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证道诸天之道尊 > 第十三章 帅府之茶不好喝
    由于上辈子是个三高人士,而且自穿越以来由于能够辟谷,自己也基本上没什么口腹之欲,数年的闭关苦修之中更是什么都没吃过。这素宴虽然看起来清淡寡然,但林清羽尝了尝味道竟然也不差。

    毕竟怎么说,在这个年代都是天然无公害的东西,吃起来倒有一种别样的清香,也许是很久没有吃过东西,林清羽竟然难得的就着一桌子素菜,喝了几杯小酒。

    前世的时候,自己从年轻的时候就爱喝上那么几杯,虽然酒量和酒品都不算是很好,因此也闹出过不少糗事,更没少被朋友笑话,但林清羽还是经常自顾自的喝着,一直到老都没放下过酒杯。

    这个年代的酒水虽然度数不高,没什么喝头,但林清羽难得的来了兴致,便不管不顾的自饮自酌起来。大帅府的管家来来回回的忙碌着,见林清羽如此有雅兴,自然是十分有眼力见的跟着献殷勤,忙前忙后的伺候着,至于徐大帅?人家现在忙着哄美人,自然是不需要管家这个糙男人在旁边碍眼。

    而管家见林清羽这里有他献殷勤的机会,自然而然的便过来了,心里想着的却是,若天心道也长能够赐我一道玉符就好了,到时候不管是卖了换钱,还是留下佩戴都是相当不错的事了。

    因此,便在林清羽身边打转,一会布菜倒酒,一会嘘寒问暖。林清羽也算是人老成精,见状哪里还不知道这管家是什么打算?自己孙子小时候不也是一想着要点零花钱了,就对自己端茶送水,捶腿捏肩的,但那是自己孙子,这个管家吗?呵呵,只看他与那三姨太总是隐晦的眉来眼去,气运缠缠绵绵的样子就知道这货是什么样的人了,再看徐大帅,大大的光头上面真真是科尔沁大草原一般。

    林清羽素来是对这种人看不上眼的,但这管家此时倒也有些用处,因此便放任管家在这伺候了。

    管家见林清羽没有什么不满,还以为自己能够心想事成,伺候的自然是越发的殷勤了,更甚至私自去取了徐大帅,珍藏多年的一坛陈年佳酿,林清羽当然是来者不拒,都喝进肚中了。

    筑基期修士的法体自然不是自己前世那凡俗的身体能够比的,婚宴结束时,林清羽喝了好几坛的酒,虽然度数不高,但却也让众人赞叹:天心道长真真是好酒量啊,不愧是有修行的高人。

    而宴席结束之后,管家只好无奈的开始招呼一位位宾客离开,不得不恋恋不舍的先放下林清羽,忙活正事去了,当然,管家心里可能想的是招待林清羽才是正事?

    而林清羽在酒足饭饱之后,见徐大帅还在那哄美人开心,便慢悠悠的起身,也开始往外走去,自己既然已经在大帅身上留下手段,就算发生什么状况,只要在五通县城内,自己就能及时赶过来。在修行界,筑基修士虽然菜,但也看和谁比,在这个道法不兴,只有一些小鬼小怪,阴物邪祟的世界,自己还不跟砍瓜切菜似的?

    但就在林清羽还没走到大门口时,就见管家送完宾客之后,急匆匆的往回走来,见林清羽正要离开,急忙慌张上前,谄媚的笑着说道:“道长可是吃好了?要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可千万别客气,只管和小的说。”说完后还嘿嘿的望着林清羽。

    林清羽见状,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清声笑道:“哪有什么招待不周,贫道承蒙贵府款待,酒足饭饱,也该告辞了。”

    管家听后,急忙阻拦道:“这酒菜吃过了,道长也该再喝杯茶,醒醒酒才是,不然就是小的的不是了。快快里边请,喝杯解酒茶才好。”

    说罢,竟要作势上前拉林清羽,无奈之下,林清羽稍稍退了小半步,躲闪了一下,毕竟林清羽可没有和人拉拉扯扯的习惯,何况还是个糙老爷们。管家一拉不成,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顿时惊的一身冷汗,险些唐突了高人。

    但无奈之下,也只好硬着头皮,小心奉承说道:“道长难得来一次,哪能不赏脸喝杯茶再走,若是大帅知道了定要怪罪了。”

    林清羽念头一转,懒得和他纠缠,索性一杯茶的功夫,喝完再走,也就是了,倒看看这破鞋管家能有什么手段还想从自己这里混点好处。因此,无奈一笑,说道:“罢了罢了,若是一再推辞,倒成了贫道的不是了,既然管家赏脸赠茶,贫道就喝上一杯在走。”

    管家听了,不由得喜上眉梢,连忙招呼林清羽重新回到正厅。

    此刻,正厅早已被下人们重新清扫利索,而徐大帅和几位姨太太也正准备起身离开,正好见到林清羽去而复返,都一脸疑惑地看着管家。

    管家能混成大帅的亲信还和三姨太搞上,自然有点本事,早就想有对策,眼珠子一转,便凑到徐大帅耳边,悄声说道:“小的想着,这天心道长虽然看起来年纪轻轻,但想来定是个本是极大的高人,不然哪能送给大帅这么稀罕的玉符。因此,小的就想啊,若是能请天心道长帮大帅您看看风水运势什么的,搞不好大帅您和几位夫人姨太太就能喜得贵子呢?因此,就借着请道长喝茶,把道长又请了回来。”

    徐大帅一听这话,可不是说到了自己心头吗,眼看着自己都快五十了,搁在别人身上,孙子都能打酱油了。自己呢?算上今天这个,姨太太都娶了四房了,别说孩子了,几个夫人姨太太每个月月事来的一个比一个准,自己都背下来每个人的日期了,每个月都是那么几天,比股市还稳定,别说波动了,量都是一定的。

    因此,听闻管家的话徐大帅也是眼前一亮,高兴地转头对林清羽说道:“对对对,道长哪能不赏脸喝杯茶再走啊。”说完就回头吩咐四姨太身旁一位梳着两条丫鬟辫子,但容貌上乘,美艳不次于四姨太的美貌侍女说道:“小鱼,快去泡了好茶来招待天心道长。”