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脑中有宝藏 > 第46章 莫名其妙的讨厌
    没有过多的理会外界发生的事情,此时的陈耀阳已经在演武场划分出来的小空间中待了好几天了,其原因自然是在练习最新的技能。

    逃命神技,雷系技能里的雷光瞬影,在短时间里让自身融入雷电中让自身速度达到接近闪电一般的速度。

    这个技能的描述中雷光瞬影是雷系战士类型的技能,用于快速近身,且在极快的速度中积蓄极大的力量加上雷电的麻痹效果为接下来的攻击带来先手的效果。

    不过在陈耀阳看来这个技能就是逃命神技了,雷电的速度是否算是光速他不清楚,但是速度绝对要比风系带给他的速度增幅要快的多。

    这个技能他之前就已经垂涎很久了,奈何一直没有可以用来增加自身与雷电契合度的雷击木,所以没有办法学习这个技能。

    而这个雷击木恰好在那枚储物戒指中就有一块,于是他自然十分果断的就开始练习这个技能了。

    仅仅花费了几天的功夫,他完全将雷击木中的能量吸收,此时已经可以初步施展出雷光瞬影这个技能来了。

    只见在这个不算宽阔的小空间里,一道蓝紫色的雷光不停地在各个角落闪烁着,此时将这个雷光的运动速度放慢无数倍的话,就可以看到这雷光的源头正是陈耀阳,而他的身后拖着的长长的雷电尾巴则是光影,看起来就像是一颗扫把星一样。

    几秒种后,陈耀阳脱离了雷电的包裹重新站在了演武场的中央位置,有些吃力的擦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翻版的电光一闪,效果超棒,就是这个消耗有点吃不消。”

    他略微摇了摇头,施展雷光瞬影这个技能对原能的消耗太大了,以他目前的原能强度大概只能支持他不中断的释放两分钟左右。

    超过两分钟,他的原能就见底了。

    练成了雷光瞬影后,陈耀阳便打算稍微休息一下顺便再去问问看岳鸿宝对于一个月后的选拔有没有想法,于是他很快就从演武场的小空间中出来了。

    “咦?”

    不过他刚刚打开自己的小空间,就看到在不远处有挺多的人正在围观着什么,这对于热爱看热闹的陈耀阳来说当然是满有吸引力的。

    “就这样的水平也敢挑战我,简直自取其辱。”

    高速移动中的丘岳渺在场中仿若一道幻影,对着那有些像是傻木头一样站在场地中央的岳鸿宝进行着持续性打击。

    岳鸿宝的身上此时已经留下了不少的伤口,虽然伤口并不深,但是看起来却是有些凄惨的,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全是口子,好在衣服是深绿色的,血液沾染在上面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显眼。

    此时岳鸿宝的表情十分的严肃,但是动作却有些滑稽,他的攻击每一次都落在了空处,他的肉身很强,这得益于陈耀阳交给他的炼体功法,但是另一个方面他的速度和敏捷却相对来说有些不够看,而在资源上的不足,所以岳鸿宝可以在后勤部兑换到的技能十分有限,对于克制这种拥有高速行动的对手,他完全没有相应的手段来对付。

    这场战斗其实早就应该结束的,只要岳鸿宝自己主动认输,但是骨子里面倔的很的岳鸿宝却不愿意就这么轻易的认输,只要他还没有倒下,他就不会认输。

    而这也正好合了丘岳渺的心意,他将自己对陈耀阳的不满全部发泄在了岳鸿宝的身上,本可以轻松结束战斗的他,并不着急击败岳鸿宝,而是不停地在岳鸿宝的身上划出一道道的伤口,以此来发泄心中的怨气。

    在陈耀阳到来后的这段日子里,他被陈耀阳一个后甩腿抽打在脸上导致旋转拍地的事情常常会被其他人提起来取笑他,后来的试练中陈耀阳以接近于碾压的方式轻松战胜了他更是让他无法接受。

    也让他觉得那一次赌斗陈耀阳那一脚甩在他脸上的行为绝对不是意外,而是故意的!

    那一战之后他简直丢尽了脸面,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怨气就越大,从小到大他还没有受到过这么大的羞辱。

    在后来陈耀阳晋级三阶,且所有三阶都被派出去进行野外生存任务的时候,他甚至心中想着陈耀阳最好是在荒野区被异兽吞吃掉。

    但是这些冤枉落空了,他完好无损的回来了,甚至和三阶的宏毅熊小川等人还成为了朋友,连当日里和他一样脸面尽失的刘昊居然也和他化干戈为玉帛了。

    他越发的郁闷,这股郁闷之气无法发泄出来,让他迟迟都没有办法突破到三阶,而今天这个和陈耀阳关系很好的岳鸿宝,居然都来挑战自己,顿时引爆了他的所有情绪。

    他在发泄,用手中的匕首不停地在岳鸿宝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伤口不深,但却会疼。

    陈耀阳有些沉默的看着场中的战斗,丘岳渺的速度在他的眼中真的很慢,但是在岳鸿宝的眼中却太快了,快到他根本做不出任何防御的可能。

    所以大部分时候岳鸿宝都是紧紧的护住自己身上的要害部位,虽然这仅仅是场挑战,教官也不会允许丘岳渺伤到岳鸿宝的性命,但是这是本能。

    丘岳渺的目光有些阴冷,他没有打算这么快结束这场战斗,已经有些陷入自我世界中的丘岳渺脑子已经没有那么清醒了。

    陈耀阳沉默,他能够看得出来如果丘岳渺想要结束这场战斗的话,恐怕可以在瞬间就结束,但是他没有,他那好似发泄式的眼神让陈耀阳知道,恐怕对方依旧选择了站在了他的对立方。

    他原本以为以后他们都不会有什么交集了的。

    但是很多时候事情的起因总是那么不讲道理的,就像原来在学校里的时候,陈耀阳这个老好人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可是班级里却依旧有人莫名其妙的很讨厌他一样,明明他们连说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

    不过陈耀阳却并没有打算事后将丘岳渺教训一顿,毕竟没有理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