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脑中有宝藏 > 第111章 遭遇
    此时隐匿了身形在荒野雪原的陈耀阳还不知道已经有一个杀手要来取他的性命,不过该有的警惕陈耀阳还是不会少的,毕竟他现在身上还带着伤,能够不和人碰面就最好不要,以免对方看他有伤想要乘火打劫。

    另一边熊小川等人则是已经进入了荒野雪原中,他们的任务目标是一个自由原能者,不论是击杀还是活捉都能够获得相对应的贡献点。

    这个叫做杨滨的原能者拥有着五阶初段的实力,在没有特殊财团在背后支持的情况下,能够走到这一步绝对是相当不容易的。

    而这个杨滨也确实很不容易,杀人放火抢劫勒索无所不作,靠着这些办法才让他积累了足够的财富来换取修炼资源。

    他的个人战斗能力或许不是很强大的,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原能者,但是他欺负弱小的能力绝对是一流的,虽然比他弱小的原能者身上也不会有太多的资源,但是积少成多也是一笔不菲的资源。

    所以光是有记录的被他杀害的一些低阶的原能者数量就已经超过了二十人,还有暗地里的一些其他恶事或许害死的人还要翻上几番。

    只不过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个杨滨终究还是被发现了,现在连城市都不敢回,收拾了东西躲到了荒野区去了。

    上古世界这种危险的地方他或许无法活下来,但是荒野区的话,以他五阶的实力如果小心一些的话,还是能够活下来的。

    就是他之前被发现的时候所处的位置不怎么好,否则再怎么他也不可能选择冰城的荒野区,毕竟那个地方冰天雪地的,实在不是什么适合人类长期居住的地方。

    杨滨正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在雪地上,看样子他的腿应该在逃跑的时候受伤了,此时还没有好全,以至于在这雪地上留下的脚印都是深浅不一的。

    当然因为他现在是在被追捕的状态,自然会选择隐匿身形所以这脚印虽然很有特色让人一看就能够看得出来留下脚印的不是跛子就是伤员,但是他行走的道路很偏僻,而在这雪原里时间稍微久一些,那些脚印就会被积雪覆盖掉不留下痕迹。

    这或许就是雪原里唯一的好处了吧,就算不小心留下一丢丢的线索,大自然也会很快帮他将这些线索给隐藏起来。

    “受了伤还往继续往雪原深入?”

    陈耀阳正迈着轻快的步伐在这条隐匿的小路上前进着,却是突然从探知之风中捕捉到了杨滨的身影和状态,他有些奇怪,明明受了伤了这个时候不回去治疗自己的伤势还继续深入。

    不过这种和自己没有关系的闲事陈耀阳自然是懒得理会的,为了避免发生冲突,陈耀阳还特意躲开了这个杨滨。

    继续往回走,这一路上碰到的人也挺多的,不过陈耀阳都提前选择了避让开,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此时陈耀阳也差不多已经来到了靠近冰城军区驻地十数里的区域了,在这个区域里活动的队伍也非常多,这个时候陈耀阳也就没有什么特别需要避让的了,这里接近军区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容易就能够引起军区的注意。

    所以他也不刻意去避让那些队伍了,而那些队伍偶尔在遇到陈耀阳的时候虽然会露出一些诧异的神色,一个四阶的小家伙居然也敢在这荒野区单独行动,不过再看看陈耀阳似乎状态不是很好,似乎是受了伤的样子,随即恍然,大概是遇到了危险队友全部阵亡了,就剩下他一个人逃回来了。

    当然这些队伍的人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的,只是瞥了陈耀阳一眼,见他身上也没有背包什么的,也就懒得理会他。

    陈耀阳自然也是很清楚如果他有背包还这样一幅要死不活的样子的话,说不定就有胆子大的队伍会打劫他了,对于人性他从来不想要去考验什么,而且他本来也没有带背包,所有的东西都是放在储物戒里的。

    突然,陈耀阳的神色微微有些变化,他感受到了一股很强大的气息,这一定是迈过了五阶这个门槛进入到了六阶的强大存在,一般来说这样的存在想要闯荡的话应该是会选择进入上古世界才对,这荒野区对于六阶之后的原能者可以说几乎没有什么吸引力了,除非是荒野区里突然出现了什么遗迹,否则这种六阶的存在是很少会进入荒野区的。

    那道身影似乎发现了陈耀阳的探知之风,居然直直的朝着陈耀阳所在的方向靠近了过来。

    陈耀阳神色微微一变,探知之风的探知能力确实很强,而且也很隐秘,但是这是对于六阶之前的原能者来说的,到了六阶之后已经要开始感知自然了,探知之风这种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自然风,自然很容易就会被察觉到。

    于是陈耀阳很快将探知之风给收了起来,毕竟随意查探别人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

    不过这时候对方却并没有改变方向,就这么朝着陈耀阳的方向靠了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陈耀阳的探知之风骚扰到了对方,所以对方来兴师问罪来了。

    “惨,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六阶,也不知道对方的气量怎么样。”

    陈耀阳心里面有些忐忑,不够脚下却是没停,继续往前走去,似乎并没有发现那个六阶原能者正在朝他走来似得。

    老远的陈耀阳就看到了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男子正站在路的尽头,眼睛盯着陈耀阳。

    瞬间,陈耀阳只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被冻住了一样,一股难以言喻的危机感瞬间充斥了他的全身,他想也没想直接转身朝着雪原深处逃去。

    而在陈耀阳行动的一瞬间,那名穿着军装的中年男子也动了,身形如电几乎一眨眼的攻击就将两者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了百米。

    陈耀阳一咬牙,身形瞬间化作闪电,雷光瞬影发动之下,整个人如同一道流光朝着远处飞蹿了出去。

    军装中年男子眼神不变,目光盯着那道光芒消失的尽头,一刻不停的朝着那个方向追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