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脑中有宝藏 > 第43章 你想好了?
    环顾了一周后,陈耀阳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岳鸿宝,他的身材似乎是比之前要更加壮硕了,只不过此时的他似乎有心事,低头吃饭一声不吭的,居然有种可怜兮兮的感觉,周围也没有人坐在他的身边,就像是被人给孤立了一样。

    “鸿宝。”

    陈耀阳冲着岳鸿宝喊了一声。

    “红包?在哪里?”

    一个有些迷糊的声音在陈耀阳背后不远处响起,也不知道是哪个迷糊的家伙还没睡醒,陈耀阳没有管他,而是继续对着已经抬起头来的岳鸿宝招了招手。

    “耀阳!”

    而看到陈耀阳的岳鸿宝情绪立即高涨了起来,端起餐盘就往陈耀阳这边走,只是这走过来的样子却让陈耀阳脸色微微一沉,岳鸿宝的腿受伤了?居然有些瘸?

    “耀阳,他是你朋友吗?”

    坐到陈耀阳身边后,岳鸿宝十分热情的问道。

    “嗯,叶萧然,先不管他,你这腿是怎么了?锻炼的时候伤到的?”

    陈耀阳试探着问道。

    “嗯...对,就是锻炼的时候伤到的,都怪我太笨了。”

    岳鸿宝憨笑着挠了挠头。

    “嗳,都说了吃饭的时候别挠头了...”

    陈耀阳无奈的招来一股轻风将从岳鸿宝头上落下来的灰尘吹散,虽然不多,但是原能者们感观无比清晰,所以还是能够看到的。

    “额...我忘了...”

    岳鸿宝挠了挠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你还挠...”

    陈耀阳瞪眼。

    “这样,鸿宝以后你就跟着他练,让他教你。”

    顿了顿,陈耀阳指着叶萧然开口说道。

    “啊?”

    岳鸿宝有些傻眼,让自己跟着这个嗯...有些另类的青年练?

    “我可没有答应。”

    叶萧然转过头来,冷淡的说道。

    “就当还我人情。”

    陈耀阳认真说道。

    “你想好了?”

    叶萧然心神一震微微有些诧异的问道。

    “嗯,我想好了,这人情留着反而跟疙瘩一样让我老想着怎么在你身上捞好处,这样怎么跟你交朋友,所以我想好了,就这样吧。”

    陈耀阳咧嘴一笑说道。

    “我教不了他。”

    叶萧然转过头。

    “他更适合教他。”

    没等陈耀阳继续开口请求,叶萧然继续说道。

    “可是我和他还不熟啊。”

    陈耀阳自然知道叶萧然口中的那个他是谁,但是问题是他和对方是真的不熟啊,以后可能会熟起来,但是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我和他熟。”

    叶萧然淡笑一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

    陈耀阳脸上一喜,他高兴,这一次他是真的高兴的很,因为叶萧然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代表了对方真的将他当作了朋友,真正的认可了他。

    在他看来作为看惯了世间百态的大帝,想要得到对方的认可恐怕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但是却没有想到自己和他认识才没有几天,就得到了对方的认可,这不可谓是意外之喜。

    “那你没事的时候也帮着稍微指点指点他,你看他笨头笨脑的,容易让人欺负。”

    陈耀阳开口说道。

    “也好。”

    叶萧然平静的说道,他自然也看到了岳鸿宝走过来时候那有些瘸的腿,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来,那可不是什么训练的时候自己弄伤的,明显是被人踢伤的。

    至于陈耀阳没有细问经过,叶萧然没有去问,但是大概也能够猜到用意。

    随后的餐桌上,岳鸿宝因为陈耀阳的归来,似乎胃口都变好了好几分,多吃了好几碗饭,叶萧然也不着急,就端坐在餐桌前闭目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到了下午的时候,陈耀阳给了岳鸿宝几颗原能石,然后大大咧咧的将自己囤积了好几天的袜子衣服什么的拜托给了岳鸿宝,没办法,如果不让岳鸿宝干点什么事儿的话,这几颗原能石岳鸿宝都不肯收下,还是陈耀阳好说歹说才让岳鸿宝收下来的,不过就这样岳鸿宝也还是亲自包揽了未来陈耀阳的一切杂务了。

    手洗的总是要比机洗的让人觉得更加干净,嗯就是这样。

    “他就是你口中可以唤醒小易的人?”

    傍晚,在邢战的房间中,邢战看着打扮的分外有‘特色’的叶萧然有些不怎么相信的问道。

    “相信我,以后你会见到更多的比他的穿着还要惹眼的人的,那些都不是好惹的。”

    陈耀阳耸了耸肩。

    “未来?你又预测了什么?”

    敏感的邢战当即看向了陈耀阳有些急切的问道。

    “额,这是早就预测到的事情,上古世界的封印不也没有完全打开嘛,等以后打开了,那上古世界中的原住民能够走出封禁之后,我们就能够见到他们了。”

    陈耀阳一拍自己这张无法操控的鸡婆嘴,然后无奈的再次说了一点点未来剧情会发生的事情。

    “总之,如果连他都没有办法唤醒邢易的话,那你就只能够去找冉遗鱼了。”

    陈耀阳摊摊手说道。

    “那就拜托了。”

    邢战对着叶萧然微微躬身,此时的他不是战神,而是一名父亲,这是一名父亲对于医者的尊重和委托。

    “嗯。”

    叶萧然十分坦然的接受了邢战的躬身,然后将背在背后的古琴取下来,看了一眼那躺在床上紧紧闭着眼睛,表情挣扎痛苦却一直无法睁开眼睛的邢易一眼,心中了然。

    随即双手开始在古琴上轻轻弹奏了起来,当古琴那如同清泉流响一般的琴音响起的刹那,一股让人神清气爽的感觉便从陈耀阳和邢战两人的心底升起。

    那股让人头脑清晰神清气爽的感觉随着琴音的交叠越发的清晰了起来,肉眼可见的可以看到一缕缕清波从古琴上泛起,如同涟漪一般朝着床上躺着的邢易轻抚了过去,似是要抚平他身上一切的痛苦一般。

    而这时候邢易的身上骤然升起一股黑气,这股黑气看起来有些虚幻不真实,像是不存在但是却又紧紧的缠绕在邢易的身上,当那股清波扫在黑气上的刹那,邢易骤然发出了一声闷哼声,双目骤然睁开,但是那睁开的双眸中却不见瞳孔,露出的是一片无尽的黑暗,仿若要将人拉入进去让人不敢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