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十二章 大帅姓徐是妙人(求推荐票,收藏可以嘛?)
    玉符用一只绣有祥云图案的精美锦囊,装呈而来,倒也不显得太过随意。

    徐大帅漫不经心的接过锦囊,随手打开来一看。原本不是十分在意的神情一变,只见眼前一阵莹莹宝光一闪而逝,一块晶莹剔透,温润别致的玉符便出现在了眼前。

    小心翼翼的把玉符取出,捧在掌心,只见,玉符由精美的白玉雕琢而成,不过婴儿巴掌大小,由一根编织好的红绳系着,上面绘有道道符文印刻,纹路优美而神秘,徐大帅捧在手里,竟感觉触之清凉,整个人都有一种神明气清之感。

    不由得赞叹道:“好东西,好东西啊,天心道长既然真心给本大帅道喜,还送这么贵重的东西。本大帅也只好厚着脸皮谢过道长,收下啦,哈哈哈。”

    林清羽听罢,险些绷不住自己这九十多年的养气功夫,差点破功,心里不由得一阵摇头,不得不说这徐大帅真乃奇人也!

    虽然徐大帅的话有些不按套路,但林清羽的计划还是要进行下去的。只听林清羽灿然一笑道:“贫道云游至此,适逢大帅您的好日子,便特来恭贺一番,顺便讨杯酒水来吃,只是也不好空手而来,白吃大帅您的,因而,便特意把这贫道在三清天尊前供奉了九九八十一天的,太上霹雳金光无敌破邪处秽九天十地金光神符送给大帅,以恭贺大帅洞房之喜。”

    徐大帅和众宾客听了林清羽这话不由得不明觉厉,震惊非常,连忙追问道。

    说:“天心道长这玉符听上去就如此不凡,只是不知道有何妙用,不知道长可否告知一声,也好让本大帅了解了解。”

    林清羽微微一笑,回道:“大帅且听贫道细细道来。此玉符乃是贫道采集九霄天雷之力,聚于法坛之上,开坛施法,炼化成破邪法力,在与由清灵白玉制成的符胚合炼,而后于三清天尊神位之下供奉整整九九八十一日,日日诵经施法,开光而成。”

    看见众人听得一副连连赞叹的样子,林清羽内心不由得窃笑,这块玉符不过是自己来的路上随手制成,虽然卖相喜人,但不过是自己加持过三道除秽金光的小玩意罢了。虽然有些威力,能够为自身抵挡三次邪祟,但和自己说的可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这玉符的主要目的不过是让徐大帅防身而已,更主要的是也能给自己起到示警的作用,好让自己能在邪祟作乱时能够及时赶到。

    心里如是想着,但还是继续忽悠众人说道:“此符大功告成之后,不仅能够趋吉避凶,护佑佩戴者平安顺遂,还能旺财,旺事业,促成姻缘。更重要的是还可以逐鬼驱邪,安家宅,乃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合该此物与大帅有缘,该着大帅佩戴。天道便借着贫道之手送与大帅了。”

    徐大帅听了这话,哪有不开心的,只听他一阵疯狂大笑道:“哈哈哈哈,好好好,道长既然来了我这大帅府就当到了自己家随意随意,哈哈哈。”

    说罢,便爱不释手的把玉符挂在了脖子上把玩一会,然后才在管家的提醒下,仿佛突然想到应该开席了似的。

    只见徐大帅不紧不慢的起身,笑容满面地对着满堂宾客放声说道:“各位,今天是在下大喜的日子,小弟一向交游广阔,喜欢劫富济贫,而且在下为善不甘人后,深得各位乡亲父老的爱戴。这次我迎娶第四位姨太太,准备了一点酒菜,广宴亲朋。”

    听着徐大帅如此自吹自擂的话,众宾客虽然心里都是嗤笑不已,但面上却都能做的一副深感如此的样子,林清羽不由得感叹,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自己的脸皮看起来和徐大帅一比还是太薄了。

    不管众人如何想,但见徐大帅示意身后站立着的副官。副官连忙上前朗声对众宾客道:“今天是大帅和四姨太结婚的日子,大帅特意为四姨太准备了素宴。”

    继而又转头对着在另一边,一个国字脸,五官端正,眉目间隐隐透着坚毅的少年小厮吩咐道:“初六,念!”

    名唤初六的俊朗小厮紧跟着端正大声念道:“菜式有:香菇金丝,菊花法菜,珊瑚燕窝,三烧猴头,酱爆五色葒,以假乱真佛跳墙,清清白白仙人指路,还有清炒菠菜。“

    话音一落,满堂哗然,众人议论纷纷,几个姨太太,除了新纳的四姨太更是各个的把不满挂在了脸上。原本三个女人,一个男,就僧多粥少,都不够分的,这新来了一个娇娘子,年轻美貌不说,大帅更是放在了心尖上,这让他们几个如狼似虎的姐儿几个怎么能开心得起来。

    而且这酒席竟然还是大帅特意准备的素宴,真真是贱人就是矫情,三位姨太一个个心里发狠,都暗自计较,等着日后好好调教调教这个小蹄子~

    管家听后虽然也是不明所以,但还是喝道:“初六,清炒菠菜也能给客人吃吗?”

    大帅见状,不紧不慢地打断道:“是我点的,是我特意为明珠准备的。”继而又转头向四姨太,也就是明珠屁颠的邀功道:“我没说错吧。”

    其他几位姨太见状,都不由得暗自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满心的腻歪。然而四姨太却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毕竟这徐大帅都已经是快到知天命的年纪了,这四姨太尚且不过十六七岁,若说不是强娶,谁又能信呢。

    林清羽把主位的一切暗流涌动自是都看在眼里,却也不过,哂笑一声罢了。

    世俗之人,沉迷的也不过就是些,男欢女爱,荣华富贵,蝇营狗苟罢了。

    在林清羽的天眼术之下,大帅,四位姨太,管家,还有初六等大帅府众人的气运早就已经纠缠不清了。每个人眉间都隐隐的有着股死气,说上一声印堂发黑,都远不足以形容。

    不管大帅府的众人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随着管家的一声上菜,大帅的婚宴便正式开始了,虽然是素宴,但到底大帅的面子没人敢不卖,气氛倒也算终于活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