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谋爱:医妻要离婚 > 第727章 我被颜要挟
    霍司擎抬手按了按眉心,旋即伸手将死死抱住自己大腿的团子给抱了起来,用纸巾一点点擦干他脸蛋上的金豆豆。

    他俊颜上缓缓展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声线更是这数日来难得的温柔细语:“等你妈咪回来,我会告诉她,你说她像颗球。”

    正准备嗷嗷大哭试图博取同情的小团子:“?

    ?

    ?”

    小团子大眼睛里包的两泡泪以神速一收,还非常自觉地主动接过纸巾来擦了擦小脸,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霍司擎清隽的眉宇一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出息了?”

    “我出没出息不知道,你被妈咪抛弃了是一定的。”

    小团子吸了吸小鼻子,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地道:“你要是再不带我去找妈咪,说不定妈咪就要有别的小宝贝,不要我们了!”

    来啊!互相伤害啊!大魔王不准他去找妈咪,他就一直缠着他!霍司擎:“……”这要不是亲生的……霍司擎神色阴晴难辨地看着这只理直气壮的团子,难得有种心气不顺的感觉。

    “最迟后天让你见到你妈咪,答应就回你房间去,否则……”小团子耳朵一竖,丝毫不在乎他略带威胁的口吻,哧溜一声从他身上下来,迈着小短腿往外走去,“我马上回去。”

    小团子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经不起剧烈运动,就算是跑,也只是速度缓慢,看起来步子大一些而已。

    饶是如此,霍司擎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紧跟着景宝,见他四平八稳地跑出去后,唇角才勾起抹淡淡的笑弧。

    “叩叩。”

    书房门被人敲响。

    紧接着门外传来2队暗卫的声音:“家主,刚刚少……云小姐来过,只是很快又离开了。”

    男人唇角的笑意倏然沉落,狭眸幽深如潭,噙着令人心惊的冷意。

    …鹿湾咖啡厅。

    “没想到你还会回来。”

    戚岚端起面前的热咖啡,轻轻吹了吹,然后优雅地喝了一口,“我原以为,你会是一个十分守信的人。”

    “真不好意思,你看人的水准并不怎么样。”

    云安安无辜地摊手,说出来的话气死人不偿命:“一个约定就想困住我,你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美好了。”

    戚岚看着她一脸“你是没挨过这个世界的毒打”的表情,没来由地哽了哽。

    她像是没想到云安安会这么不要脸的直接承认,气得笑了声:“可就算是像你说的,又有什么用?

    你和司擎离婚地事情已成定局,你就算回来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相反我更想不明白的是,你居然会主动要求见我。”

    今晚的见面,是云安安约戚岚出来的。

    云安安喝了口果汁,才慢悠悠地道:“之前你和爷爷在病房里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你讨厌我,是因为我妈妈。”

    戚岚似乎早就知道她是云舒画的女儿,对她自曝身份也没有感到很惊讶。

    “但有一点我想不通,你和我妈妈从小学起就认识,结婚之前一直是形影不离,感情好若姐妹。”

    云安安明眸眯了眯,不放过戚岚脸上的每个细微表情,“根本不像你对爷爷说的那样。”

    “还有一点,你还是卖花妇人的时候,你明明知道我是谁,所以才会对我那么好,又是送种子又是送花……可你成为戚岚后,做的每件事却都别有目的。”

    一个人对待另一个人是善意还是恨意,其实不难感受出来。

    但前后态度如此鲜明,判若两人的,云安安只见过一个戚岚。

    左思右想不明白,所以她便干脆直接来问她了。

    戚岚放下咖啡杯,看着云安安的目光带着讥诮,“是啊,我和你妈妈从小感情就好,好到经常互通书信,写一些方面不好说出口的心事。”

    “如果你妈妈没有把我X年2,3,4,7,9月的信件开头两个字剪下来,然后拼贴到学校公示栏上,我们会一直是最好的朋友。”

    “那件事之后我被所有人讥笑,整日抬不起头,直到我爸妈出面压下来,这种情况才好转很多。”

    戚岚冷笑,“算了,这些都是往事,多说无益。”

    “至于你?

    如果不是因为接近你就能接近司擎,重新回到属于我的位置上,你以为我稀罕搭理你么?

    人有时候别太天真了。”

    云安安蹙了蹙细眉,见手机不小心掉了,便蹲下身去捡起来。

    等她再坐起来时,戚岚已经起身走了。

    把车开到里鹿湾咖啡厅远些的地方后,云安安才把车停下来,打开了手中那张纸条。

    【城郊医院。

    】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戚岚却只告诉她这个?

    云安安红唇微抿,若有所思地看着这张纸条。

    刚才她们谈话的时候,戚岚的话听起来像是在讽刺她,实则暗藏玄机。

    她所说的那些年月的信件开头前两个字连起来,勉强组成一句完整的话就是——【我被颜要挟,否则她不会放过我在乎的人。

    】颜?

    云安安回忆着那些信件上的内容,确定所指日期上的信件开头,有个颜字,细眉便越发蹙的紧了。

    这个颜指的是颜觅意?

    可她连被颜觅意拿什么威胁了都不肯说,只能从这么两条模糊的线索上可以看出,她以往做的那些事并非自愿。

    也难怪戚岚会在之前那个约定上,给了她那么多可以钻漏洞的地方。

    若不是在云舒画的房间里看到了那些信件,以戚岚炉火纯青的演技,云安安恐怕还要过段时间才能发现其中的不对劲。

    “叮咚。”

    手机忽然响了下,唤回了云安安出走的思绪。

    她垂眸一看,一条言简意赅的短信赫然在上。

    【明晚八点,十里枫S09包厢,迟到后果自负。

    】发信人……心上人。

    云安安握着手机的纤指一紧,想起不久前自己被拒之门外的事情,眸光黯了黯。

    她早该想到的,如今又有什么好失望的。

    还是想想,该怎么解决颜觅意这颗定时炸弹好了。

    …翌日,夜幕降临。

    十里枫。

    云医馆里有个病人临时出了点问题,等云安安处理好飙车赶到这里时,已经是八点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