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脑中有宝藏 > 第169章 天空中的竖眼
    “小心一点,疫灵草就在眼前了,别阴沟里翻船了。”

    压抑住心中的激动,陈耀阳轻声说道,然后整个人仿佛没有重量似的轻飘飘的朝着疫灵草的方向飘了过去。

    熊小川和刘昊两人紧紧跟在陈耀阳的身后,也是不发一言小心翼翼的朝着那散发着深绿色光芒的位置靠了过去。

    随着靠近,他们能够感觉到空气中的一种让人觉得不舒服的物质似乎在减少着,这越发的让三人确信这应该就是疫灵草没错了。

    他们的心中有些紧张,熊小川和刘昊倒也还好,因为他们并不清楚这蜚到底有多强,而且还是被封印起来的,因该是不会有什么威胁。

    但是陈耀阳则是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感觉自己身处那种恐怖故事之中,有种时时刻刻被未知的东西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似的,只要自己稍微一个松懈,就会出现大恐怖。

    可是越怕什么,就会来什么的定理在这里生效了。

    天空中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那裂开的口子就像是一只眼睛,此时这只眼睛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小心翼翼的陈耀阳三人。

    而陈耀阳和熊小川刘昊他们没有一个人发现他们此时正在被一只巨大的眼睛注视着。

    可能是因为太过于紧张,虽然他们观察着四周,但是却完全没有发现那只眼睛,就好像那只眼睛不存在一样,明明目光偶尔会扫过天空,却就是没有人发现。

    唯有陈耀阳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越发的严重了,这让他的心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此时他们距离那疫灵草的距离只剩下百米不到的距离了,这么一点点距离对于他们三人来说几乎等于是没有,但是他们却不敢再靠近了。

    因为此时不仅仅是陈耀阳,连熊小川和刘昊两人都出现了那种被人盯着看的感觉。

    那注视着他们的目光似乎蕴含着可怕无比的力量,光是被盯着看就让他们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伟大的炼狱君主裘夜离冕下,请原谅我们的无礼冒犯,我们只是想要求一些疫灵草拯救我们的族人,绝对没有半点想要冒犯冕下的意思。”

    当时陈耀阳冷汗就下来了,直接高声说道,语气里有着敬畏真诚以及谦卑,他知道他们的到来一定已经被蜚给发现了。

    这个时候他能够做到的就只有喊出对方的名字,并尊称对方一声冕下,一边套近乎一边拍马屁,希望能够让对方高兴一下。

    如果能够拍对了马屁,说不得这蜚一高兴赏赐他门一点疫灵草不为难他们,那他们就赚到了,反正这疫灵草对于蜚来说就是一丢丢杂草罢了,对它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的东西而已。

    “哦?你知道我?”

    一道略微有些阴沉的声音在三人的耳畔响起,仿佛蜚就在他们身边,在他们的耳边对他们耳语似的,让三人有些不寒而栗。

    “冕下之名传遍古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陈耀阳连忙接话道。

    在设定里,蜚可不是那种什么豁达的性格,而是比较阴暗自我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存在。

    而这样的存在往往也比较自负,古往今来蜚的名声可都是臭名,这个时候只需要狠狠的夸就完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嘛。

    “呵呵,恐怕那是恶名昭彰吧。”

    裘夜离冷笑道。

    “那哪能啊,也是有许多人觉得冕下强大无比,视冕下为毕生的偶像,永恒的图腾的。”

    陈耀阳连忙接话,狂拍马屁。

    熊小川和刘昊两人此时一言不发,他们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蜚的名字,他们也不知道陈耀阳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蜚的名字的,反正他们只需要知道此时陈耀阳一定是在想办法救他们就对了。

    这个时候他们只需要将事情完全交给陈耀阳就对了,只要不捣乱不出错,相信陈耀阳应该能够将对方给吹爽了。

    “是嘛?那倒是让本座有些意外,毕竟本座可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好事,反而因为本座而死去的生灵不计其数。”

    裘夜离的声音虽然依旧有些阴冷,但是却似乎稍稍透露出了些许的高兴的感觉,还有种沾沾自喜的炫耀。

    听到这话,陈耀阳就知道对方现在心情似乎不错,于是连忙说道:“那正是因为冕下的强大,那些死去的家伙只是不识好歹,若是臣服冕下的话,相信冕下也不会将他们杀死,是他们自寻死路罢了。”

    “嗯,你说的没错,就是那群家伙不识好歹,敢与本座作对自然是死有余辜。”

    裘夜离表示很爽,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和其他生灵沟通过了,这好不容易来了三个生灵,一来就是一阵夸,自然让裘夜离高兴的很,这一高兴心情就好了许多。

    “对对对,敢和冕下作对的都是死有余辜,可是冕下如今您的子民正在遭受未知瘟疫的迫害,我知道冕下拥有可以散播瘟疫的无上力量,但是这一次的瘟疫绝对不是冕下散播的,而是那天外族群针对您的一次嫁祸,想要让您的子民误会您,请您一定要救救您的子民们啊!”

    陈耀阳声泪俱下的说着,将遭受未知瘟疫迫害的华国人民塑造成了裘夜离的狂热追随者,将散播瘟疫的事情完全归结到天外族群的身上,这一波操作秀的让人头皮发麻。

    因为陈耀阳可是很清楚,裘夜离虽然自我傲慢,但是对于自己的手下还是比较护短的,更加重要的是,裘夜离对天外族群无比的仇视,或者说起源之地中但凡有来历的都对天外族群无比的仇视。

    所以这一波操作陈耀阳将他们塑造成了被天外族群欺负的裘夜离的子民,然后还说这天外族群想要诬陷嫁祸裘夜离,这绝对能够引起裘夜离的怒火。

    “什么?那些可恶的东西还不死心居然还敢来起源之地,还敢对我的子民动手,简直罪该万死!”

    果然,在听到陈耀阳的话后,裘夜离当时就震怒了,声音中透露着无穷的怒意,整片空间都随着裘夜离的声音而颤抖了起来,仿佛裘夜离随时都会挣脱封印似的,让陈耀阳三人脸色一阵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