬的模样太惑人,以至于她满腔心绪都被搅得乱七八糟,都不知如何是好。

    谢珩眸色如星的看着她,唇边笑意盎然。

    过了好一会儿。

    温酒才缓过神来,指尖在他心口轻轻的点了点,低声道:“青天白日的,莫要故意勾我。”

    她说完转身拨开珠帘往外走。

    谢珩闻言微愣,片刻后反应过来,忍不住低低的笑了。

    温酒一边想着怎么在小侍女们面前维持面色如常的模样,一边走到紧闭房门前。

    她停步,深吸了一口气,才伸手打开了房门。

    一瞬间,淡金色的阳光倾泻而入,春风迎面袭来,落英纷飞萦绕庭前。

    不远处的小侍女们听到动静,纷纷小跑着上前来,福身行礼道:“殿下万安。”

    温酒站在门里,还没来得及开口让她们免礼起身,谢珩就便衣袂飘然的走到了她身后。

    他极其自然的牵起了阿酒的手,嗓音带笑道:“都起来吧,去备膳。”

    谢珩眸里笑意流转,又补了一句,“殿下饿了。”

    温酒眼角微挑,“我……”

    备膳就备膳!

    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的人说她饿了?

    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作为晚上消耗过多?!

    她本来想反驳谢珩一句,结果一抬头就撞入他幽深如海的目光里,一时竟忘了要说什么。

    温酒忍不住想:算了算了。

    我也确实饿了。

    谢珩从她的眼眸里意会了些许,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压低了嗓音道:“阿酒该好好补补了。”

    “谢东风……”温酒听到这话不由得神色愈发的微妙。

    她仰头看着他,顾忌着门前好些个小侍女在,同他轻声咬耳,“你乖一点。”

    谢珩含笑点头,尾音微微上扬的应了一声“好”,徐徐道:“都听我家阿酒的。”

    饶是温酒这般脸皮厚的,也架不住他在这么多人面前用这么宠溺的语气说话。

    她眼角微扬,唇边笑意这么也掩不住,温声道:“再不吃东西,今儿个只能吃一顿晚膳了。”

    “那可不行。”谢珩俯身到阿酒耳边,含笑低语,“入夜之后,我还想加餐。”

    温酒顿时:“……”

    她没好意思再同这厮说话。

    谢珩倒是心情极好,同她并肩而行,穿过满园繁花,时不时开口同阿酒说两句。

    一众侍女跟在两人后头,纷纷低头偷笑。

    欢天喜地几个对视一眼,都觉着自家殿下好像同之前大不一样了。

    明明眉眼还是那眉眼,如今同晏皇在一起,茫然之色不知何时已经腿的干干净净,连眼底都有了光。

    温酒这会儿无心去管小侍女在想什么,一边听谢珩说着话,一边想着得空了要去找容生问问,她身上这毒会不会对同房之人有不好的影响。

    然而,她刚同谢珩穿过拱门,就看见了匆匆而来的秦墨。

    “陛下!有首辅大人的书信至!”秦大人跑的有些急,额头上汗都出来了,见温酒与晏皇同行,连忙拱手行了行礼,问过安,才继续道:“微臣以为应该是大晏出了什么大事,首辅大人才会万里传书,一众随行官员都已经在公主府的书房里等着了,还请陛下速速去一趟。”

    谢珩听完这话,不由得抬眸看向了温酒。

    “你这样看我做什么?”温酒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道:“既然是国事,自然耽搁不得,你快去看看吧,等商议好了再来用膳。”

    谢珩应了声一声“好”,指尖轻轻捏了捏她的掌心,“那你先去吃一些垫垫肚子,我去去就来。”

    温酒点了点头。

    谢珩转身步入长廊,秦墨见状也连忙朝温酒行了个礼,匆匆跟了上去。

    温酒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下琢磨着:

    秦墨这话好像有点不对啊。

    既然有谢玹的万里传书,为什么不直接拿给谢珩看,反倒要把官员们都叫到一起?

    三公子那人,待长兄同旁人全然不同。

    若书信是写给谢珩的,而不是众臣阅览,内容就完全不一样,但是秦墨方才说的话听起来好像很急,但是仔细一想,都是破绽。

    温酒想了想,当即穿花而过,朝园中小路走去。

    身后一众侍女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状连忙小跑着要跟上。

    温酒回过神,抬手朝她们做了个“止步”的手势,示意她们不必跟来,自个儿走近路去了书房。

    她走到桃花树下时,刚好看见青衣卫推开书房的门请谢珩进去,随后又伸手把门关上了。

    秦墨则留在门口同靠在廊柱上的谢万金说话。

    温酒离得有些稍许远,也听不清他们究竟在说什么,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书房里安静的很,并没有什么随行官员在。

    她在桃花树下站了片刻,而后饶到书房的窗户旁,朝里头看了一眼。

    里头只有两个人。

    青七和谢珩。

    前者正在凝神为谢珩把脉,屋里静悄悄的,什么声响也没有。

    温酒静静的站在窗外,心下的担忧在此刻变得越发深重起来。

    “阿酒?”谢万金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满是诧异,“你怎么在这?”

    温酒太过于关注里头那人,连什么时候有人走到她身后也不知道。

    只是这时候她一点不慌张,只是回头,低低的喊了一声“四哥。”

    谢万金微愣,情绪一时有些复杂。

    而后,便听温酒问道:“你实话告诉我,他……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