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十一章 忽闻大帅娶美妾(元旦快乐,热乎乎的一章)
    火辣辣的日头,高悬天空,烘烤着街道上来来往往,咸鱼般的行人们。

    今天,正是五通县有名的大军阀,徐大帅娶第四房姨太太的大喜日子,街道上的行人们都是面带笑容,喜气洋洋的。你当是为那徐大帅开心?不过是因为这徐大帅最是豪爽,挥金如土,此次娶亲,也像之前娶大房,二房,三房时一样,大摆流水席罢了。

    要知道,适逢民国初年,战乱不断,天灾人祸的双重压迫之下,百姓的日子,说一句水深火热也不为过,乡绅地主们倒还好些,平头百姓,不过是饥一顿饱一顿,勉强度日而已。

    因而,能有着这么一次吃大户的机会,百姓们都是极高兴的,倒也不怪人们爱贪便宜。而这徐大帅,据说前阵子在外带兵剿匪的时候,发现了一座古墓,里面有金银财宝无数,更难得的是一座极其精致的金佛。军阀的德性嘛,都是一般,自然是不能放过这发横财的机会。

    先发横财,后纳美妾,这徐大帅最近真的可以算得上是志得意满,人生赢家了。

    然而,当林清羽行至大帅府时便已发现,法眼之中,徐大帅气运所化的吊睛猛虎身上,已经纠缠上了五道各色诡异的邪祟之气,此时虽未发作,但在林清羽看来,已然是灾祸临门,只是时候未到而已。而作为军阀,徐大帅虽然未曾鱼肉乡里,但挖坟掘墓这等有损阴德的事是没少干的。不然,也不会之前连着娶了三房,都未能孕育哪怕一个女儿。

    此刻,大帅府虽然锣鼓喧天,高朋满座一派兴旺之景,但不过是气运回光返照而已。那五道邪祟之气此刻虽然暗藏不发,但也不过是有高人法器勉力镇压而已,若让事态发展下去,大帅府的灭门之祸已是不远。

    林清羽身着青色道袍,头发用百年桃木做的簪子简单的扎着道髻,五官精致,俊秀不似男子,目光清澈而神光内敛,嘴角带笑,神态一副散漫洒脱之像。手持浮沉,背负黑水隐杀剑,走在人群之中,却也很难被忽视。

    随着大流进入了正院,按理说林清羽并非被邀请的宾客,是不能够进入正厅,只能在庭院之中吃酒席的。然而林清羽这一次有道仙真的形象。自然是一进到院子里就被老奸巨猾的看到。要知道,适逢民国末年,鬼怪横行,科学大道尚未显化,方外之人,在普通百姓看来,都是有本事的的。

    骗子固然有,但对于方外之人,人们大多时候还是秉着恭敬地态度的。虽然林清羽看上去仅有十三四岁,但架不住卖相太好,而且看起来就非常人(唬人?)。

    因而,管家一看到林清羽,便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连忙转身进到正厅请示徐大帅。

    说道:“大帅,外面来了一位小道长,小的一看呐,虽然看起来年纪还小,但仙风道骨,气度不凡,定是位高人啊。小的唯恐唐突了道长,特来问问大帅您,这该如何安排是好?若是真的冷落了高人。。。“

    徐大帅人逢喜事精神爽,此刻虽然满心的娇妾美人,但还是大手一挥,随意道:“既是高人,还不快把小道长请进来,安排上座。别怠慢了就是。”

    说罢,便继续和身旁新纳的四姨太太攀谈,逗弄美人。

    林清羽被管家引进正厅,因为是方外之人,管家便特意的为林清羽单独摆放了一桌,可见这管家虽然人品不咋地,但却算得上是圆滑世故了。

    落座之后,林清羽不由感叹,外貌协会真真是哪里都有,倒也不枉费自己特意卖弄一番,特意地刷一次脸,人前显圣,要不是为了进入大帅府一探究竟,依着自己的性子早都要多低调有多低调了。

    至于说凭借法术夜探大帅府?别闹,自己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不至于偷偷摸摸。而且自己来斩妖除魔,却没想过做了好事不留名,自己姓林,不姓雷。

    因而,林清羽便想到了这个光明正大的法子。

    邪祟害人,有能力还不去做什么,眼睁睁那么看着,自己的内心是绝对跨不过去的。虽然自己并不是什么圣母玛丽苏,但是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阻止一场惨剧发生,也算是积累德行了。况且自己第一次出手,也就当主动找一个不太强的对手练练手了。

    而徐大帅虽然并不是什么好人,缺德事也是没少做,自然需要惩戒,但还不至于用灭门来惩罚。让其用下半辈子来积德行善倒也不错。

    在进入正厅之后,林清羽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摆在博古架上的五个颜色各异的瓷坛,运用望气之术,只见上面怨气深重,邪气肆虐,虽然目前正被正对着博古架摆放的一尊金佛勉强镇压,但看那金佛的法力,想来也支撑不了多久。林清羽摇头叹息,真真是不知者无畏,什么东西都敢乱摆,若不是碰巧把金佛放在了那个位置,五只邪物早就脱笼而出,开始残害生灵了。

    徐大帅在林清羽入座之后,恋恋不舍的把注意力从新纳的四姨太身上挪开,转头看向林清羽。便只觉眼前一亮,好一个俊秀非常的少年道人。在徐大帅脑海中匮乏的词汇中也实在找不出什么好词来形容,只能心里想到,一个男娃娃,长得都比我四姨太还好看了。

    不知道林清羽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之后还会不会管他们这个烂摊子?

    只听徐大帅大声笑道:“小道长能来,真是让我这大帅府蓬荜生辉啊,一会开席,道长随便吃,随便喝,不要客气。”

    林清羽听了这话,不由得心里一阵无奈,搞得好像自己也是来吃大户似的,但这徐大帅草莽出身,说话向来粗鄙惯了,自己倒也没必要和他计较太多。

    因而,清声回道说:“贫道天心,便在此谢过大帅款待了。今天正好是大帅大喜的日子,贫道来吃酒席,却也不是空手而来,这里有贫道特意绘制的平安符玉符一枚,可保人平安顺遂,外邪不侵。虽不是什么极其珍贵的玩意儿,但也算是贫道的一点点心意。祝贺大帅早生贵子了~”

    管家见状,自是十分有眼力劲的急忙接过去,转而呈给徐大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