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永铸大明 > 第二百零五章 还有谁
    查干淖尔十分的郁闷,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最精锐的铁骑,会被无情的杀戮。

    沙窝镇不但城池修建的与众不同,就连骑兵也是如此的邪门。刚刚交手,就损失了百多铁骑,这么大的损失让查干淖尔的心都在滴血。

    对冲中更是连连吃亏,对方身上的板甲实在太坚固了,任凭他的手下如何劈砍,都没法攻破敌人的防御。

    若不是对冲中敌人的速度逐渐变慢,坚持片刻就能围死对方,查干淖尔都有调头就跑的冲动。

    沙窝镇的明人太可怕了,他有些后悔跟随善巴南下。一个沙窝镇都如此难缠,他们真的能打下奴儿干都司吗?

    正想着,查干淖尔惊讶的发现,沙窝镇骑兵把目标对准了自己,难道他们想在前军中杀掉自己不成?

    真是一群疯子!

    查干淖尔露出一抹冷笑,指着正在冲来的敌人,下令道:“杀光他们!斩杀一人赏羊百只、牛五头,汉人女子一名!”

    听到有如此高的赏格,土默特铁骑涌向安费扬古的百骑。看着敌人的速度越来越慢,查干淖尔不屑的撇撇嘴。

    正当他想着如何向善巴可汗汇报战果时,眼前火光一闪,接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

    “什么?”查干淖尔呆住了,眼前五六个身穿铁甲的骑兵飞上天空,更多的是惊慌失措、到处乱窜的战马。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天神的惩罚吗?

    安费扬古勉强控制住惊马,向敌人将领所在地冲去。刚刚差一点就被鞑靼人围住,若不是关键时刻扔出手榴弹,炸开一条通道,他和手下都会被围死。

    可就算如此,安费扬古也不好过。手榴弹爆炸的位置实在太近了,他的耳朵嗡鸣不断,根本听不清周围的的声音,胯下的战马受惊,一点点脱离他的掌控。

    但这一切并不能改变安费扬古的想法,死战、取胜充斥着他的大脑,眼中只剩下了那具银色铠甲。

    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突然迎面杀来两个鞑靼人,他们手中挥舞着狼牙棒打了过来。

    与普通的的刀剑不同,被这种重兵器打中,再坚固的铠甲也起不到作用。安费扬古不敢大意,一拨战马就想躲开。

    可他却忘了,胯下的战马已经受惊,并不受他的控制,径直向前冲去。

    狼牙棒已经到了头顶,安费扬古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只得挥动手中大刀迎了上去。

    “铛!”金铁交鸣声响过,安费扬古在马上晃了晃,差点掉下去。感觉手臂已经不是自己得了,麻木一直传到了肩膀。

    “好大的力气!”

    安费扬古还没有缓过来,第二名鞑靼人也到了,同样的狼牙棒横扫向他的腰间。

    安费扬古避无可避,只得向战马一侧倒了下去。他的身体刚刚落地,耳边传来战马凄惨的嘶鸣。

    这一击打在战马的背上,不仅打落了马鞍,还扫掉了战马身上的一块皮肉。

    安费扬古刚刚站起来,手持狼牙棒的人再次杀来。看着对方舞动的狼牙棒,安费扬古的眼睛变得一片血红。

    大刀被他紧紧的握在手中,迎着敌人冲了上去。敌人距离安费扬古越来越近了,战马硕大的蹄子已经扬起,下一刻就要踩在安费扬古的身上。

    安费扬古与战马相撞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向后倒了下去。突如其来的倒下,不仅躲开了砸落的狼牙棒,也暂时躲开踹过来的马蹄。

    安费扬古手中大刀竖起,借着惯性滑进敌人马下。刀尖划过战马的腹部,任由鲜血内脏落在自己身上。

    虽然干掉了敌人的战马,却再也躲不开重重踏下的马蹄。大如碗口的马蹄踩在他的胸甲上,直接在上面留下深深的印痕。

    安费扬古一口鲜血喷在面甲上,全力滚向一侧,间不容发的躲过来另一只落下的马蹄。

    他的身子刚刚坐起,一股劲风袭向他的脑袋。安费扬一缩脖子,头上被人重重的扫过,直接将他的头盔打飞出去。

    满脸是血的安费扬古凶性大发,从地上跳了起来,直接将马上的敌人拽了下来,双手抱住对方的脑袋用力一扭。

    “咔嚓!”清脆的声音响起,这名鞑靼人连声音都没有发出,身子软了下来。

    安费扬古扔下尸体,跳上敌人的战马,双腿一夹马腹,大喝了一声:“驾!”再次冲向敌将。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电光火石间就已经结束。查干淖尔都看傻了,呆呆的指着安费扬古脑袋上的小辫子,说道:“女……女真人?”

    他没想到与自己铁骑搏杀的竟然不是汉人,而是生活在奴儿干都司的女真人。

    他们不是应该与汉人作对,夺回属于他们的白山黑水吗?为什么他们会加入汉人的队伍,来与土默特部作对?

    若整个奴儿干都司的女真人都加入到汉人的军队,那么汉人会有多少人马?

    两万、三万……,还是五万?

    一想到这件事,查干淖尔就是不寒而栗。也许奴儿干都司根本不用大明援救,就能挡住他们的进攻。

    或许……

    想到最坏的可能,查干淖尔坐不住了,调转马头向着大营飞奔而去。他的调头让原本与百骑拼杀的手下懵逼了。

    自己主将都逃了,这一仗败了吗?

    反观百骑虽然损失近半,却士气高涨,一个个发疯般的杀向敌人。

    安费扬古看到查干淖尔转身的瞬间就急了,他已经付出了这么多,绝不能让对方逃掉。

    脚下用力一磕,将马靴后的马刺,狠狠的扎进战马的身体。战马吃痛发出嘶鸣,宛如箭打的般冲了出去。

    距离那个银色铠甲越来越近了,十步、五步、一步,安费扬古动了,整个人从马上跃起,如同大鸟般扑向查干淖尔。

    着急返回大营向善巴汇报的查干淖尔,根本没注意到有人接近,或者以为接近的是自己护卫,没有一丝防备就被扑了个正着。

    安费扬古一击得手,将查干淖尔按在地上,不等对方反抗,一拳将对方打懵。随后双臂用力,直接将查干淖尔举过了头顶。

    “还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